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細狗

  白哈巴村中的狗個兒高,但身體卻細小,被稱為細狗。
  
  我在黃昏的村中散步,忽然聽得身後“汪”的一聲叫,疑心有狗要咬我,剛一轉身,有一條狗已躥下路基。是一條村中的細狗。不一會兒,它的頭便從路基下冒瞭出來,嘴裡叼著一隻兔子。細狗嗅覺靈敏,速度快,有很強的獵捕能力。遠處的野兔隻要一露面,細狗就如同閃電般躥出去,雙爪一撲一抓,便用嘴叼瞭回來。
  
  有關細狗的歷史非常久遠,在古西域生活的遊牧民族多養細狗,尤以漠北高原的蒙古族對細狗情有獨鐘。細狗從小便與別的狗不同,一歲時,主人就用佈蒙住它的頭,把食物扔到不同的角落讓它嗅味去尋。它便隻能憑心裡感覺去尋找,這樣,它們慢慢地就有瞭很強的嗅覺能力。村裡人對細狗寄予的希望很大,從小精心教它們跟蹤、追捕和撕咬的技能。上山打獵的日子,他們在打到狼、熊和山羊後,立刻讓細狗去舔它們的血,讓細狗熟悉這些動物的氣味,在以後碰到瞭迅速出擊。
  
  多爾林的細狗在村子裡最為出名。別人一般都是牽狗外出獵捕,他則隻需把狗放出去,下午它必叼回獵物。一般的細狗叼回的都是兔子、山雞等小獵物,而他的細狗專門捕獵較大的動物,像狐貍、刺蝟等。有一年,它還咬死瞭一隻黃羊。它咬死大動物無力拖回,便將它們的耳朵咬下一隻叼回傢裡,多爾林一看便知它獵到瞭什麼,隨它出門將獵物扛回。
  
  一次,一隻黃鼠狼被多爾林的細狗盯上瞭。黃鼠狼見逃跑不成,便爬上一棵樹躲瞭起來。細狗追到樹下,往下一蹲便不動瞭。黃鼠狼以為它拿自己沒辦法瞭,便在樹上挨時間。兩個小時過去瞭,細狗仍蹲在樹下一動不動。突然,那棵樹“咔嚓”一聲倒瞭下去。原來,細狗一直用牙在咬樹。樹倒瞭,黃鼠狼從樹上跌下,細狗撲過去一口咬住瞭它的脖子。多爾林深為自己的細狗而自豪,他說,我的狗簡直就是一個精明的獵人嘛!硬獵軟獵,樣樣都行。他說的硬獵,就是直接獵取,而軟獵,則是應用智能獵取。他對狗愛惜至極,有人曾見他給它喂羊肉吃,這事傳開,他還驕傲地告訴別人,他每宰一隻羊必先要給細狗吃,他宰羊不是為人,而是為狗。
  
  如今,多爾林和細狗都老瞭,一人一狗整天在村中形影不離。多爾林不再打發它出去獵捕,別的細狗從村中走過時,他的細狗總是出神地凝望。多爾林用手摸摸它的頭,它便依偎在他身邊不再動瞭。遠處,年輕人領著他們的細狗在捕獵,人的歡呼聲和狗的叫聲響成一片。林子裡總有動物不停地出生,村子裡總有一代又一代人長大,細狗也一代又一代在繁衍。所以,這古老的傳統之中包含的生命樂趣永遠都不會消失。多爾林和他的細狗仍在柵欄前坐著。初秋的阿爾泰已一片枯色,但白樺樹的葉子卻變得金黃。村子裡到處彌漫著白樺林反射出的金黃,人也變得肅穆和莊重瞭許多。
  
  黃昏,多爾林和他的狗仍坐在那裡。慢慢地,一人一狗便被那股金黃色裹住,變得像兩座雕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