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綁架蒙娜麗莎

  這天,警長克裡斯剛到辦公室,就接到一個報案電話,一位女士在電話裡慌張地說:“警官,我又收到恐嚇信瞭!”
  
  克裡斯一聽口音,就知道是蘇珊太太,這已經是她第三次報案瞭,每次都是收到一封恐嚇信,恐嚇者在信中說,如果不送五百萬美元,就要綁架“蒙娜麗莎”。這蒙娜麗莎是一位叫凱梅倫的獨居老太太的寵物狗,凱梅倫不久前去世瞭,臨終前,她把幾千萬美元現金及別墅等遺產全部留給她的寵物狗蒙娜麗莎,並委托蘇珊太太負責飼養蒙娜麗莎。警局接到報案後,派人去調查,卻找不到線索。
  
  克裡斯這次決定親自去看看,他驅車來到蒙娜麗莎所在的別墅,隻見別墅內外全是保安,戒備森嚴,蘇珊太太在門口迎候克裡斯,並陪同克裡斯參觀這幢屬於狗所有的豪華別墅,顯而易見,這隻狗是這幢別墅的核心,這些保安措施全是為它佈置的,還有幾個人圍著那隻狗在玩耍,逗那隻狗開心。
  
  克裡斯四處轉瞭一圈,覺得防備得這樣周密,綁匪根本不可能進來。但蘇珊太太說,她為瞭蒙娜麗莎萬無一失,不得不請人來守護別墅,隨著綁匪不斷威脅,隻得繼續增加看守數量,讓蒙娜麗莎旁邊一直有人。
  
  奇怪的是,匪徒雖然沒拿到勒索的巨款,卻也沒有采取進一步的行動。克裡斯檢查那封恐嚇信,信寄自本市,信紙和信封上的字都是打印的,信上隻有兩個人的指紋,一個是蘇珊太太,另一個是別墅裡的一名保安。蘇珊太太說,她拿到這封信時,曾經給這名保安看過。光憑這一封信,的確沒法找到任何線索。
  
  克裡斯又到郵局調查,仍沒有得到有價值的線索。看來,要想抓住恐嚇者,隻有等他下一步的行動。
  
  幾天過去瞭,恐嚇者仍然沒有動靜。
  
  這天,克裡斯參加警局另一件刑事案件總結會,這個案子是一夥歹徒在大街上搶劫一名女子,正好被過路人將當時的情況攝錄下來,警察根據這段錄像抓到瞭搶劫者。
  
  克裡斯看著錄像,裡面一個人引起瞭他的註意,這個人是蘇珊太太,她正走過街道,進瞭一所郵局,而恐嚇信正是這傢郵局收發的。克裡斯拿出那封信,一看,郵戳上的日期是九月八日,與搶劫案發生在同一天。
  
  為什麼匪徒投信的那一天,蘇珊太太也到瞭同一傢郵局?克裡斯意識到這裡面有文章,他立即走訪瞭與蒙娜麗莎別墅相鄰的居民。
  
  一位鄰居笑著說:“綁匪可真幫瞭蘇珊太太的大忙,蘇珊太太管理著那麼多錢,一直發愁怎麼將它們花出去。這下好瞭,綁匪給瞭她足夠的花錢理由。”
  
  克裡斯一怔,又拿出那封信來仔細研究,發現信紙上除瞭對折的紋線,一個角上還有一條淡淡的印痕,似乎是被機器壓的。
  
  克裡斯又來到蒙娜麗莎的別墅,蘇珊太太急忙問:“是不是找到線索瞭?這兩天我正思謀著再增加人手,加強保衛措施。”
  
  克裡斯笑著說:“我這次來是想對別墅裡的安全設施檢查一遍,看看有沒有漏洞。”
  
  蘇珊太太猶豫瞭一下,點點頭,說:“好吧,請你跟我進來!”她帶著克裡斯到瞭別墅的每一間房子,來到凱梅倫原來的書房時,克裡斯從桌上的電腦打印機上取下一張白紙,這張紙的一角,有一條淺淺的折紋。克裡斯從包裡拿出那封恐嚇信,將信紙打開,和桌上的白紙一對照,上面的折紋一模一樣,他冷笑一聲,說:“我已經知道這封恐嚇信是誰發的。”
  
  蘇珊太太面色一變,但隨即鎮定下來,說:“太好瞭,如果你將他們找出來,我們以後就可以放心瞭。”
  
  克裡斯一笑,拿起兩張紙,攤在桌上,對蘇珊太太說:“你看,兩張紙上面的折紋完全相同。恐嚇信就是從這裡打印的,用的是同一疊紙。”
  
  蘇珊太太叫道:“不可能!這完全是巧合。如果你僅以此斷定恐嚇信是從這裡打印的,那你這位警官的能耐也不過如此!”
  
  克裡斯拿著信封,指著上面的郵戳說:“當然不止這一點!我再問你,九月八日你到這傢郵局去幹什麼?”
  
  蘇珊太太臉色大變,急忙說:“我沒有去過郵局。”
  
  克裡斯笑道:“你還記不記得當時郵局附近發生瞭搶劫案?你站在路邊看著,還大叫瞭一聲。那些人逃掉後,你才走進郵局……”
  
  蘇珊太太叫道:“我會自己恐嚇自己嗎?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克裡斯說:“我開始也想不通你為什麼要這樣,但得知你代管著凱梅倫太太的這筆巨款,我就清楚瞭。你被恐嚇是假,你是在有意制造緊張氣氛,因為這樣一來,你就有理由加強狗的安全措施,將蒙娜麗莎得到的遺產盡快花掉。”
  
  蘇珊太太嘆瞭一口氣,說:“沒想到你分析得這麼準確,不錯,恐嚇信是我寫的,但我並不是為瞭自己才這樣做,你可以查一查,這些錢沒有進我的腰包。”
  
  克裡斯吃瞭一驚,問:“那你是為什麼?”
  
  蘇珊太太說,她代管凱梅倫太太的巨額遺產後,盡力照顧著蒙娜麗莎,讓它過得很舒適。可這筆遺產實在太多,就算蒙娜麗莎再活上幾百年,也花不光這些錢。她很想拿些錢去資助別人,但她不能違背凱梅倫太太的遺囑,沒有資格這樣做。
  
  這天,她看到幾個找不到工作的人在街上流浪,突然冒出一個主意,這些人不是沒有工作嗎?利用蒙娜麗莎就可以給他們工作機會呀!於是,她以需要人手保護蒙娜麗莎為名,讓這幾個流浪漢來別墅當瞭保安。
  
  為瞭防止律師知道她的目的,根據遺囑條款來阻止她的行為,她還向警局報瞭案。後來,她覺得這些錢實在太多,還可以資助更多的人,於是就再次報警,再次增加別墅裡的工作人員,讓他們都有事情可做。
  
  蘇珊太太說:“我這樣做,隻是為瞭讓這筆巨額遺產使更多的人受益。”
  
  克裡斯把那封勒索信收起來,放進包裡,跟蘇珊太太握瞭下手,說:“看來我的判斷並不準確,這起案子仍需繼續尋找線索。你如果今後再收到恐嚇信,請立即向警局報案,我會及時過來協助你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