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世界下一場空戰怎麼打

  1903年萊特兄弟成功試飛人類第一架飛機時,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僅僅8年後飛機便用於戰爭之中。其後100年間,從第一次用作殺人利器,到如今空天一體化的空軍呼之欲出,世界空中力量在技術與戰爭的雙重推動下迅猛發展。
  
  美國空軍的“圈套”
  
  世界大多數空軍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現實:未來空軍的藍圖永遠都由航空業遠遠領先的美國繪出。2005年聖誕節前夕,美國空軍收到瞭它期盼瞭20年的禮物——“猛禽”F-22戰鬥機。從那年12月15日開始,美國第四代隱形戰鬥機正式服役,宣告瞭一個新的隱形空軍時代的來臨。
  
  早先美國已有兩款聲名遠播的隱形戰機:F-117和B-2。面對F-22,老款隱形戰機已難望其項背。F-22集雷達、紅外、光學隱形、超音速巡航、大載彈量、遠航程、高機動性、空戰和轟炸性能於一身,不折不扣地展現瞭美國航空工業的整體力量。
  
  F-22機體本身附有隱身塗料,裝備瞭世界上最先進雷達的“猛禽”,難以被捕捉。而且它不像傳統戰機那樣為捕捉目標而長時間掃描,其雷達開機隻需一瞬間就可以完成掃描。“這麼短的時間內,你或許可以搜索到它的信號,但是沒辦法定位。更要命的是,F-22的信息共享數據鏈很強大,比如16架F-22同時出動,隻要一架飛機雷達開機就可以讓16架飛機共享。即便你能發現一架,也無法知道確切的數量。”航空知識雜志社編輯王亞男如是說。
  
  它是戰爭的魅影,戰略空間打擊的裁決者。世界其他國傢找不到對付F-22的更好辦法,隻能瞄準美國早已搶占瞭的戰略制高點,紛紛打造自己的隱身戰機。2002年5月,俄羅斯第五代戰機研制計劃啟動,設計標準與F-22大同小異。其後,英、德、法、日等國也開始發展戰機隱形技術。
  
  在王亞男看來,這正好中瞭美國的“圈套”,“當別國準備跟進時,美國事實上已經控制瞭整個空軍的發展趨勢”。美軍在更新裝備的同時,早已開始研制下一代戰機。等到美國的對手們找到對付F-22的辦法時,卻發現目標早已不在瞭。
  
  下一場空戰在哪裡
  
  美軍在阿富汗戰場上大規模使用“無人機”作戰,將“空天襲擊”演繹得淋漓盡致——無人機搜索到地面目標後,通過數據鏈經衛星向萬裡之外的指揮員傳回圖像。指揮員對目標進行識別處理後,再通過數據鏈下達攻擊指令,由無人機完成攻擊。“空天襲擊具有戰略上的致命性。在衛星等構成的天基信息系統的支撐下,現代空襲大可滅國,小可殺死敵方領導人。”空軍指揮學院訓練部副部長王明亮大校介紹說。
  
  從美軍情況來看,二十幾年前研發F-22時主要針對蘇聯,到F-22成軍時,現實的對手已不是蘇聯,而變成瞭山林中的恐怖分子。單機超過2億美元、攜帶精確制導彈藥的F-22,遠不如“捕食者”這樣的無人機更適合山地作戰。基於眼前形勢的判斷,美國空軍將F-22的裝備數量從381架縮減到183架。五角大樓轉而決定至2010年前,投資130億美元購買無人機。
  
  而今,阿富汗似乎會成為最先考慮的空戰試驗場。在阿富汗,美國和盟友們面臨著各種各樣的任務,尤其是應對不對稱威脅:帶有一些自制的武器和技術,比如說自制的爆炸裝置。2001年1月和2003年2月,美國空軍分別舉行瞭代號為“施裡弗-2001”和“施裡弗-2”的空間戰演習。演習所動用的空間力量,包括各類軍用和商用衛星、反衛星武器、天基反導武器、載人航天器、空間軌道戰鬥機、地基激光武器和電磁波武器、陸基彈道導彈等,陸軍空間與導彈防禦司令部、美國宇航局和一些商業航天公司以及其他研究機構等也參加瞭演習,但參演部隊出自美國空軍,顯示美國空軍由從航空航天力量向航天航空力量發展的趨向。
  
  空軍戰略專傢戴旭據此描述未來戰爭的形態是:“未來戰爭的主導力量,是太空系統支持下的信息化空中力量。”
  
  到目前為止,世界各國發射的5000多顆衛星中約70%屬於軍用衛星,以美國空軍為代表的航空航天力量,在軍事行動中極大依賴各種衛星支援。美國加大瞭對“空天領域”的資金和技術投入。2005年以來,美國在空天領域的軍費投入都在120億美元以上。目前,美國空軍擁有國防部空間資源的90%,可在全球范圍內實行24小時不間斷監視。
  
