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幅繡像

  PART。1“針神”得寵
  
  清朝末年,北京有個叫劉補遺的繡師,人品不怎麼樣,卻做得一手好繡活,什麼東西到瞭他手裡,都能繡得栩栩如生。
  
  合該劉補遺發跡。據說,冬至這天,侍候慈禧的宮女從劉補遺的繡店買瞭一雙棉靴,回到宮裡,把鞋放下,不一會兒,宮女突然聽到幾聲蟈蟈叫,她一琢磨,不對呀,外頭地上的雪有一尺來厚,麻雀都快凍死瞭,怎麼會有蟈蟈呢?又仔細一聽,叫聲似乎是從桌子上傳來的,回頭一瞧,嗬,一隻碧綠的蟈蟈正趴在茶碗邊上喝茶呢!她躡手躡腳走到桌子邊,猛一撲,蟈蟈卻蹦到瞭床邊的棉靴上,她趕緊用手一捂,還真捂到瞭,慢慢松開手,傻瞭:這蟈蟈是繡在鞋面兒上的。她馬上把這件事當笑話講給慈禧聽,當時慈禧心情好,就讓那宮女把靴子拿來看看,隻見鞋面兒上一隻碧綠的蟈蟈,叼著一顆露水珠兒,“呱答呱答”正喝著哩!慈禧大喜,贊道:“這個繡師稱得上‘針神’哪!”
  
  老佛爺金口一開,劉補遺這“針神”的金字招牌馬上響徹瞭北京城,還受到慈禧的接見。這劉補遺的逢迎吹拍之術也是一絕,一來二去的,慈禧竟然封他做瞭皇傢織造局的采買。
  
  這可是個肥差。按那時的規矩,每年蘇杭兩地的生絲開市時,先由皇傢織造局入市采買。劉補遺趁機拼命壓低絲價,從中套取差價,牟取暴利。
  
  這年夏天,劉補遺又一次到蘇杭采買生絲。這天到瞭杭州,還未進入市場,就被一群蠶農圍住,這些蠶農求他不要再壓低絲價,劉補遺哪肯松口,眼看僵持不下,他忽然計上心頭,大聲說:“都說蘇杭刺繡甲天下,你們當中如果有人能在繡功上勝過我,絲價將如你們所願;如果沒人勝得過我,你們就認命吧!”
  
  PART。2蠶農打擂
  
  蠶農們沒有退路,隻得應承下來,並推舉一個叫黃玄淵的年輕人和劉補遺打擂。雙方當即在織造局門口設瞭擂臺,擺開架勢。
  
  第一陣比“快”,限時一刻,以所繡針數多者為勝。隻見劉補遺雙手翻飛,用彩線在佈料上繡瞭一條彩虹,足足一千針!再看黃玄淵,他也足足繡瞭一千針,但他繡的是一枝蘭花,神韻生動,和劉補遺繡的彩虹一比較,難易程度不可同日而語。劉補遺倒吸瞭一口涼氣:幸好這一陣隻比針數多少,兩相持平!
  
  第二陣比“穩”。得在一個時辰內繡出一條金龍,並且得在右腕上放滿滿一碗茶,飛針走線時若是濺出半滴,便是輸瞭。一個時辰後,兩人金龍繡成,腕上的茶水都紋絲未動。不過,黃玄淵繡的乃是五爪金龍,是龍中之王,和劉補遺所繡的四爪龍高下立辨。劉補遺心裡又是一驚。
  
  第三陣比“細”。這可是劉補遺的拿手絕活。繡活中,絲線劈得越細,繡出的東西越有神。一般的繡師能把絲線劈成十六份,高手也不過劈成六十四份,但劉補遺能把一根絲線劈成一百二十八份。隻見他屏住呼吸,細如發絲的一根絲線硬是被他平分瞭七次,劈出瞭一百二十八份。他劈好線,回頭再看黃玄淵,竟然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劉補遺得意地笑道:“黃傢小子,認輸瞭吧?”哪知黃玄淵拿過劉補遺手中分出的一根絲線,迎著光輕輕一晃,又把它分成瞭兩根。
  
  不用說,這一場擂臺是黃玄淵贏瞭,劉補遺提高瞭生絲收購價格,蘇杭兩地的蠶農都得瞭利益。
  
  過瞭十來天,劉補遺扮作一名商人,帶瞭隨從,到黃玄淵住的村子去打聽,村裡一位大嬸告訴他:黃傢世代以刺繡為生,非但能劈出極細的絲線,還會一手“變針”的絕活,能讓絲線在不同時間現出不同的顏色……
  
