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罵那隻美狐貍

  傢裡新買瞭一輛車,銀白色,在太陽下開來時,仿佛一道閃電。不由不愛,取名“小明”。
  
  原本以為小明來瞭,生活更順_,誰知頭一個月,小明就出瞭兩次事故。一次是撞到鐵欄桿,剮修好開回來的第二天,車子又被不明物體擊中,砸碎瞭前後兩塊玻璃,再次送走。傢人也為此爆發激烈爭吵,互相冷戰瞭好幾天。
  
  再開回傢,發現小明的幾處剮蹭傷並沒處理。維修人員說,新手開車容易出點小摩擦,剮蹭險不夠用,等滿瞭一年再收拾。
  
  好吧,第一天閃閃發光、完美無痕的小明,就像是我們曾經期持過的完美生活。而今的它,就像是我們的現實生活,有瑕疵,有傷痕。入得江湖,擁堵紛爭,不管是人還是車,又哪能避免?
  
  恰連周末,開著小明去參加大學女友的婚宴。
  
  說來有趣,土帝總愛和人開玩笑。這位女友素來傳統,大學談瞭男友,就巴望著做新娘,躺在宿舍就想,新房該怎樣裝修,壁紙要買紫色還是粉色……畢業瞭,男方娶瞭,新娘不是她。身邊的閨蜜輪流出嫁,她仍然單身。隻有勇氣,沒有運氣,她屢愛屢傷,不是遇人不淑,就是半途失去感覺。
  
  一天下班,她碰到一樁事故。一位老太太被摩托車剮倒,車主溜之大吉。她跑瞭過去,送老太太去醫院。在醫院候著昏迷的老人,她有些後怕:不會被訛上吧……後來,老太太的孫子來瞭。再後來,這對有緣人戀愛瞭。再後來……就是這場周末的婚禮。
  
  據說新郎是有車有房的外企金領,婚宴一看,清秀挺拔,和女友典是一對璧人。
  
  一樁事故,成就瞭一個婚姻。他們不是童話裡的王子公主,隻是世俗生活中的大齡男女,依然對愛情充滿善良的信仰。
  
  婚宴結束,我們開著小明去十三陵水庫兜風。小明有點外傷,跑起來仍然風馳電掣,十分平穩。到達那片開闊的草地,有人在騎馬,有人在放風孥,還有人彎著腰在小湖裡捕魚……倚著車門看著這一切,仿佛桃源生活突然展現。
  
  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上一口氣。這空氣夾雜著魚腥、馬糞味、青草的芬芳,燒烤的濃香——不是純凈的,就像生活本身,卻深入肺腑。
  
  想起紀曉嵐說過的一個狐仙故事。
  
  某翩翩書生夜裡出遊,在荒郊野外偶遇一座庭院,心內蹊蹺,推測可能是狐宅。他隻想著溫香軟玉,紅袖添香,竟然毫無懼意。良久,來瞭一輛車,果然端坐一位佳人,唇紅齒白,嫵媚不可方物。隨車的一位老婦請他人內,他趨之若鷺,喜不自禁。
  
  過瞭半天,有老仆到他休息的房間請安,說是,新郎已經來瞭,請公子出來主持婚禮。他做瞭四免費司儀,垂頭喪氣回傢去,少不得罵那美狐一番。
  
  何苦罵那美狐?是人自己奢望得太多。愛上不完美的生活,坎坷的愛情,有瑕疵的坐騎,摻和各種氣味的空氣……就是真真切切的幸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