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范曉萱:我和我搖滾的夢

  夾Band很Happy
  
  能紅到全民偶像級別的歌星終究是寥若晨星,但范曉萱曾經實實在在地做到瞭。18歲那年,她唱著日本卡通主題曲、《健康歌》、《你的甜蜜》、《雪人》,唱到街知巷聞,儼然就是男女老少通殺。樣貌既標致又精靈、打扮趣致,與今時今日很潮的cosplay簡直毫無二致。然而峰回路轉,形象健康乖巧的范曉萱,並未慢慢走向成熟,而是像和過去決裂一樣,忽然變身叛逆少女,大兵頭、文身、唇釘出現在她的身上。對此,當時她的絕大部分歌迷都改弦更張,表達瞭抗拒,市場反響急劇下滑,小魔女形象一落千丈跌至谷底。那是一條不歸路,盡管她沖撞得頭破血流,但終於沖出去瞭,就像是雛鳳凌空。對於范曉萱轉型的成功,無論是歌迷還是圈內好友,大傢都昭昭在目。
  
  21世紀的搖滾歌迷,不曉得是否記得起詹妮斯·喬普林?這位20世紀60年代的迷幻女王,曾以其自信、性感、直率、嘶啞、甚至邋遢骯臟的方式以及觸電般的舞臺表演,征服瞭億萬觀眾,迄今無人能及。“詹妮斯·喬普林是我最欣賞的女歌手,第一次聽瞭她的歌,讓我明白什麼才是用心唱歌。身體的每個部分是她感情表達的舞臺,她讓我敬佩。”這是曉萱在一次訪談節目中的剖白。
  
  回顧這些年,《健康歌》叫好叫座後,她剪寸頭唱《Darling》;《我要我們在一起》奪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她卻決絕地告別主流唱片公司,開始做獨立音樂《絕世名伶》、《福祿壽》;爵士女伶的音樂定位獲得肯定,她卻備受抑鬱癥煎熬,誕生瞭一張冷調的《還有別的辦法嗎》;當終於在眾多獨立女聲中獨當一面,她又不滿瞭,開始組樂隊玩搖滾——范曉萱總是在某個音樂方向上一有起色,接下來就一定是自我顛覆。
  
  除瞭音樂以外,見證范曉萱成長的,還包括她在自己身體上的種種改變。從那時起,她開始瘋狂迷上刺青和穿環,她身體上越來越密的刺青,以及耳朵和雙唇周圍越來越多的洞,包括那顆向夢露致敬的“美人痣”唇環,都讓外界不少人難以接受。
  
  “我完全不覺得自己叛逆,其實我是很乖的。”范曉萱笑著說,“那是他們的標準,我不予置評。重要的是,我做瞭這些事情,我還是不是一個好人?我有沒有在我的工作上面盡責?我是不是有禮貌?我是不是善良的?那才是重要的。叛不叛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是不是個好人。”
  
  專輯《赤子》的封套上,金色短發的范曉萱和她的100%樂團沐浴在陽光之下,她神情有一點茫然,然而眼神卻堅毅無比。唱片裡寫著這樣一段話:“我感覺到完整,和我的赤子在一起,分享著100%的生活。我找到解藥,那就是愛的擁抱,不容妥協,也不會被打敗。我感到完整,這份力量讓我繼續向前。”
  
  百變赤子之味
  
  但凡是偶像,都難以做到永遠光鮮亮麗,年少成名的范曉萱也有過低潮期,最痛苦的時候關上門誰都不想見。後來,她失戀、事業走下坡路,直接導致瞭抑鬱癥的爆發。她因此很久都沒有露面,將自己封閉瞭起來。
  
  萱媽媽很懂女兒,唯有抑鬱癥,她無可奈何。每次女兒情緒不好,她都會默默走開。“幸好我媽當初是這樣的,她要是一直關心我,大概我會瘋掉。”她說,這期間,她經歷瞭很多事,好幾次行走在死亡的邊緣,最後沒有死去的范曉萱,蛻變為另一個人。世界本來就是一首悲傷的歌,我們每個人都在吟唱著,或激奮,抑或低沉,而她一直在漫不經心地唱,唱著她的執著和堅持……
  
  走出抑鬱之後,她卻變得更銳利。范曉萱去幫新人丁文琪制作一首歌,她第一次在錄音棚見到丁文琪,抬頭就說:“你要想清楚以後是當可愛歌手、唱些很白癡的歌,還是要做音樂。”這樣講話,讓一些音樂人對范曉萱很不滿,但就是沒法對她動怒。很多音樂人雖然嘴上不講,但心裡非常欽佩這個勇敢、絕不妥協的范曉萱。范曉萱也知道她的性格跟世界很難相處,曾經有投資商願意贊助她的專輯,但她說:“全部聽我的,我不聽你們的。”通常藝人講這句話,就隻有一個結局——失去機會。
  
  范曉萱有她的怪,但她不過是內心無條件忠於自己罷瞭。
  
  現在,為瞭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做音樂,范曉萱自己組創瞭公司,一個人包攬所有的工作。
  
  同時,她也是一支搖滾樂隊的主音,樂隊叫“100%”,數字圓滿,心情更是開朗起來。
  
  組樂隊的感覺像是新生,讓曉萱煥然一新,當她在舞臺上用盡全身力量呼喊時,那個小魔女真的一去不復返瞭。她承認,自己的聲音並不適合搖滾,但那又如何,她說,“搖滾是一種精神”。
  
  夾Band後的曉萱多瞭一層溫暖自省的顏色,從剖析、自嘲、憤怒甚至幽默的意識形態裡,帶著復古情懷。同在100%樂隊的吉他手男友Allen這些年一直陪伴在曉萱左右,免去瞭聚少離多之苦,剩下的就是討論音樂時偶爾的分歧,這些小插曲調劑瞭她的私生活,也平復瞭一些喧囂和不安全感,感覺身邊這個人是懂她的,即使有不同的音樂動機,也是貼心的幫助。“無焦距地品味著你,因為距離太近,我用力地抱著你,用力記住一切。”原來,《屬於》的歌詞真是有感而發。
  
  從上海到香港,“赤子”范曉萱終於來到瞭北京開演唱會。她坦言,“自己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這些年來一直都在努力克服自己對舞臺的恐懼感,直到漸漸找到瞭在舞臺上歌唱的樂趣。”
  
  面朝歌迷,才能春暖花開;也隻有陳規盡破,顛覆以往,才能勇往直前。與小魔女時代決裂的范曉萱,為華語歌壇做出瞭最好的榜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