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飛來的大獎

  PART。1意外的獎項
  
  大衛·司湯恩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餐館老板。
  
  這天,郵遞員送來瞭一封來自美國的全球特快專遞。司湯恩感到很奇怪:自己在美國既沒親戚也沒朋友,誰會給他寄快遞呢?
  
  拆開一看,司湯恩差點沒高興得暈過去,自己居然獲得瞭本年度的歐·亨利文學獎。司湯恩興奮莫名:自己不寫書已經有二十年瞭,他們居然還沒忘掉自己。難怪有的作傢說自己的讀者要等幾十年甚至幾百年以後才會大面積地出現,難道自己就是那樣的作傢?!
  
  司湯恩又接著往下看,隻見上面寫著:請大衛·司湯恩先生於2月10日抵達華盛頓,準時出席當晚向全球現場直播的歐·亨利文學獎頒獎大會。您還可以攜帶一到兩名傢屬隨行,沿途產生的所有費用,均由大會承擔。
  
  司湯恩開心極瞭,立即把這個喜訊告訴瞭妻子和兒子。他們聽到這個消息後,幾乎都在電話裡尖叫起來。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後,司湯恩告訴餐館裡的幾名員工:“從今天開始,大傢不用來上班瞭,至於工資,我會雙倍結算的。”
  
  員工們簡直莫名其妙,老板收到那封快遞後怎麼就變瞭一個人?一個老員工滿臉疑惑地問:“老板,你把店關瞭,以後要怎麼辦呢?”
  
  司湯恩笑著說:“放心,我不會再當廚師瞭,我這隻手又要重新拿筆瞭。”看到員工們不解的表情,司湯恩也不想隱瞞瞭,興奮地說,“我得歐·亨利文學獎瞭,我是世界級大作傢瞭,以後,還用得著開餐館糊口嗎?”
  
  員工們領瞭工錢走瞭。這時,司湯恩突然想起,要把自己得獎的消息告訴出版公司的老板米孚先生,這老頭就是為他出書的人。
  
  電話接通後,米孚先生卻是一副打死也不信的口氣,還說:“司湯恩先生,你別白日做夢瞭,就你那水平,就你那兩本賣不動的書,怎麼可能獲得歐·亨利獎?除非,那幫評委都瞎眼瞭,或者就是他們弄錯瞭。”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這麼大的事,人傢會弄錯?”司湯恩有點生氣瞭,“好吧,既然你不想大賺一筆,那我就明確告訴你,等我領獎回來,就把這兩本書的版權公開向全世界拍賣。”
  
  司湯恩以為這樣說,對方就會軟下來,沒想到米孚先生嘆瞭一口氣,緩緩說道:“我看,他們真的弄錯瞭,本市倒是有一位真正的大作傢,無論從書的口碑還是銷量來看,這個獎都應該是頒給他的,他的名字也叫大衛·司湯恩,想必你這個曾經的文學愛好者也聽說過吧。”
  
  司湯恩瞠目結舌,本市的確有另外一個司湯恩,雖說他比自己晚瞭十多年才開始出版小說,但人傢一出手就成瞭暢銷作傢,每本書的銷量都達到數百萬冊,還被翻譯成瞭幾十種文字在全球發行。那人,司湯恩從沒見過,盡管他們就住在同一條街上。難道真的是搞錯瞭?
  
  司湯恩立即緊張起來,隨後他灰溜溜地掛瞭電話,再也不像先前那樣興奮瞭。
  
  沒多久,司湯恩的妻子和兒子都趕瞭回來,看過那封快遞後,全都興奮得又叫又跳。司湯恩以自己興奮過頭為由,獨自一人到外面大街上去溜達,他想冷靜一下,看這事該怎麼處理。
  
  司湯恩一人在街上瞎逛,他不知道自己得歐·亨利獎的消息已經傳遍瞭全市。他現在已經開始相信真正的得獎者應該是另外一個司湯恩,這麼說,自己還是逃不脫廚師的命運。不過,話又說回來,憑什麼說自己就不是得獎者呢?
  
  PART。2奇怪的路人
  
  司湯恩左思右想,心緒煩亂,像沒頭蒼蠅一樣在街上走著。突然,一個人風塵仆仆地從他身邊經過,由於甩胳膊的幅度大瞭些,居然碰到瞭司湯恩的身上,那人趕緊收住腳步,說:“對不起,先生,我有急事,所以跑得急瞭些,請原諒。”
  
  司湯恩心裡正憋得難受,便沒好氣地吼道:“再急也不能撞人嘛。”
  
  那人忙說:“你不知道,我市有個叫司湯恩的餐館老板,我得去他傢看看,遲瞭,怕他飛去美國瞭。”
  
  司湯恩一怔,說:“你是什麼人,看我幹什麼?”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