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紅氣球作證

  冬天到瞭,雪茄鎮下起瞭今年的第一場大雪,雪沒下完,就傳出一個消息:老富翁加爾先生死瞭!
  
  他躺在鎮外荒野的一片空地裡,喉嚨被切開,鮮血染紅瞭周圍的雪地。
  
  皮克探長到瞭現場,發現現場被大雪蓋住,既看不到腳印也找不到兇器,他圍著屍體轉瞭幾圈,搖瞭搖頭,說:“加爾先生現在的樣子,說明他死亡時很鎮定,沒有痛苦。萬松醫生來瞭嗎?我需要知道加爾先生死亡的時間。”
  
  萬松醫生是鎮上唯一的醫生,同時也是警局的兼職法醫。不一會兒,他就帶著工具箱趕到現場,解開加爾身上的毛皮大衣,用刀片割開加爾胸前的皮膚,掏出一支溫度計,插進瞭死者胸部,過瞭一會拔出來一看,肯定地說:“屍體的溫度隻有三度,說明加爾先生至少死瞭十二個小時,也就是說,他死在昨天晚上9點前。”
  
  跟著過來的鎮長說:“昨晚加爾先生到庫蒂那裡收房租,還在庫蒂開的酒吧喝瞭點酒,剛過七點就從酒吧走出來,那時候還沒下雪……”
  
  皮克探長戴上手套,將手伸進加爾先生的口袋裡,一下就掏出一大把鈔票,說:“錢沒被偷走,貴重物品也沒丟失,難道是自殺?”
  
  鎮長一個勁地搖頭:“不可能!如果他想自殺,還會去收房租?”
  
  這時,庫蒂匆匆忙忙趕過來,看到加爾的屍體就嚷瞭起來:“他昨天晚上很古怪,一出門就買瞭幾隻鮮艷的紅氣球,牽著那些氣球回瞭傢!”
  
  皮克探長忙問萬松醫生:“聽說有種病,叫氣球綜合征?”萬松醫生點點頭,說:“那是老年癡呆癥的一種,有些人犯病時,會對氣球之類的玩具感興趣。”
  
  皮克探長馬上說:“不管加爾先生是自殺還是他殺,必須找到那些紅氣球。”
  
  鎮長說:“那些氣球早就飄得遠遠的,還能找到嗎?”
  
  皮克探長說:“昨晚突降大雪,不斷有雪花落在氣球上,氣球飛不高,它肯定飄不遠的!現在不早瞭,我們先回鎮上吃午飯,下午兩點再來這裡碰頭吧。”
  
  到瞭下午兩點,幾個人全到瞭,皮克探長還帶著一隻氣球,他放出氣球,充滿氫氣的氣球很快升起來,隨風飄去,一行人在氣球的引導下,朝著不遠處的森林走去。
  
  走進森林後,他們很快看到四隻紅氣球,被繩子捆在一起,掛在一棵樹的枝頭上,繩子的末端系著一把剃須刀片,上面沾著殷紅的血跡!
  
  鎮長大叫起來:“天啦,這些氣球殺死瞭加爾先生!”
  
  皮克探長點點頭,說:“不錯,正是這些氣球殺瞭加爾先生,不過我不認為這是一樁謀殺案,加爾先生是自殺的。萬松醫生剛才說加爾先生患有老年癡呆癥,他的神智出瞭問題,想離開人世,但他知道自殺者不能葬入傢族墳墓,於是買瞭幾個氣球,將剃須刀隨身帶著,然後在鎮外空無一人的荒地用刀片割斷自己的喉管,而沾著血跡的刀片離開加爾先生,跟著氣球飄走,這樣一來,就不能認定他是自殺,他就可以順理成章地葬入傢族墓地……”
  
  鎮長根本不同意探長的判斷,說:“皮克,你真是異想天開!”
  
  萬松醫生說:“前段時間加爾先生到我的藥店買藥時,非常痛苦,說自己承受不瞭老年癡呆癥的折磨。”
  
  這一說,大傢都認為加爾是自殺,庫蒂爬上樹,取下那串氣球。
  
  皮克探長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將刀片取下來,交給萬松醫生,道:“醫生,麻煩你把這刀片拿去化驗,查驗上面是不是加爾先生的血型。”
  
  沒想到,就在萬松醫生伸手接刀片時,皮克探長的手微微一抖,刀片一下劃破瞭萬松醫生的手指,鮮血流瞭出來,皮克探長連連道歉。
  
  萬松醫生沒吱聲,從藥箱裡掏出“創可貼”,包紮好手上的傷口,皮克探長卻偷偷掏出一張試紙,把刀片上的血跡抹到試紙上……
  
  大傢在樹林裡又搜索一番,沒有發現新線索,鎮長說:“探長,你可以結案瞭,加爾先生是自殺的!”
  
  這時,皮克探長從口袋掏出一張紙片,大聲說:“不,加爾先生不是自殺,證據在這片紙上!”
  
  鎮長不耐煩地嚷道:“皮克,這麼冷的天,你別拿我們開玩笑瞭,剛才說自殺的也是你啊!”
  
  “不,我剛才隻是想把兇手引出來,兇手就在我們中間!剛才我已經用試紙測試瞭刀片血跡的血型,與加爾的血型完全不同,卻與萬松醫生的血型完全一樣!”
  
  皮克探長說完,目光如電地看著萬松醫生,說:“萬松醫生,加爾先生是被謀殺的,是你謀殺瞭他……”
  
  萬松醫生氣憤地吼道:“你這個瘋子!你的證據呢?”
  
  “這些氣球就是你犯罪的確鑿證據。這裡這些氣球是哪兒來的呢?它不是自己飛來的,而是被人帶到這兒來的,這個人就是兇手,他的目的是給加爾自殺提供證據。如果我沒猜錯,中午的時候.你根據風向,帶著氣球和刀片來到這裡,瞧,樹幹上還有爬上去留下的抓痕。而這刀片上的血型與我割破你手指後出血的血型是一樣的,說明刀片上根本沒有加爾的血,你在刀片上抹的是自己的血,因為你是鎮上唯一的法醫,鑒定血型時,你就可以換成加爾的!”
  
  皮克探長接著說:“我從一開始就懷疑你瞭,你在測試加爾先生體溫時,居然連溫度計都沒甩一下!所以我故意給出自殺的推理,再看你的反應。沒想到你在中午放出氣球,在氣球上拴上刀片,好讓我們得到加爾自殺的證據。其實,你昨天晚上在這裡襲擊瞭加爾!”
  
  聽瞭皮克探長的話,萬松醫生軟瞭下來,說:“好個聰明的探長,你說對瞭!一年前,加爾那個老東西來我診所看病,我在他的藥物中摻進安眠藥,然後在他藥性發作呼呼大睡時去他傢偷金幣,每次都很順手。昨天,我又去他傢偷金幣,沒想到老東西昨天沒吃藥,他發現瞭我,還說要去警察局告發我,我隻好把他打暈,搬到這裡,抹瞭他的脖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