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二虎趕時髦

  李二虎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工。他傢裡很窮,且住在山區,很少見過世面。偶然的一天,李二虎隨建築隊來到一個繁華地段的工地施工。
  
  路上,他目睹瞭大城市市民的風采,酷斃瞭,他心裡嫉妒極瞭。他看到走在路上的小夥子們全都穿著露膝的牛仔褲,頭發也都染成黃色,太時髦瞭!把李二虎羨慕“死”瞭。他經過千斟萬酌後終於狠下心來也把自己打扮時髦點,讓他那還在窮山溝裡的老婆瞧一瞧自己那“英俊瀟灑”的一面。
  
  好不容易等到工期結束,他揣著工頭發給他那僅有的200多元錢,興沖沖地來到那條他羨慕已久的商貿街,跨進那已盯瞭多時的一個在街角旁的不起眼的小褲行裡。他本以為像這種不起眼的小地方,一定賣的很便宜且容易講價錢。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店主開口要就50元,且毫無講價的餘地,他隻好掃興地離開。
  
  在他剛要邁出門坎時,店主又用他們做買賣的慣用伎倆,用兩手抖動著一條牛仔褲跟在李二虎身後,開口道:“哎,我說兄弟,我這裡可是最便宜的瞭,你真是不識貨。瞧,這可是進口料,而且價格最便宜,本地絕無第二傢。不信你出去打聽打聽,別處少說也要100多元一條。你如果真心要買,我們還可以再商量商量。”
  
  見李二虎猶猶豫豫,店主趕緊湊上前,“兄弟,我看你也是個爽快人。這樣吧,我呢賠本給你,45元總可以瞭吧!”
  
  李二虎終於被他的花言巧語所迷住,他咽瞭咽唾沫星子,狠下心,從褲兜裡掏出瞭他辛辛苦苦賺來的一沓十元鈔票,用手沾瞭一點唾液,數出瞭45元遞給店主,終於買下瞭條同大街上小夥子穿著一樣的雙膝都露洞的牛仔褲。而且他離開時店主對他很客氣,他從未受過這樣的“優待”,因為平時總是挨工頭的責罵,因此他心裡美滋滋的,真是比吃瞭蜜還甜,別提有多高興。走在大街上,他緊緊地握住裝著那條“時髦”褲子的袋子,生怕被別人搶走。
  
  隨後,他又來到另一個街角,找瞭傢更不起眼的美發屋。他總是認為這種地方,相對位於繁華街道周圍燈紅酒綠的發廊價錢可以便宜一些。也許他快樂的忘記瞭北,就這樣,也沒問價錢就嚷著染發。他跳著坐到瞭椅子上,說瞭一句染黃的,就沉浸在夢鄉中。在夢裡,他夢到妻子見到他時是多麼驚訝,爾後又十分興奮,跑過來擁抱他。而就在此時,他也未曾忘記緊握著他的包。發屋老板呢看他也不像個有錢人,但也不至於付不起錢吧!所以他也二話未說,拿起染發劑就動手染瞭。也不知過瞭多久,李二虎終於從夢境中醒來,隨口而出問瞭一句多少錢。他原以為最多隻用10元錢。再說瞭,他在鄉下理發一次才兩元,所以他理直氣壯地說:“你便宜便宜,就8元吧,我以後會經常來的。”
  
  店主先吃瞭一驚,後又勉強笑瞭笑著說:“你是在開玩笑吧?這都什麼時候瞭,我要賺那點錢,還不早就餓死瞭。你我都是明白人,反正發已經染瞭,行價就是50元,少一分錢也不行。你必須交錢,否則休想從這兒出去!”店主立即擺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並招呼店裡的夥計們圍攏過來。李二虎一看,寡不敵眾,力量懸殊,自己硬拼肯定不行,隻好忍痛割愛又拿出一張大團結,小心翼翼地遞給店主。店主隨眉開眼笑地說:“早這樣不就好瞭。你放心,我們這兒染發的水平絕對一流。不信看一看墻上的證書。”李二虎抬頭一看,果然不假,證書還真不少。他那裡知道,那些證書是店主利用高科技打印機打印出來的。在店主的“禮貌”地“護送”下,李二虎逃也似的出瞭理發店。
  
