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良心是一種靈魂

  1939年,當德國亮起屠刀,閃電般地占領波蘭等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時,大洋彼岸的美國還是一片安靜。戰火沒有蔓延到美國,但民眾對德國人的反感情緒逐漸升溫。
  
  在俄亥俄州的州立大學裡,費恩教授領導的化學實驗室燈火通明,費恩帶著課題小組中的十幾名科學傢,還有自己的幾名研究生忙碌地做著實驗。就在這時,隻聽得“砰”的一聲巨響,突如其來的爆炸令實驗室陷入一片火海。人們趕到後,用滅火器足足噴瞭半個小時,大火才被熄滅,裡面的十幾名科學傢及學生全部遇難!
  
  這時,FBI的特工們乘直升機趕來,十幾名全副武裝的特警拉起瞭警戒線,特工們令消防隊員撤出,他們進入火災現場,仔細搜尋著什麼東西。當他們搜到一處斷壁殘垣時,一個微弱的聲音傳來:“別找瞭,細菌樣株已經被大火毀掉瞭……”
  
  特工們在瓦礫中,拉出瞭滿身是血的費恩教授。原來,發生爆炸時,他剛好離開實驗室,到實驗室旁邊的辦公室裡找資料,因此躲過瞭致命的一劫。即便如此,強大的爆炸氣流摧毀瞭整棟建築,他被倒下來的磚塊砸倒,受瞭重傷。特工們連忙將費恩教授背上直升機,直升機起飛時,另一端傳來一聲怯怯的呼喊:“直升機能帶上我嗎?我身上好疼!”
  
  居然還有一個人活著!特工們連忙趕過去,在焦土裡,現出瞭一個灰頭土臉的小夥子。他叫漢斯,是費恩教授的學生,爆炸時他剛好去瞭洗手間,剛坐到馬桶上,爆炸就發生瞭。因此,當特工找到他時,他的褲子還沒拉上呢!
  
  直升機載著兩個人到瞭醫院,經過醫生的搶救,兩個人的生命並沒有大礙。接下來,FBI開始詢問費恩教授爆炸前的細節,並要費恩教授提供在實驗室的所有人的名單,調查他們的國籍,他們懷疑,費恩的身邊有間諜在搞破壞!
  
  原來,日本侵華戰爭發生後,在中國活動的美國間諜發現日本有一支生化部隊在研究並使用細菌戰,他們采集到瞭細菌樣本,然後送到美國,美國國防部將這些細菌樣本交到美國頂尖細菌專傢費恩手裡,希望他能夠從中研究出日本細菌武器的發展狀況,並盡可能地找到破解日本細菌武器的辦法。FBI的特工暗中關註實驗室的一舉一動,並對實驗室進行嚴密保護,但誰也沒有想到,盡管保護措施嚴密,但一場大火,毀掉瞭一切,並暴露瞭費恩的研究團隊中存在間諜。
  
  費恩不相信同事和學生中的某個人是間諜,理由很簡單,除瞭一個人因為上廁所而僥幸生還外,其他人都死瞭。而且他的細菌研究剛剛開始,還沒有研究出成果,這時候間諜貿然出手,並且搭上瞭自己的性命,豈不是不合情理嗎,因此,費恩拒絕交出名單。特工們又對這個叫漢斯的學生進行盤問。漢斯招認瞭一切。原來他在實驗室觀察菌株時,費恩叫他將硝酸甘油放入試管中,觀察菌株在硝酸甘油中的存活情況,他突發奇想,想看看加熱後菌株能否存活,於是便點燃瞭酒精燈,當時大傢都在忙碌,誰也沒註意這個情況,剛燃起酒精燈,漢斯就覺得一陣內急,考慮到剛加熱,溫度不會上升那麼快,漢斯就飛快地跑出實驗室,往洗手間沖去,沒想到,他剛坐上馬桶,硝酸甘油就爆炸瞭……
  
  硝酸甘油是易燃易爆物,漢斯粗心釀成瞭大禍……
  
  但是漢斯的粗心導致這麼大的損失這個理由無法讓國防部信服,特工們找到費恩教授,將漢斯交代的事情說瞭一遍,然後說:“費恩教授,實驗室出瞭這麼大的事情,應該有人負責。漢斯是德國人,我們可以說他是德國派來的間諜,混入俄亥俄州立大學,伺機偷取科技情報。他發現瞭我們研究細菌武器,他的上級便命令他不惜一切代價毀掉菌株,因此,便出現瞭這件慘案……”
  
  特工補充道:“教授,如果不這樣做,這件事情的責任人隻能是你瞭。據我們調查所知,國傢級實驗室是不允許外國留學生進入的,而漢斯到實驗室幫忙,正是因為你的安排……”
  
  費恩咽瞭口唾沫,艱難地說:“如果漢斯被認定為德國間諜,等待他的是多少年的牢獄?”
  
