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武則天惜才

  武則天初登皇位時,宰相是被譽為“上官體五言詩鼻祖”的上官儀。上官儀有個小孫女叫上官婉兒,十來歲就能寫得一手好詩,而且她所寫之詩,並不停留在吟風弄月上,而是深深地關心著百姓疾苦。武則天看出上官婉兒成人後必是一個能為百姓謀福的人,所以對她特別器重。
  
  不久後,上官儀攜子與李治密謀廢後,被武則天發覺瞭,上官儀理應被“滿門抄斬”,但武則天念在上官婉兒賦得好詩文,就法外開恩免她一死,還讓她進宮為婢。
  
  婉兒16歲那年,太子李賢與大臣裴炎、駱賓王等人策劃倒武政變,婉兒為報殺祖戮父之仇,也積極投身其中。但事情敗露,太子被廢,裴炎被斬,駱賓王被遣回原籍,隻有上官婉兒為武則天所赦,依舊留在宮中為婢。
  
  武則天雖然讓上官婉兒為婢,心裡卻想著能再給她一些教育,讓她成才,為己所用,為國所用。有一次,她來到上官婉兒的住所,見她寫瞭一首《彩書怨》的詩,那首詩的功夫絕不在她爺爺上官儀之下,武則天有些不相信這麼好的詩會出自上官婉兒之手,便以室內剪彩花為題,讓她即興作一首五律,同時要用《彩書怨》同樣的韻。
  
  上官婉兒略加思索,脫口賦得:“密葉因裁吐,新花逐翦舒。攀條雖不謬,摘蕊詎知虛。春至由來發,秋還未肯疏。借問桃將李,相亂欲何如?”
  
  上官婉兒以物喻事譏諷武則天,武則天看後卻故意連聲稱好,然後問上官婉兒“借問桃將李,相亂欲何如”究竟是什麼意思,婉兒回答說:“是說假的花,雖假但它卻以假亂真。”
  
  在當時,別說是上官婉兒這樣的“罪族”,就算是朝廷命官,若是寫出這樣的詩來,恐怕也會惹來殺身之禍,但上官婉兒卻寧死也要說出心裡話,這等無畏無懼之氣首先就讓武則天心生歡喜。於是,她再次問上官婉兒:“你是不是在有意含沙射影?”
  
  以婉兒之剛毅,當然不會否認,但若直接承認又多有不妥,略有遲疑,婉兒十分鎮靜地回答說:“天後陛下,詩的解釋從來都是不固定的,要看讀詩人的心境如何,陛下如果說我在含沙射影,奴婢也不敢狡辯!”
  
  武則天聽後不但沒生氣,還微笑著說:“答得好,我就是喜歡你這個倔強的性格!”接著她又問,“我殺瞭你的爺爺和父親,你與我應有不共戴天之仇吧?”
  
  上官婉兒依舊平靜地說:“如果陛下認為是,奴婢也不敢說不是!”
  
  這個答案,正是武則天想要的。如果當著面說不恨武則天,那隻能說明上官婉兒過於怯弱和虛偽,而上官婉兒的話,既表明瞭自己的立場,又承認瞭武則天的“強勢”。武則天聽後不禁欣慰地點瞭點頭。接著,武則天贊揚瞭她祖父上官儀的文才,指出瞭上官儀起草廢後詔書的罪惡,期望婉兒能夠理解她,效忠她。
  
  然而,武則天的用心並沒有得到婉兒的理解與認可,她不但沒有效忠武則天,反而在兩年後再次參與瞭政變。當然,政變又失敗瞭。司法大臣提議說上官婉兒應被“處以絞刑”,但武則天卻沒有同意;又有大臣說就算念其年幼,死刑可免,活罪難逃,不妨施以流刑,發配到嶺南充軍。而武則天卻說發配嶺南,山高路遠,環境惡劣,對一個少女來說,也等於要瞭她的命,所以也太重瞭。
  
  武則天說上官婉兒天資聰慧,若用心培養,一定會成為非常出色的人才。於是,武則天決定對婉兒處以“朱刑”,就是在上官婉兒的額上刺一朵朱砂梅花,留在自己身邊作貼身婢女。
  
  武則天說是把她留在身邊當婢女,實則卻請來老師為她傳授知識,上官婉兒終於被感動瞭。該殺而不殺,反而留在自己身邊;更為重要的是,經過長時間相處,她發現武則天把天下治理得井然有序,百姓也安居樂業,不失為一個好皇帝。
  
  此後,武則天一直對婉兒悉心指導,從多方面去感化她、培養她、重用她。上官婉兒也漸漸消除瞭積怨和誤解,代之以敬佩、尊重和愛戴,並以其聰明才智,替武則天分憂解難,盡心盡力,成瞭她最得力的心腹人物,為輔佐她治國做出瞭不少貢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