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每天都過愚人節

  4月1日那天我被大傢耍弄瞭一番。他們對我說:“你的褲子後面開線瞭,尾巴露出來瞭。”我還挺納悶,我哪兒來的尾巴啊?但不管怎樣,我還是檢查檢查吧。我就使勁轉身往後看,眾人一陣爆笑。
  
  第二天我想:“上帝保佑,愚人節總算過去瞭。”可就在這時,門鈴突然響瞭。我從貓眼一看,門外站著3個人高馬大的傢夥,他們脖子上戴著明晃晃的金鏈子,手裡還拎著大扳子。我問:“你們找誰?”
  
  “我們來給您送匯款單。”
  
  我挺懷疑,誰會給我寄錢呢?但當時我正缺錢,總之,我給他們開瞭門。
  
  等我再次恢復知覺的時候,已經是4月30日瞭。我明白我又被耍瞭。我傢裡實在沒什麼可搶的,所以他們隻搶走瞭幾件衣服,就是當時我身上穿的。
  
  不管怎麼說,謝天謝地,4月份總算過去瞭。因為這次經歷,我就不怎麼喜歡4月瞭。第二天是五一,我領到瞭一筆病假補貼。領完錢,我走到街上一看,前面是一傢銀行,銀行門口打著一條橫幅:“今天存款一盧佈,明天獲利100萬。”
  
  能有這樣的好事嗎?我將信將疑,可我再仔細一看,天啊!銀行裡都是人。我想:“不可能一個城市裡有這麼多傻瓜吧。”我趕緊也擠瞭進去。我剛把錢遞進去,銀行就著火瞭。
  
  我反復告誡自己:“以後任何人也不能相信瞭!”然後我就往傢裡走,老遠就看見樓門口聚著一群工程兵。
  
  “你們這個門洞裡有一顆炸彈!你們抓緊時間進去把證件拿出來,然後趕快撤離!貴重物品留在原地。不要緊張!3個小時後你們就可以回來。”我正猶豫,但一看他們還帶著一隻警犬。他們不停地吩咐警犬:“快找!快找!”最後根本沒找出炸彈,整個門洞的人都被耍瞭。
  
  從那以後,我的神經就落下瞭毛病,睡覺時總是一激靈一激靈地被嚇醒。於是我按照路邊的一個小廣告找到瞭一位“神醫”。我試探著問他:“你有醫學證明嗎?”
  
  神醫噌地一下拽出3份。
  
  我正想看個明白,可神醫已經把他3種奇藥都放到一個小罐子裡攪和完瞭。他遞給我說:“每日3次。”
  
  “得吃多長時間啊?”我接過藥,付瞭不菲的藥費。
  
  “你能挺幾天就吃幾天吧。”
  
  我已經挺瞭兩天瞭。彌留之際,來瞭兩個人。“你為什麼快死瞭還占著一套兩室的房子呢?咱們換房吧。我們再給你點兒錢,正好買一口棺材。”來人如是說。
  
  我勉強掙紮起身子,有氣無力地說:“你們都是騙子,我早就看透你們瞭。現在沒有公證人我不可能在換房合同上簽字。”我話音剛落,又走進來一個人。來人一進門就說:“噢!對不起。您的門開著,我走錯門瞭。您是8號,我要去4號。不過我正好是公證人,如果您需要,我可以為您公證任何文件。”
  
  說完,他就給我們做瞭公證。可我按照合同上的地址找到的房子卻是:紅場1號,克裡姆林宮。
  
  現在我不知道我是醒著呢,還是做夢呢,但我總感覺我每天都在過愚人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