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醜時三刻

  從敞開的車窗裡,吹進一股夏夜的風。松井正開著空空的車,返回公司。
  
  路兩邊房子裡的燈都熄滅瞭,隻剩下門燈和街燈的黃色光暈照在黑暗的小路上。
  
  這樣的路不小心,可危險。松井放慢瞭速度。他一邊轉動方向盤,一邊看瞭一眼手表,已經過瞭深夜一點半瞭。
  
  “這麼晚瞭。”
  
  松井正這麼自言自語,右邊的圍墻結束瞭,一個小小的遊樂場映入瞭他的眼簾。
  
  遊樂場的四角上,亮著四盞燈。秋千上有一個小小的人影。
  
  “呀,那不是個孩子?”松井一愣,踩下瞭剎車。車子“嘎”的一聲停住瞭。
  
  “這個時候怎麼會……”松井飛快地掃瞭遊樂場一圈,他想,會不會有個大人也在一邊呢?可是,沒有人,連一隻狗、甚至一隻貓也沒有。
  
  坐在秋千上的小女孩,穿著一件短短的和服,有四五歲大吧。小女孩一隻手抓著秋千的繩子,另一隻手一個勁兒地揉著眼睛。
  
  “好像在哭啊……”
  
  松井擔心起來,下瞭車,輕輕地走到她身邊,問:“怎麼啦?為什麼哭啊?”
  
  女孩嚇得肩頭一抖,仰起瞭小臉。她把捂著臉的手移開,一張滿臉是淚的小臉露瞭出來。
  
  “為什麼哭啊?”松井又問瞭一遍。“是……”女孩一邊哭,一邊說,“我……蕩不起來……秋千。”
  
  “嗯?深更半夜的,就為瞭蕩不起來秋千,就哭?”女孩點點頭。
  
  松井吧嗒吧嗒地眨著眼睛,隨即說道:“好,好,叔叔現在就來教你。你馬上就能蕩瞭。”說著松井坐上瞭並排的另一個秋千。
  
  松井說:“聽好瞭。雙手緊緊地抓住繩子,看,就這樣,身子盡可能往後退。”
  
  女孩學著松井的樣子,往後退去。
  
  “首先,看看叔叔怎麼做。”
  
  松井說完,自己的雙腳就離開瞭地面。松井做瞭3遍,從秋千上下來瞭。他站到女孩的秋千的背後,說:
  
  “來,試試看吧。不要緊,照著叔叔說的樣子,做一做。”
  
  “嗯。”
  
  女孩閉上瞭嘴巴,直直地盯著前面。松井大聲嚷著,輕輕地推動秋千。女孩高高地飛起來。
  
  “看,不是蕩起來瞭嗎?一個人,不是蕩起來瞭嗎!”
  
  女孩咯咯地笑出瞭聲。
  
  秋千往前去時,她兩腿伸得開開的;秋千蕩回來時,她用紅色的木屐使勁兒地朝地上蹬去。
  
  蕩得好極瞭。
  
  她的短發飄瞭起來。打著蝴蝶結的腰帶,也飄瞭起來。女孩一邊蕩秋千,一邊尖叫起來:
  
  “嘿,嘿,看啊,看啊!嘿,嘿,看啊!”
  
  臉上是那麼開心,笑呀,笑呀,止都止不住瞭。
  
  “蕩得好,蕩得好。”松井也跟她一起笑瞭起來。不過,沒一會兒,他的心往下一沉:
  
  “幾點鐘瞭?”一看表,正好兩點。松井對還在一邊笑一邊蕩著秋千的女孩招呼道:
  
  “好瞭,到結束的時間瞭。已經深更半夜瞭,你知道現在都幾點瞭,醜時三刻瞭呀……廟裡的鐘‘咣’地敲響瞭。”
  
  女孩不再蕩瞭,奇怪地看著四周。“叔叔,你害怕瞭?有我在,不要緊啊!不用害怕。”
  
  松井忍不住笑瞭起來。“好,走吧。叔叔用車送你回傢吧。”
  
  松井拉著女孩的手,走起來。嘎嗒嘎嗒,是小小的木屐的聲音。
  
  “你傢在什麼地方啊?”聽松井這麼一問,女孩回答道:“楓樹街3段9號。”
  
  “楓樹街?你從這麼老遠的地方跑過來?”就這樣,醜時三刻,天空顏色的車子載上瞭穿著和服的女孩,開始調頭。楓樹街,在車來時的方向。
  
  女孩坐在座位上,不時地哧哧笑著。
  
  “聽好瞭,現在大夥都睡覺瞭。不能晚上出來玩。下次蕩秋千,一定要白天來。”松井連說瞭3遍。
  
  穿過瞭4個十字路口,路變得彎彎曲曲,不久,就到瞭一個岔路口。
  
  “哪邊?”
  
  “左邊。”
  
  拐進瞭左邊的路。這是一條亮著三盞街燈的死胡同。
  
  “最裡面那傢。”女孩抬高聲音說。
  
  在亮著橘子顏色的門燈的房子前面,車靜靜地停瞭下來。
  
  “快點睡覺去吧。”
  
  一邊說,松井一邊調過頭來。他呆在瞭那裡。女孩融化瞭一樣不見瞭。
  
  他目瞪口呆地朝窗外看去。
  
  好靜。
  
  突然響起瞭一陣急促的木屐聲。他聽到瞭開門閂的聲音。
  
  松井止住瞭呼吸,“砰”的一聲,門被打開瞭,從裡面走出來一位滿頭白發的小個子老奶奶。老奶奶一看到松井,像是見到瞭熟人一樣,笑瞇瞇地走瞭過來。
  
  她說:“果然如此啊。”
  
  “啊?”
  
  “謝謝。”
  
  “請問……剛才那個孩子,是您的孩子吧?”松井的聲音裡充滿瞭猶豫。
  
  “是。”
  
  “啊,是您的外孫女或者重外孫女吧?”
  
  老奶奶有點為難瞭,臉上露出瞭害羞的表情。
  
  “不,不,哦,那是我啊,是我啊。”老奶奶的臉一下漲得通紅,“那個女孩,就是我啊。”
  
  “……”
  
  松井張著嘴,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一張佈滿皺紋的臉。白眉毛下一雙親切的眼睛,稍稍有點翹的鼻子,還有縮著下巴笑的樣子……突然,她的樣子和剛才那個小女孩重疊起來。
  
  松井禁不住叫出瞭聲。
  
  “明白瞭嗎?”
  
  老奶奶問完,笑起來。
  
  接著,她就謝道:
  
  “真的要謝謝你……我打開窗戶,坐在藤椅子上,望著星空,不由得就想起瞭小時候的事情……好像是睡著瞭。”
  
  “睜開眼,我坐在瞭遊樂場的秋千上。哎呀,我變回到瞭一個小女孩……”
  
  “司機教我蕩起秋千……還用車送我……終於,看到傢瞭……眼睛一睜開……我還是坐在原來的那把藤椅子上。”
  
  “不過,就在這時,我聽到瞭車子停下來的聲音。我跳起來,沖出門來,我不相信這是真的啊。”
  
  “是呀,是呀。”松井不知道點瞭幾回頭,說,“這是真的呀,全是真的呀。”老奶奶和松井一起笑瞭起來。
  
  “晚安,多保重!”
  
  “晚安,謝謝你!”
  
  老奶奶變細瞭的眼睛,不知為何有點潮濕瞭。
  
  松井把車往後倒,要拐彎時,回頭一看,老奶奶成瞭一個黑影,還一個人站在那裡揮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