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財商少年班的新同學

  上個月小兒阿威已滿8歲,老友恰好也有個同年同月的孩子。住在不同的國度,8年前她決定買些股票送給我兒子作為禮物,受到有效市場理論的影響,她用約1000元人民幣買瞭4股每股納斯達克的指數基金QQQ。禮尚往來,我用大約相仿的金額選瞭一隻中國A股上市的公司股票作為禮物,並專門制作瞭一個證書,說待18歲時用於上大學的教育費用。多年以來,誰都沒有再提到這件事情,也沒再有任何變動。不久前,她從遙遠的地方來電話,互致問候寒暄傳統友誼之外,提到此事,激起瞭好奇,大傢都想知道過瞭八年,當年的投資種子現在長成啥樣瞭。
  
  仔細地查看瞭當年的記錄,計算瞭匯率的變動、分紅送股等因素,結果出來瞭,來自美國的指數基金QQQ8年來累計收益為30%,1000元投資現在大約1300元,折合年復利收益率3%。來自A股市場的個股投資累計收益為200%,1000元目前大約3000元,折合年復利收益率15%。
  
  上述的小小案例也基本上可以解釋為何要重視資產的規劃安排,今日放在不同對象上的資產,他日會結出不同的果實。
  
  簫簫和樂樂是兩年前阿威在財商少年班學習時的兩個同學。簫簫現在是年級第一的優等生,樂樂已漂洋過海、負笈海外,他們的投資在經歷瞭金融危機的嚴重打擊後又重回巔峰時代。或是耳濡目染,二年級的阿威上個月突然跟我說:“爸爸,我想學投資。”
  
  投資是否成功另當別論,早些經受磨礪倒不是壞事。一天放學的路上,我們大致對話如下:
  
  “投資是需要本金的,也就是需要有錢。”我說。
  
  “那我可以工作。”他說。
  
  “你太小,還要上學。”
  
  “那我可以用小豬(存錢罐)裡的錢,已經有很多瞭。”
  
  “那還不夠,你想想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可以借錢。”他想瞭想說。
  
  “好主意!但是你借錢需要給別人一些好處,叫利息。”
  
  “那要給多少?”
  
  “百分之六吧,也就是今天借100元,明年還人傢106元。”
  
  “那好吧,找誰借呢?”
  
  “目前看隻有爸爸能借給你瞭。借給你10萬元,你算一下一年利息是多少?”
  
  “6000啊,爸爸,能不能少借點?”他瞪大瞭眼睛。
  
  “太少瞭就不合算瞭,三年後你把借的錢和利息還我,剩下就都是你的瞭。”早點學會按市場規律辦事是認識社會的好辦法,我心裡想。
  
  阿威回傢後在自己的日記本上,認真地寫瞭篇日記,題為《投資前的準備》,作為歷史記錄。我帶他周末在傢附近轉悠的時候,看瞭看沿途的招牌字號,以及問他喜歡什麼,決定瞭買哪些企業的股票。過瞭兩周,周末時他計算瞭市值,又寫瞭投資開始後的頭篇日記,文中有“投資已經賺瞭1000元,我很高興”等語。有朋友聽說瞭此事,問我現在如何。我說,“我估計現在虧瞭幾千吧。”朋友問,“他周末回來知道瞭結果會哭麼?”
  
  不知道他會不會哭,但有瞭損失,哪怕僅是賬面上的,至少心裡不會高興吧。但經歷今日的曲折,將來就不會再信什麼“一夜暴富”的神話,也是一種所得吧。六一來瞭,這個財商少年班的新同學與小夥伴們一起快樂遊戲,誰能斷定三年後他一定沒有盈利呢,或許15年後他已有瞭立足社會的資本,至少他比我輩早起步瞭20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