  王明亮介紹說,競相打造“空天軍”已經成為全球趨勢。俄羅斯2001年就成立瞭航天部隊,“計劃到2020年,在信息化水平與一體化空天力量建設方面達到或超過美國空軍”;法國則建有航空航天司令部,負責航天監視和預警;印度空軍的航天司令部負責管理和運用國傢全部軍事航天資源。
  
  戴旭做瞭一個形象比喻:每個國傢都有自己的勢力范圍,就像一個同心圓,隨著這個國傢實力的壯大,同心圓越來越大,當與周圍國傢的圓交匯時,就會發生沖突。很顯然,未來可能發生的空戰既存在於同心圓的交匯處,也可能來自不可預見的威脅。
  
  中國空軍的進攻能力
  
  近十年發生的戰爭,不斷給我們敲響警鐘:空襲將決定一個國傢的前途命運和生死存亡。根據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和阿富汗戰爭,可以描繪出空中戰爭的特點:現在已不需要像傳統戰爭那樣先打前方再打後方,而是上來就直插心臟。
  
  在目前及2015年前近期前景條件下,從戰略目標可能遭受的潛在攻擊角度來看,空天進攻兵器將成為一些國傢面臨的基本威脅。世界大國全部或80%以上的重要戰略目標,在現役和前景空天進攻兵器的攻擊范圍之內。
  
  空天一體化,是確保美國空軍實現其戰略目標的具體發展方向。美軍為此已率先發展空天轟炸機,各種反衛星武器也已列入美軍的研制計劃。20年後,美國將有真正的天軍,屆時傳統意義上的空軍隻是其中一小部分,如今世界各國趨之若鶩的隱形戰機,未來隻是美軍航天航空軍的某個作戰單元。
  
  美國開辟的空軍前進之路,讓其他國傢不得不緊隨其後。“空天一體化是世界發達國傢推動的,某種程度上說中國深受其害。”王明亮說,美國在1999年第一次使用衛星制導炸彈,遭轟炸的第一傢是南聯盟,後來還在伊拉克、阿富汗戰場上又頻繁使用這種炸彈。“但是別忘瞭中國駐南聯盟使館也被轟炸過,你說美國這樣做我們能熟視無睹嗎?”
  
  作為一支從國土防禦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的空中力量,中國空軍的進攻性無疑將越來越被看重。“空軍的進攻與防禦並不矛盾,恰恰以進攻形式來打防禦作戰是效率最高的。”空軍指揮學院院長馬健說。長期研究空軍戰略的王亞男亦持這種觀點,他認為,“即使要建設一支旨在保衛國傢安全的空軍,也要強化攻擊能力”。
  
  現實威脅與破解之道
  
  無須隱諱,中國空軍面臨的現實威脅便是西太平洋密集部署的美國軍事力量。除去F-22已部署於關島,並定期輪換部署於沖繩外,美國的航母戰鬥群、戰略核潛艇也時常出入西太平洋,其彈道導彈早已將中國納入打擊范圍之內。更不消說看不見的太空中,美國的太空偵察力量時刻關註中國大陸。此外,周邊國傢如正在南亞強勢崛起的印度,其發展射程超過2000公裡的彈道導彈,目標顯然不是近鄰巴基斯坦。
  
  “我們要在4000公裡內將所有航母集團,以及海空軍基地納入打擊范圍。”戴旭解釋說,“中國已高度城市化,不能接受在本土迎接戰爭的現實。”“這個任務隻有空軍來承擔,同時在垂直層面,要能把所有來自太空的威脅消除掉。”
  
  無論從綜合國力還是軍事實力來看,美國在全球仍具有壓倒性優勢。戴旭認為,中國若不能在整體國力上超越美國,是不可能用軍艦、飛機與之對抗的,“戰爭是社會大系統之間的抗衡”。但是,具體到戰役、戰術對抗,取勝又並非那麼絕對。比如從理論上講,如果要應對當今戰力最強的F-22,運用不對稱作戰似是破解之道。F-22之所以看得遠,與其有預警機提供偵察不無關系,“打掉它的預警機,己方戰機在對應F-22時就不會有那麼大劣勢。”王亞男說。
  
  中國空軍另一個需要面對的問題是,長期需要能源進口並有大量對外貿易的中國,有越來越多的海外利益急需得到保護。
  
  戴旭註意到,從過去一個多世紀的經驗來看,戰爭都是跟著財富走的。根據當今世界經濟的發展趨勢,他甚至斷言“中國在下一場戰爭中很難幸免”。無論是否真的如此,戰爭準備的重任,已經賦予瞭空軍,以及整個人民軍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