  通過針法讓絲線在不同的時辰變顏色?天下哪會有這樣的事!劉補遺自然不信。但是,另一個消息讓他吃驚不小:黃玄淵正在準備一件繡品,打算在慈禧老佛爺五十壽誕時晉獻。
  
  如果讓慈禧看到更好的繡品,劉補遺就會失寵,榮華富貴必成泡影……
  
  當晚,一把大火將黃傢燒成白地……
  
  一年後,慈禧要過五十大壽,劉補遺晉獻瞭一幅一丈二尺的慈禧繡像,一幫媚臣大聲叫好,竟議定為慈禧建一座生祠,將這幅繡像掛在祠堂正中。
  
  生祠建好後,慈禧親自去看瞭看,在自己那幅繡像前站瞭不少辰光,不多時,宮中把一個包裹送到劉府,還傳出話來:這幅繡像的眼睛缺少靈氣,限五日改正,若還是繡不出老佛爺的光彩神韻,當以欺君之罪論處!
  
  劉補遺嚇得冷汗直流。原來,這幅繡像其實是黃玄淵所繡,去年他帶著隨從潛入黃傢,殺死黃傢人,搶瞭黃玄淵還未完工的這件繡品,拿回住處細細端詳,覺得這件繡品真是巧奪天工,自己萬萬不及,但繡像上一雙眼睛還沒來得及繡。這次他用足心思,使出渾身解數,補繡瞭眼睛。沒想到老佛爺眼睛太毒,一下就挑到瞭眼睛上的毛病。
  
  這幅繡像一隻眼睛有雞蛋那麼大,要想繡出眼睛的神采,就得將絲線劈成二百五十六份。但劉補遺最多隻能將絲線劈成一百二十八份,當今的法子,是迅速找到一個能把絲線劈成二百五十六份的高手,為自己備好絲線。不然,隻怕是躲不過殺身之禍。
  
  一夜之間,皇傢織造局的招賢榜文貼遍瞭京城,緊接著,四天之內,賞金由一萬兩升到五萬兩,但沒人揭榜,把個劉補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到瞭第四天傍晚,劉補遺收到一封信,展開一看,信中別無他物,隻夾著一束若有若無的東西,正是劈成瞭二百五十六份的細絲線。
  
  劉補遺忙問:“送信的人呢?”傢人回稟說:“送信的是位少婦,她走時留下話,讓老爺到織補胡同關傢老宅去會面,必須得您一個人去。”
  
  PART。3“變針”絕活
  
  劉補遺覺得這事很蹊蹺,但信裡有他性命攸關的絲線,別說是離劉府不遠的關傢老宅,就是龍潭虎穴,他也得麻著膽子走一回。
  
  關傢老宅是一間小四合院,推開院門,進瞭正屋,隻見黃玄淵端坐正中,雙目炯炯有神,直視劉補遺。劉補遺嚇得雙膝一軟,跪倒在地。
  
  這時,裡屋走出一位渾身縞素的少婦,說:“你不用如此害怕,這隻是亡夫的一幅繡像。”
  
  劉補遺嚇得面無人色:“你—你是誰?”
  
  少婦說:“我是黃玄淵的未亡人馬氏,你去年火燒我全傢時,搶走瞭亡夫沒繡完的那幅繡像。我今天專為那幅繡像而來,那是我亡夫畢生心血所聚,他在天之靈,也盼著繡像能重見天日,你若肯在我夫靈前跪一個晚上,我便助你完成那幅繡像。”
  
  劉補遺忽然見到一根救命稻草,哪有不從的,連忙到外面買回香燭冥品,在黃玄淵繡像前跪瞭一個通宵。
  
  第二天一早,馬氏開始為那幅繡像點睛,隻見她針法繁雜,精奇無匹,半天工夫便繡好瞭慈禧的眼睛,端的是明眸若水,靈動無比。劉補遺喜不自勝,連忙捧起繡像,送入宮裡。慈禧看瞭,十分滿意,命掛在生祠正中。
  
  誰也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一大隊禦前侍衛突然將劉府圍瞭個水泄不通,將劉補遺全傢一個個繩捆索綁,扣押在院子裡,劉補遺哭著爬上前,向欽差詢問情由,這欽差一腳將劉補遺踢翻在地,罵道:“你這個千殺的狗才,竟敢在老佛爺的繡像上做手腳,讓那幅繡像的眼睛在晚上冒出綠瑩瑩的光,如同餓狼一般……”
  
  劉補遺猛然想起一年前聽說的“變針”絕活,當時橫豎不信,沒想到,今天它將自己置於死地。他癱在地上,口中念叨:“針神……針神……”
  
  與此同時,關傢老宅裡,馬氏在黃玄淵繡像前點上三炷高香,說:“你勝瞭劉補遺後,為瞭蘇杭蠶農不再受他盤剝,決意壓過姓劉的風頭,為那老婆子繡瞭一幅畫像,哪知卻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現在,我用黃傢的‘變針’為你報瞭仇,你可瞑目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