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胎記

  夜已深,小約瑟從他骯臟的背包裡找出瞭他的十字架,親吻瞭十字架上的耶穌,喃喃地說:“耶穌,我仍是個好孩子,保佑我平安地度過這一夜,不要讓壞人來殺我。”
  
  小約瑟是個巴西首都裡約熱內盧的流浪兒童。在裡約熱內盧,成千上萬的兒童無傢可歸,流浪在外,晚上他們都睡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
  
  為什麼小約瑟會有如此奇特的祈禱文?因為殺流浪兒童已是巴西的一種風氣,孩子如果一個人睡在某一個大廈旁邊,常會被人開槍打死。
  
  大約凌晨1時,小約瑟睡覺的街道上已靜到瞭極點,忽然一輛汽車疾馳而至,3個蒙面人拿著自動武器向這些孩子掃射,50多個孩子中彈,13個當場死亡。小約瑟奇跡般地逃過一劫,他本能地去找他的十字架,他旁邊的同伴也在找他們珍藏的十字架。就因為這些動作,兇手發現他們仍然活著,將他們拖上瞭汽車,在幾裡路以外,他們被推出瞭車子,在那裡被槍殺,而屍首也留在瞭那裡。
  
  天網恢恢,一名清道夫目睹瞭整個大屠殺的經過。他沒有看清楚車牌號碼,可是卻認出瞭車型,由於車子是外國車,而且很少人開,警方很快地找到瞭3個嫌疑犯。他們其中之一有這種車子。
  
  凌晨1點多,他們在丟棄小約瑟的地方走進瞭一傢酒吧,酒保將他們認得一清二楚。不僅如此,小約瑟的十字架仍留在車子裡面,上面有小約瑟的指印。證據太充分,他們隻好承認瞭。
  
  這3個兇手都是巴西的特種警察。雖然全世界輿論大嘩,紛紛譴責他們的罪行,特種警察總監卻替他們辯護,他暗示流浪兒童已是治安的毒瘤,警察的行為多多少少有一些替天行道的意義。對很多巴西的有錢人而言,他們同意警察總監的想法,他們隻希望裡約熱內盧光亮幹凈,至於孩子們為何流浪,他們無心過問。
  
  警察總監的太太就是這樣一位典型的對流浪兒童漠不關心的人,她們全傢住在一座大廈的第50層,公寓裡安靜而舒服,她無法想象露宿街頭是怎麼一回事。她的兒子每天由一位警察開車送去上學,很少看到和他年紀差不多的流浪兒童。
  
  在警察總監發表電視談話的第二天,總監夫人收到一封限時信,信裡是這樣寫的:
  
  “夫人:你的兒子血型是A型,但你不妨打電話去他出生的醫院查查看,究竟他出生時登記的是什麼血型?”
  
  夫人立刻打電話去查,醫院一聽是她打電話來,趕快用電腦查詢,查出來卻是B型。
  
  雖然夫人對這個突來的資訊頗為納悶,但她決定暫時不理它,她的兒子很像她,也像他爸爸,應該不會弄錯瞭吧。
  
  可是她又收到瞭一封信:
  
  “夫人:你的兒子是沒有胎記的,可是你不妨去查查出生記錄,看看當時右手腕上面有沒有胎記的記錄。”
  
  夫人趕快打電話去問,意想不到的是:孩子出生時,在右手腕的上面的確有一個胎記。
  
  夫人幾乎六神無主瞭,她還不敢告訴她丈夫。可是第三封信又接踵而至:
  
  “夫人:我們窮人是常常換孩子的,我的哥哥將他才生下的兒子和你的兒子掉瞭包,這也不能怪他,他太窮瞭。
  
  我哥哥和嫂嫂一直對你的兒子很好,嫂嫂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遺憾的是:他們都病死瞭,要是有一點錢的話,他們應該仍活著的,可是他們始終沒有看過任何的醫生。現在你的孩子已是街上的流浪兒童,誰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這一下,夫人決定立刻告訴她的丈夫。
  
  警察總監下令全市的警察在首都各處展開搜尋,他們奉命要找13歲左右,右手腕上面有胎記的男性流浪兒童。
  
  警察並不知道為什麼要找這麼一個小孩子,他們以為要找一個罪犯,所以找的時候當然也是粗魯之至。最後他們居然找到瞭兩個有這種胎記的男孩子。
  
  警察總監親自出來看這兩個孩子,孩子恐懼之至,他們以為這次一定是死定瞭。
  
  而警察總監看到這兩個又瘦又臟又無教養的孩子,他的直覺反應是“我的天啊!這怎麼會是我的兒子?”
  
  就在警察總監猶豫不決的時候,他的部下說有人堅持要請他聽電話,電話裡對方告訴他應該去查一下記錄,有一個被警察拖上車打死而棄屍的男孩,大約13歲,而且右手腕上面有個胎記。
  
  警察總監當場昏瞭過去,醒來以後,他已神志錯亂,看到男孩子,他就會去抱,口中念著:“我的兒子”,他當然隻好退休瞭。
  
  總監夫人倒很鎮靜,她將這兩個孩子送進瞭一個收容所,對她現在的兒子,仍然視同己出,絲毫沒有改變態度,不僅如此,她還投入到救援流浪兒童的工作中,每天都為這些可憐的孩子盡心盡力。
  
  兩個月以後,總監夫人又收到一封信。
  
  “夫人:我們沒有偷換你的兒子,你可以放心。
  
  我是個電腦專傢,我幾乎可以侵入任何一臺電腦,也幾乎有能力修改任何的資料,你兒子的資料,被我改過瞭。
  
  你可以去查當年存入磁帶的資料,我無法更改那些資料,你會發現你的兒子血型是A型,也沒有胎記。
  
  我的一位朋友看到瞭被殺孩子的資料,又看到你丈夫在電視上的談話,我們決定讓他嘗嘗自己孩子被殺的滋味。我們看到他瘋瞭,也很難過。
  
  我們對你救援流浪兒童的善行甚為欽佩,因此決定告訴你事情的真相。”
  
  總監夫人看完信,心裡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可是她並不太激動。
  
  已是夜間,她走到瞭陽臺上,她知道樓下的街上,很多孩子沒有爸爸媽媽的照顧,而且還要擔心有人會來殺害他們。她放開瞭信,信在風中,緩緩地從50層高樓上飄瞭下去。
  
  總監夫人拿過一個十字架,親吻瞭十字架上的耶穌,祈禱說:“耶穌求你保佑在街上睡覺的我的孩子們,他們如果做瞭壞事,也不能怪他們,無論如何,至少不要讓任何人殺害他們,也求你保佑我身體健康,讓我明天能繼續去為我的孩子們服務。阿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