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西方紳士的東方意象

  前幾天去瞭一趟雲南騰沖。這個偏居中國西南的邊城以火山溫泉和滇緬抗日著名。但這次造訪,真正給我震撼的,卻是一所學校:騰沖縣第一中學。
  
  這所中學坐落在騰沖南大門的來鳳山腳下,95年歷史。它的創辦人是國民黨元老、朱德的老師李根源。發現它是由於其氣勢非凡的門庭,在一片凌亂庸常的縣城級景觀建築中出挑而清高,不容忽略。
  
  學校大門高聳挺拔,飛簷凌空。進門一條寬敞的直道,百餘米,盡頭陡然立起一道同樣寬敞的99級青灰色石階10多層樓高。拾級而上,石梯頂端是援引孔子講學典故而命名的“杏花壇”,橫額書“懷抱江山”四個大字;離壇十步是高20來米的“醒世塔”,銘刻“醒世警俗,啟智化愚”八個篆字,象征學校是教化所宗,鐘靈毓秀之地。
  
  穿過“杏花壇”,是建於1932年的學校圖書館,橫額是大書法傢於右任所書的四個大字:“文化之源。”再往上,左右各一教學樓,分別名為“寧靜”和“致遠”,然後是操場和宿舍。校園旁側,還有一個建於明代萬歷年問的廟堂,裡面有座清代的戲樓,簷枋施以彩繪,飛簷翹角。百餘年瞭,站在戲臺上面,地板呀呀作響,戲樓的包廂至今還是學校的辦公室。最讓人驚訝的,是一道百米長廊,墻壁上拓印著康有為、章太炎等歷代名人賢士留在騰沖的墨跡,共98方:“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心寧則智生,智生則事成”;“君子比德於玉”……這些碑文或篆或隸,或行或楷,內容涉及做人、治學、審美、養生、用人之道,對於每天穿行於此的數千師生,耳濡目染,該是怎樣的教化和熏陶。行走在校園,不時可以碰到上課趕路的學生,衣著樸素,目光清澈,看到我們很自然地駐足頷首,舉止行為方寸有序,讓人如沐春風。
  
  如果覺得這所學校隻培養一些溫良恭儉讓的古樸鄉紳就錯瞭。從90多年前辦學起,騰沖一中就是騰沖縣城,甚至整個西南邊陲的新思想傳播基地。印度、緬甸成為英國殖民地後,騰沖較早接觸到英、美、法、日等國的技術和思想,成瞭新文化傳播的前沿。在校圖書館我看到一本五四時期的校園刊物《新綺羅》,當時的維新人物著文立說,反對纏腳,反對包辦婚姻,提倡新的生活風尚,視野橫貫東西。近百年來,從這所學校走出雲南、走出中國的學子遍及世界各地。在學校一面墻上,張貼著學校2009年畢業生“金榜”,大學升學率達到97%。
  
  後來我見到校長,10年前他放棄縣教育局長的官位,來到這所中學做校長,雖是一校之長,一直親自代課。他讓我看瞭一堂課的教案:中西貴族精神比較。他說,我們一直有個誤解,覺得貴族精神的反面是平民精神,其實不,貴族的反面是奴才,貴族精神的基礎不是財富而是自尊、自律和自明。我這堂課就是要讓我的學生知道,不管你生在哪裡,不管你富有還是貧窮,你的精神應該是獨立和強大的。我們說的貴族精神,實際上是中國鄉紳精神的一種提升和擴展。
  
  上行至此,已近半山。登高一望,騰沖城盡收眼底。整個校園鬱鬱蔥蔥,水杉、銀杏、香柏、莎欏、樟樹花果繁茂,天與地,植物與人,和諧共處。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氣勢磅礴的中學,而且在一個邊地縣城。這氣勢是地貌,是時間,更是學養和精神。
  
  德國教育傢第斯多惠說,“教育的意義不隻是在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善於喚醒、激勵和鼓舞。”重誠信,明義禮,修儀表,性謙和,氣清志沽,寬宏慷慨,自尊,自律,自明,不管時代怎麼變遷,風尚怎麼轉換,也無論東方和西方,總有一些人之為人的基本標準在沉淀,在融合,亙古流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