  “牢獄?”特工笑笑,“坐牢恐怕太輕瞭吧,他會被處死的。”
  
  費恩沉默瞭半晌,說:“你們先出去一會吧,讓我考慮考慮……”特工們離開瞭,費恩教授陷入瞭深思。
  
  漢斯停止瞭哭泣,他不相信地看著費恩,費恩苦澀地笑笑,然後抬頭望向瞭窗外……
  
  第二天,《華盛頓郵報》發表瞭一條新聞《實驗室爆炸,14名科學傢死亡,費恩教授承認責任》,在新聞中,費恩教授承認是他的責任導致瞭實驗室爆炸事故的發生,在承認責任的同時,他呼籲美國人民對漢斯寬容,他隻是粗心大意,並不是捕風捉影的間諜……
  
  原來,前一天晚上,費恩教授撥通瞭《華盛頓郵報》總編室的電話,對總編敘述瞭一切,總編猶豫著說:“教授,你要考慮明白,如果報道發出去,你可能面臨著終身監禁……”費恩嘆口氣說:“我知道,可我更知道,人要有良心,應該是我負的責任,我有義務擔起來,而不是找一個替罪羊……我還知道,報紙的責任是讓民眾知道真相,希望你盡快把這件事的真相報道出來……”放下電話,總編眼睛濕潤瞭。他親手撰寫瞭編者按。
  
  報道出來後,德國大使立即聯系國務卿,要求將漢斯引渡回國審判。此時,美國還未和德國翻臉,考慮到漢斯的作用不大,國務卿就同意瞭德國大使的要求。在漢斯回國的同一天,美國法庭宣佈瞭對費恩的裁決:終身監禁!
  
  漢斯回國後,立即被安排到波恩大學工作。之所以被安排到這裡,是因為德國大使認為他在費恩教授身邊學習,並參與瞭實驗室實驗,一定掌握瞭大量細菌武器資料,因此漢斯被當做重要人才安排到瞭科技小組裡。很快,科學傢們發現漢斯身上並沒有什麼新奇東西,當局隻好給他安排瞭個差使:掃廁所!
  
  時間很快到瞭1945年,盟軍從東西兩面夾擊柏林。為瞭和蘇聯競爭,美國國防部成立一支科技情報分隊,由費恩教授率領。由於戰爭的需要,費恩在監獄裡隻待瞭半年就被放出來“戴罪立功”,被政府委以重任,費恩知道波恩大學的科技力量雄厚,就將搜尋重點鎖定到瞭這裡。美軍迅速開進波恩,但他們晚瞭一步,科學傢們已經逃得無影無蹤,所有新式武器的資料和文件全部銷毀,放進抽水馬桶,在費恩教授扼腕嘆息的時候,漢斯奇跡般地出現在他面前。
  
  “教授!”漢斯見到費恩驚喜地說,“當我知道你要來這裡後,我就在等你瞭。”
  
  費恩在這裡見到漢斯也非常意外,張開雙臂和他擁抱:“孩子,你安然無恙,我就放心瞭。”
  
  聽完教授的話,漢斯的眼睛裡湧出瞭感動的淚水,當他看到費恩愁苦的面孔時,就問他來大學裡做什麼,費恩無可奈何地說:“想找到法西斯們研究武器的資料,可惜,來晚瞭……”
  
  漢斯聽完,吞吞吐吐地說:“不知道,碎片你要不要?”
  
  “碎片?”費恩驚喜地說,“在哪裡?”
  
  漢斯帶費恩來到洗手間,一個馬桶裡的碎紙片還沒有沖走,費恩馬上命人將碎片全部掏出,他奇怪地問:“德國人太粗心瞭吧,撕毀瞭資料,卻忘記沖走……”
  
  漢斯不好意思地說:“這個馬桶壞瞭,我懶得修理……”
  
  這些文件拼對後,費恩發現:這居然是一份包含德國科研人員姓名、傢庭住址及親人關系的重量級文件,它由德國研究委員會規劃局的負責人奧森伯格在過去5年中精心匯編而成,價值極大。費恩靠著這張名單和漢斯的幫助,很快找到瞭幾乎所有的德國科學傢。
  
  這些德國科學傢到瞭美國後,在此後的幾十年中極大地推動瞭美國科技的進步,特別是在核能科學研究、航天科學發展等方面,德國科學傢做出瞭不可磨滅的貢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