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是我摧垮瞭經濟

  前天一早,進辦公室之前,在過道上看瞭一眼墻上的電視,正在播放CNN財經臺的新聞。那天正在專訪一個老頭,我瞄瞭一下標題:“IbroketheEconomy!”(是我摧垮瞭經濟!)定神一看,是《財富》的專欄作傢斯坦利·賓,他的文風以幽默風趣見長。不過,怎麼可能是他摧垮瞭經濟呢?於是我站定下來聽他細說。
  
  他正兒八經地數落道:“我這兒有一份今年漲幅最大的10支股票名單,很可惜,我沒有擁有任何一支。這決不是巧合,隻要我一買這些股票,它們就跌。好吧,那我就買指數,等我一買指數,指數也跌瞭。你看,本來好好兒的房市,兩年前,我剛在曼哈頓買瞭一套公寓,房價就開始下跌……”
  
  聽得我哈哈大笑,不禁想起瞭我的哥們兒項羽(與“霸王”同名同姓)。他炒股多年,有一天很神秘地告訴我說,不知道為什麼,真是邪門兒,任何一支股票,我沒有買的時候,它一個勁兒地漲,我一買,它就立馬下跌。你看Google股票,從100塊起價,我嫌它貴,可它一路漲到300塊,我買瞭10股,沒想到第二天就跌回250塊。當我忍不住220塊剛賣掉,它又開始回升,到瞭400塊時我又買瞭10股,可沒幾天又跌回250塊,一氣之下我全賣掉瞭,可隨即便瘋漲到700塊。聽分析師們說,這是一支至少大漲到1000美金的股票,我一咬牙又買瞭10股。可是等我剛買下的當口,它掉頭一路下滑,當天就下跌到500塊,這次我不賣瞭,幹脆做股東,目前它一直徘徊在300到400塊之間,現在我老婆稱我為“股神”瞭。
  
  記得剛進華爾街時,我的部門大老板麥克,請我們幾個新人到一傢法國餐廳吃一頓。這位麥克是猶太人,華爾街有名的金牌財經分析師,常上電視幫大夥兒選股票。能和大腕兒零距離接觸,自然不能放過機會,大傢連連發問,詢問投資技巧。麥克允許每個人提一個問題。我正為不知投資在哪兒而犯愁,逮著這個機會便問他退休金買什麼股票好。沒想到他回答我:“我的退休金隻買Fix-income(固定收益債券),而且都是政府擔保的。買股票?我們華爾街人怎麼能用自己的錢去買股票,你沒有聽說過‘OPM’?我們隻玩兒OtherPeople’sMoney!(別人的錢)這是我給你最值錢的一個忠告。切記,切記!”
  
  這話我一直牢記心中。可是,在股市瘋狂時,我實在經不起誘惑下海玩瞭幾把,結果以虧損5萬美金而告終,這才真明白麥克這句話的價值。
  
  當今世界,信息絕對不對稱,散戶跟“莊傢”玩肯定會輸得很慘。華爾街向來都是玩別人口袋裡的錢,怎麼可能讓普通投資者從“惡虎嘴裡拔牙”?
  
  巴菲特,這位被中國人民尊崇為“股神”的“專傢”,也毫不留情地從廣大股民身上狠狠地大撈瞭一票。“股神”所玩的也是金字塔遊戲。一貫堅稱“隻買不拋”的“股神”巴菲特,2003年首次購進5億美元中石油股。“股神”的確大手筆,消息一公佈,成千上萬的崇拜者相繼跟進,全都攥緊瞭中石油的股票死也不肯拋售。人們太相信世界第一首富的投資策略瞭,以為隻要握緊“股神”選中的股票,就一定能像“股神”那樣發大財。
  
  “股神”不負眾望,苦苦守候瞭4年,等他的信眾差不多都進場瞭,便在2007年7月,悄悄拋售瞭首次投資的5億美元中石油股,單單這一筆,就從中國百姓身上掠走瞭35億美元;同年10月,“股神”全部出清中石油股。可以肯定,“股神”所賺的每一分錢,全都來自於中國股民的巨大虧損。
  
  再回過頭來看電視,斯坦利還在那兒振振有辭、喋喋不休地“懺悔”著:“我是金融危機的罪魁禍首,誰叫我買股票股票跌、買房子房價跌、買指數指數跌呢?”
  
  最後主持人笑問他,那麼這會兒你還想投資什麼?斯坦利拿出一個咖啡罐,打開蓋子給主持人看,罐頭裡全都是現金,他說:“我不投資瞭,隻有把錢放在咖啡罐頭裡。不然的話,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的經濟又要垮下去瞭,我可不想做千古罪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