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沈文榮:光榮是怎樣煉成的

  對財富的追逐從來就不是我的目標,我對資本運作沒有興趣,我唯一的樂趣就是工作,搞企業。
  
  2009年12月23日晚,“2009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結果在北京展覽館揭曉,董文標、曹國偉、譚躍等10人獲選“經濟年度人物”,沈文榮名列其中。他的獲獎理由是:沈文榮領導我國最大最耀眼的“草根”民企沙鋼集團,在全行業集體低迷的背景下,演繹瞭鄉鎮企業變身500強的傳奇。他有草根的韌性,鋼鐵的堅強。他用34年的錘煉告訴人們:光榮是怎樣煉成的。
  
  掘到第一桶金
  
  沙鋼走過的每一個腳印裡,都可以看到沈文榮忘我拼搏的影子。香港景德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倪德麟先生與沙鋼打瞭十幾年交道,他評價沈文榮時說:“沈文榮從一位精明、刻苦的廠長成長為國內一流的現代化的企業傢,說聰明是一個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好學。我曾陪他多次出國考察,對國外先進設備和技術,他像小學生一樣好學,像一塊海綿,如饑似渴地不斷汲取新理念、新技術;又像一臺計算機,將吸收的大量信息技術迅速處理並為己所用……”倪先生的這番話不難讓人領悟到沈文榮能夠成功的緣由。
  
  沈文榮,張傢港人,畢業於省屬中專棉花加工學校,後在沙洲縣錦豐軋花廠工作。1984年4月21日,38歲的沈文榮從老廠長手裡接過企業的重擔。那一天,他沒有一句空泛的承諾,隻是默默地攥緊瞭老廠長寬大厚實的雙手,暗暗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在這塊熱土上繪出一條“鋼鐵巨人”的彩練!從此,在佈滿荊棘又蘊含寶藏的征程上,沈文榮開始瞭對“搶占制高點”這一經營哲學的大膽求索。
  
  沙鋼的前身,隻是沙洲縣供銷社所辦一傢軋棉花廠的附屬車間,是個地道的土法熔煉廢鋼鐵的小作坊,當時周邊地區有很多諸如此類的小煉鐵廠。雖然那是在計劃經濟管理非常嚴格的上個世紀70年代,但它一出娘胎就命中註定不可能吃到國傢計劃中的一口奶,隻能悄悄順應市場的需要自謀生計。嚴酷的生存環境,潛移默化地鑄就瞭沈文榮的憂患意識。
  
  沈文榮明白,企業沒有優勢便意味著危機,要解決危機,關鍵要擁有自己的拳頭產品。那時,沙鋼的產品有小圓鋼、小螺紋鋼、小角鋼和窗框鋼,產品比較分散。改革開放初期,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在奮力解決幾十年積壓下來的住房緊張問題,市場上最缺的是高質量的窗框鋼。這種鋼材斷面復雜,工藝難度較大。在對市場作瞭比較詳盡的分析後,沈文榮果斷抓住瞭這千載難逢的機遇,大膽決策:收攏五指,捏成拳頭,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全力擴大窗框鋼生產。克服各種困難,創造條件上規模、上檔次!
  
  為迅速擴大生產能力,提高產品質量,沈文榮通過多方努力,安排沙鋼人分期分批到上海、東北的老牌鋼廠去學習,去求教;引進專業科技人才和先進設備。生產窗框鋼使沙鋼掘到瞭第一桶金,並迅速享譽全國。沙鋼從“遊擊隊”上升為“正規軍”。直到今天,大江南北的客戶仍然是那句口頭禪:要窗鋼,到沙鋼。沙鋼很快闖進全國冶金行業40多個國傢二級企業的行列。
  
  搶占制高點
  
  沈文榮認為:坐而論道碰不到機遇,面對機遇優柔寡斷將喪失機遇。此時的沈文榮,正在運籌一場對沙鋼來說要麼再上臺階,要麼重新回到起點的重大革命。有個香港商人,在英國買瞭一套二手電爐煉鋼、連鑄、連軋短流程流水線設備,平均每100分鐘就能煉75噸鋼水,每一秒鐘可以軋出12米棒材。這套設備國內沒有,即使在當時,也處於國際領先地位,總投資高達3000萬美金。
  
  沈文榮異想天開,看中瞭這套短流程二手設備。
  
  短流程設備雖然先進,但畢竟投資有風險。廠裡的工人都知道,投資短流程設備賺到錢當然好,但是一旦玩不轉出現虧損,那就面臨著破產倒閉。他沈文榮能保這個險嗎?沙鋼上下人心惶惶,有的人甚至掰著指頭掐算,按現在的實力,全廠3000人就是坐吃10年也問題不大。改革創新還是滿足現狀?一時間眾說紛紜。
  
  那個階段是沈文榮一生中最孤獨的時期,幾乎沒有人支持他的設想。他從英國實地考察回來後,多次專程到北京、上海向專傢求教,得出這樣的結論:必須堅持自己的決心不動搖!
  
