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悶活

  小孩最怕悶,年輕人也是一樣。
  
  工作做不長,主要原因是悶。寫作則是最悶不過的一件事。古佛青燈,自言自語,逐個策劃,不過隻要有一個讀者說不錯,已是心滿意足。科學傢在實驗室裡一悶多年,非人生活,一旦有所發現,抵得過寒窗十載。開頭的時候,總得忍一忍悶氣,長久來算,還是值得。
  
  大概要待三十過後,才會明白,這就是事實,天底下沒有不悶的工作,所以大傢才會做一行怨一行。老板付出薪酬,是購買夥計勞力,不是叫下屬一邊出糧一邊尋歡作樂。
  
  不要說教書生涯、公務員生涯、主婦生涯瞭,連表面上金碧輝煌的職業,也不見得好過。天字第一號的美女明星拍戲時往往化好妝等十多小時還輪不到她,悶得哭出來。可是工作的成績一亮相,隻覺再辛苦、再勞碌、再悶也是值得的。
  
  沒有收獲的職業,再活潑輕松,也徒然浪費光陰,時間過去,一無所成,那才悶呢。
  
  所以,漸漸地眼光就放遠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