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拉古迪亞市長的禮帽

  有一頂禮帽,經常浮現於我的腦際。這頂帽子不是戴在誰的頭上,而是被主人公拿在手中,帽口朝上——1935年的一天,時任紐約市長的拉古迪亞,在法庭旁聽瞭一樁偷竊案的庭審。貧窮的老婦人因為偷竊面包去喂養饑餓的小孫子而被判拘役。審判剛結束,身為一市之長的拉古迪亞立即從旁聽席上站起,脫下自己的禮帽,往裡面放進10美元,然後向在場的人大聲說:“現在,請各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罰金,這是為我們的冷漠所支付的費用,以懲戒我們這個要老祖母去偷面包來喂養孫子的城區。”大傢聽瞭神情肅然,每個人都默默地往拉古迪亞的禮帽中放入50美分。
  
  前年11月,在我國北方萊城市,有一位面容憔悴、滿頭白發的老太太,因為偷瞭貨物堆場的廢鐵,被銬在路邊的樹上示眾,而且始終是跪著的姿勢。一有行人經過,她便把頭貼近地面。
  
  這蛇皮袋裡的半袋子廢鐵,該有多重呢?就算老太太吃力地把它拖到廢品回收站,又能賣幾個錢呢?一個人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的呢?有誰關心過她的生計呢?偷東西固然觸犯瞭法律,必須給予懲處。但事情總有個前因後果。而有資格任意擺弄手銬的,又是哪些人?誰給瞭他們羞辱人的權力呢?
  
  去年7月,一位做母親的,在一傢雙匯連鎖店偷肉被抓。記者、警察聞訊趕來。一見記者拍照,她猛地以頭撞墻。被人拽住後,這位母親說,兒子在讀高中,她怕事情一曝光,兒子沒法做人。她還說,傢裡已經兩個月沒開葷瞭,正在長身體的兒子需要營養,她之所以行竊是為瞭讓兒子吃上一餐肉。當然,她也必須受到懲處。
  
  但是,我越發神往拉古迪亞市長的那頂禮帽,那頂帽口朝上的禮帽。裡面盤著同情和關懷,也盛著良知、責任和德政操守。
  
  我渴望我們有這樣一頂乃至幾頂帽口朝上的禮帽,更渴望我有朝那帽子裡投入我珍貴一票的自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