  再說李二虎從理發店出來,心情本來還挺鬱悶的,可是當他經過一傢商場門前,從門玻璃上看見自己的影像,便不自覺地停下瞭腳步,左端祥右端祥,越看越好看,心理想:依我這麼帥氣,當初就該找一個漂亮的女人當老婆,唉!心理想著,兩手不自主地又摸向瞭佈兜,哦,車票在兜裡,得趕緊找個地方把衣服換好,坐車的時間快到瞭。
  
  李二虎急忙揮動著兩條麻竿腿,邊走邊四處張望。嘿,前邊有一條偏僻的小巷,好象沒有行人。他跑過去,依著墻邊,褪去那沾滿油漆的破褲子,穿上新的牛仔褲,用上次給人傢裝修時撿到的碎鏡子片照瞭照自己,用手攏瞭攏頭,他急切地想讓他妻子看到他的這幅形象,就快速奔向汽車站。
  
  當李二虎氣喘噓噓地趕到車站,車還沒有出發。由於是春節前客流高峰期,長途汽車站內,人山人海,他生怕弄臟瞭他的褲子,他盡量往人少的地方走。終於上瞭開往他那個偏僻小山村的汽車。幸好車上的乘客不是太多,但他仍將褲腿向上挽瞭一下,找瞭一個靠窗的座位輕輕的坐瞭上去,並且將兩腿慢慢地前伸,以防褲腿出現皺折。盡管路途遙遠,李二虎卻始終沒有將頭靠在靠背上,生怕弄壞瞭他的“完美”發型。
  
  汽車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顛簸瞭六個多小時,才到達車站。李二虎從車窗望外一瞧,嘿,他老婆正翹首往這邊望呢。盡管心裡激動不已,但他仍沒有忘記將挽起的褲腿放下來,再快步走下車。可能是他太興奮瞭,竟把最重要得事情—他的“時髦”忘記告訴老婆瞭。老婆接過他的一個行李包,他想靠近老婆親熱一下,老婆卻匆忙閃到一邊,提著行李悶頭往傢走。
  
  李二虎想一定是自己打扮的太漂亮瞭,老婆看瞭不好意思。他仍然喜滋滋地提著行李跟在他老婆的後邊,邊走邊想,到瞭村頭就可以向鄉親們炫耀一番瞭。
  
  李二虎剛到村頭,村裡的鄉親就議論紛紛:“瞧,二虎是怎麼啦?一定是累壞瞭,要不然他的頭怎麼這樣臟,一定好幾個月沒有洗瞭,都變成黃色的瞭。”“嘿,瞧那褲子,都褪色成那樣,膝蓋還漏著洞,也不換一條。肯定沒有掙到多少錢……”聽到這些議論,李二虎心裡真不是個滋味,再加上路途的勞累,一到傢,蒙頭就睡。
  
  等李二虎醒來,已是早晨九點多鐘。經過一夜的休息,他又精神煥發瞭,他依稀記得夢中妻子是如何如何地贊美他。他伸瞭個懶腰,用手攏瞭一下頭發,心裡咯噔一下,怎麼頭發沒瞭?他來瞭個鯉魚打挺,急忙奔向鏡子。眼前的景象讓他驚呆瞭,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黃黃的頭發已變成瞭白亮亮的禿頂。“老婆快過來!我的頭發怎麼瞭?”
  
  李二虎氣急敗壞地吼著。而此時他的妻子正在給他們的兒子換尿佈呢。他妻子頭也不抬地回答他:“你還好意思說呢!你外出打工一年,連頭也不洗一次,都變黃瞭,我怕你出去丟人,連夜幫你剃瞭。怎麼樣,我得手藝還可以吧。哦,還有,你怎麼把褲子穿成這樣,顏色都快褪沒有瞭,而且膝蓋還都漏洞瞭,穿出去太丟人瞭。我剛把它撕成條,作成兒子的尿佈,吸水性還挺強……”
  
  李二虎“啊”瞭一聲就昏瞭過去,昏之前隻說瞭一句話:“窮山村裡的人就是沒有品味!”
  
  而他妻子還在嘮叨:“你怎麼就賺瞭一百多元?你在信裡不是說有二百多元?喂,喂,你在幹什麼?今天你不如實回答,我就不給你作飯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