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在催眠表演會上

  大廳裡燈火輝煌,擠滿瞭人。這裡的中心人物是催眠師。他做出瞭奇跡。他讓一個人昏昏睡去,把另一個人弄得全身僵直,讓第三個人的後腦勺支在椅子邊上,腳後跟卻架在另一把椅子上……一句話,鬼知道他是怎麼搞的。
  
  催眠師向一些人施展過他的法術之後,走到瞭我的跟前。
  
  “我覺得您的氣質極易受外來影響,”他對我說,“您那麼神經質,那麼富於表情……您願意讓我催您入睡嗎?”
  
  行啊,你試試吧。我在大廳中央一把椅子上坐下,催眠師在我正對面的椅子上坐下,握住我的兩隻手,用他那對嚇人的蛇眼盯住我可憐的眼睛。
  
  觀眾把我們團團圍住。
  
  “噓……先生們!噓……別出聲!”大傢安靜下來……我們兩人坐著,彼此瞧著對方的眼睛……過瞭一分鐘,兩分鐘……我的背上起瞭雞皮疙瘩,心怦怦地跳,但就是不想睡覺……
  
  “他不受影響!”有人說,“好!這人瞭不起!”
  
  我們坐著,四目相對……我毫無睡意,連打盹的意思也沒有……觀眾開始交頭接耳,嘿嘿冷笑……催眠師慌瞭神,開始眨巴眼睛……可憐的人!誰遭受慘敗還能心情愉快呢?救救他吧,神靈們,快來合上我的眼皮吧!
  
  “他不受影響!”那個人又說,“夠啦!別鬧瞭!我早就說過,這都是騙人的把戲!”
  
  我聽從這位朋友的召喚,剛要做一個起立動作,這當兒,我的一隻手突然感到掌心裡有個異物……我開動觸覺,知道這異物是一張鈔票。我摸出這張鈔票是5盧佈。摸出之後,我立刻睡著瞭。
  
  “真行啊,催眠師!”
  
  在場的幾名醫師都朝我走過來,在我身邊轉來轉去,看瞭又看,都說:“嗯,沒錯……他睡著瞭……”
  
  催眠師為他的成功而洋洋得意,又在我頭頂上揮動雙手,於是我這個熟睡的人便在大廳裡走動起來。
  
  “讓他的手臂強直起來!”有人建議道。
  
  催眠師便拉直我的右臂,開始對它施展法術:又是搓揉,又是吹氣,又是拍打。我那條胳膊卻不聽話。
  
  “直不瞭的!您把他弄醒吧,要不然就害瞭他……瞧他那麼瘦弱,又神經質……”
  
  這時我的左手又感到掌心裡多瞭一張5盧佈鈔票……這一刺激通過條件反射由左臂傳至右臂,於是那條胳膊迅即變僵瞭。
  
  “真行啊!你們瞧,多直,還冰涼的!”
  
  “完全失去痛覺,體溫下降,脈搏減弱。”催眠師報告說。
  
  醫師們開始摸我的脈。
  
  “沒錯,脈搏變得很細。”其中一人說。
  
  “不過,這事該怎麼解釋呢?”一位太太問道。
  
  有位醫師意味深長地聳聳肩膀,嘆口氣說:“我們隻有事實!解釋嘛,可惜現在還沒有。”
  
  你們有事實,我卻有兩張5盧佈鈔票。還是我的更實惠……為此我要謝謝那位催眠師。解釋嘛,我可用不著。
  
  直到表演結束,我得意地看著手裡的盧佈時,忽然有個聲音響起:“真沒料到……”我抬頭一看,居然是我的上司。
  
  我這才弄清楚:那兩張5盧佈鈔票原來不是催眠師塞進我手心裡的,而是我的上司彼得·費奧多雷奇幹的……
  
  “我這麼做,”他說,“是想考驗一下你的人品……”
  
  咳,真見鬼!
  
  “可恥啊,老弟……這可不好……我沒料到……”
  
  “可是我傢裡有兒有女,大人,還有妻子……老母親……再說目前物價這麼昂貴……”
  
  “可恥啊……我原以為你為人正直,想不到你……你愛財如命!”
  
  無奈我隻好把那兩張5盧佈鈔票退還給他。有什麼辦法呢?名聲比金錢更貴重。
  
  “我不生你的氣!”上司說,“算瞭吧,你這是本性難改……可是她呢!她這人既溫柔,又純潔,像塊杏仁奶酪!那又怎麼樣?連她也擋不住金錢的誘惑!怎麼她也睡著瞭!”
  
  我的上司所說的“她”,指的是他的妻子瑪特廖娜·尼古拉耶夫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