  將帥之道,“決心”二字。沈文榮一咬牙,拍板瞭!
  
  爐火熊熊,鋼水耀眼,熱浪灼人的成材,閃爍著紅光,驚心動魄地飛流而出,煉鋼、連鑄、連軋全線貫通一氣呵成。沙鋼的年產鋼能力一下子翻瞭一番,達到40萬噸。
  
  嘗到科技創新甜頭的沈文榮,不待喘息。2001年初,沙鋼與香港一傢公司合作成立由沙鋼控股的宏發公司,準備上板材項目,他在全世界搜尋一流的全套生產線。
  
  2001年10月28日,沙鋼以2。2億元人民幣買下德國霍施鋼廠,把世界上最壯觀、總重量達25萬噸的工廠整體從萊茵河畔搬到中國的揚子江畔。這個天方夜譚式的消息在德國引起轟動,中國人也紛紛質疑“購買廢鐵”的風險,而沈文榮卻胸有成竹,他對買來的設備進行技術改造,以建成年產650萬噸的煉鐵、煉鋼、連鑄、連軋項目。全部加起來,總投資大約是一座同等水平新廠成本的60%。
  
  沈文榮把這筆買賣看成沙鋼立於不敗之地的大決戰。僅到德國去搞拆卸工程的勞務簽證就達1000多張。千人日夜奮戰,拆一件標號一件,同時將編號傳送到國內集團工程指揮部計算機上。幾十萬噸的設備海運到沙鋼萬噸級碼頭時,千人又發揚連續作戰不怕疲勞的精神,輪番上陣搞安裝調試,技術改造方案同時有條不紊地進行。
  
  沈文榮沒有滿足,他又瞄上瞭新的目標。
  
  中國雖然已成為世界鋼鐵大國,但還不是鋼鐵強國。據專傢預測分析,進入新世紀,國內不銹鋼的消費量將達數百萬噸,其中70%將依靠進口。沈文榮深知,這一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產品,無疑將是企業發展所追求的新高地。
  
  為此,沈文榮一行專程訪問瞭世界第二大鋼鐵企業—韓國浦項鋼鐵公司。經過數天考察,沙鋼與韓國浦項簽訂瞭金額高達2。9億美元的合資意向,整個綜合工程包括不銹鋼生產、長江專用碼頭等4大工程。正式協議簽署後,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吳儀曾在沙鋼工地上握著沈文榮的手說:“你很瞭不起,沙鋼的生產規模、工藝裝備水平會有更快的提高。”
  
  勤儉節約的福佈斯富豪
  
  沈文榮從小傢境貧寒,父親去世得早,一傢人住在茅草房裡,母親整日為一群孩子的溫飽操勞和煩惱,食不果腹,日子非常難熬。艱苦的成長經歷使得現在已經是福佈斯億萬富豪的沈文榮,還一直把艱苦奮鬥放到生死攸關的高度上去認識。
  
  沈文榮至今仍住在一套70多平方米的廠區宿舍裡。他說:“不是我買不起,而是住在沙鋼外邊工作起來不方便。”沈文榮的打扮就像一個基層幹部,一件再普通不過的西裝,一雙款式陳舊的皮鞋,看不到一點億萬富翁的影子。他說,我的股份都是名義上的,我的錢也是社會的、國傢的,我要那麼多鈔票做啥?
  
  據沙鋼集團宣傳部門的員工透露,沙鋼這個世界級的大企業,仍像創業初期一樣節約每一個銅板。在鋼鐵行業不景氣的今天,沙鋼目前正采用的“饑餓療法”和這種草根精神如出一轍,“縮減內部開支,有助於度過這個難關”。
  
  此外,沈文榮現在仍然不要秘書,不翻新簡易寫字樓,依然堅持每天早晨6點40分在廠門口迎候員工,並當面給相關人員佈置工作。一是一,二是二,這種小公司當面鑼對面鼓的情形,在世界級的沙鋼集團裡依然故我。有一次,倪德麟跟沈文榮一同出國,沈文榮照例買瞭經濟艙。他塊頭大,擠得難受,就靠在走廊裡。倪德麟問:“沈老板啊,你現在也是個不小的老板瞭,幹嗎這樣虧待自己?”沈文榮坦然一笑:“能省點就省點,這些都無所謂的。”倪德麟評價沈文榮是個“天生會賺大錢卻永遠也學不會消費”的“鋼癡”。但鮮為人知的是,近幾年,沙鋼用於社會福利和公益事業的資金就達近億元。
  
  有人問:資本運作是當今許多富豪提升財富的手段,沙鋼是否想過嘗試一二?沈文榮回答:“對財富的追逐從來就不是我的目標,我對資本運作沒有興趣,我唯一的樂趣就是工作,搞企業。”沈文榮對沙鋼有著更大的宏圖,那就是,要讓沙鋼做到年產1000萬噸,並進入世界鋼鐵企業20強,“這是我最後的目標瞭!”沈文榮的語氣很肯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