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位數的電話號碼

  有一段時間我迷上瞭鬼故事,為瞭鬼故事能夠寫得更加精彩和恐怖,以達到某種刺激心理的超強效果來吸引眼球,我就特意選擇午夜之後開始動筆到早上第一縷陽光要出現時結束。
  
  據民間傳說這段時間是鬼魅之物自由出沒於天地之間的時候,可以說是“群魔亂舞”。
  
  在這個時間段裡寫鬼故事,不僅感覺有一種真實中的詭異和荒誕中的驚懼;還能夠借助鬼魅之物活躍時產生的神秘氣場,所傳遞出來的信息來激發靈感;這種靈感就像“太極陰陽圖”中那兩條黑白魚的眼睛一樣,雖然隻是一個點,但放大瞭看,卻是能夠穿越古今和陰陽兩界的時光隧道;人的思維可以在其間自由穿梭,鬼魅之物在其間也同樣可以來去自如。
  
  有一天凌晨4點鐘左右,我正寫的十分投入,忽然手機來電的鈴聲打斷瞭我的思維。我拿起手機,一邊看是誰的來電,一邊心想:這個時間打電話,問候晚安有點晚瞭,問候早安還有點早,除非是有著時差的外國朋友,但我沒有外籍的朋友和熟人。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就立馬警覺起來,因為這樣的陌生電話,我接得多瞭,要麼就是“騷擾”電話,要麼就是詐騙電話。也有例外,曾經有一位朋友打電話時,竟然把號碼隱藏起來,害的我猜疑瞭半天才敢接電話,她卻像沒事人似的說是習慣瞭。嘁,什麼習慣?習慣做小動作吧?!
  
  有一次接聽陌生人的來電對方是個女的,我當時正在辦公室值夜班,對方問:
  
  “你是主人嗎?”
  
  我聽成瞭“你是主任嗎?”心想主任的電話號碼每個辦公室都有還打錯,就沒好氣地說:
  
  “我不是。打錯瞭。”
  
  說完就摁取消鍵,從耳機中隱約又傳出“我問你是這個電話的主人嗎?我想和你聊……”
  
  可惜,手指的動作太快瞭,取消鍵已摁下我才反應過來,害的我後悔瞭老半天。你想啊,深更半夜的有一個陌生的女人想和你聊天,肯定是有故事的,排除獵奇心理在作祟,有點無聊也有點寂寞的我,也許這是打發時間的最佳方式。唉!如果再打回去人傢會怎麼想?罷瞭,電話費也很貴的。
  
  還有一次更有意思。我剛看完報紙,其中有一篇,是關於近期社會上出現一些利用電話詐騙的不法分子的報道,讓我感覺很有趣。看完後有點困頓,就躺在床上假寐一會兒,混沌中手機來電的鈴聲突然響起,我看瞭看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但還是接瞭,電話中隨即傳來:
  
  “喂,你好,你的電話已欠費,需要趕快繳納話費,不然就會停機,請你立即按指定的銀行卡號匯款過來……”
  
  我一句話都沒有說,躺在床上接電話確實不方便啊,所以就“嗯,嗯,嗯嗯……”
  
  那邊突然問:
  
  “你聽到瞭沒有?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你……”
  
  我還是:“嗯嗯,嗯……”
  
  隨即對方掛瞭電話。間隔大約不到十秒鐘,又換瞭一個號碼打過來,開口還是重復剛才的話。我依舊不開口,也不關機,隻是“嗯嗯嗯”的,但心裡一直在偷笑:
  
  打吧……說吧……編吧……騙吧……
  
  反正接電話不要錢,也好久沒找到樂子瞭。此時的我早已睡意全無,想聽聽對方還會有什麼高招,不好玩的是,對方可能猜到瞭什麼,再一次問完“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後就掛瞭。
  
  報紙上把這些個騙子說的很有能耐,已經有很多人被騙瞭,弄瞭半天如此拙劣的騙術和幾句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的話竟然還有人上當受騙?到底誰的智商出瞭問題?我當然還沒有說完哩,我用的是小靈通,和固話的號碼是一樣的,騙子誤認為我是本地人,所以還用“白話”和我通話;這個騙子一定是腦子進水瞭,固話是按月繳納話費的,小靈通欠費是有10000號通知的,他連這點常識都不懂還敢出來行騙。真應該在最後撂句“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狠話,也讓這些騙子長長見識,別讓他們狗眼看人低,以為世上的人都是弱智。
  
  不過這次來電真的不是時候,因為我的鬼故事正寫到精彩處:“在玄學角度看來,陰陽兩界有著嚴格的規限,‘靈體’形成初期很難逾越這道界線。所以,‘它’們隻有通過無形的電波與陽間交流……”
  
  稀奇的是這次來電隻有五個號碼?本地是有短號服務項目,很多人都開通瞭,可我沒有開通啊?我沒有細想,隻想聽聽又是那路仙傢。
  
  “你相信世上有鬼嗎?”是個女的,並且開口就問我這個。
  
  “喂,你是誰?”我感覺有點異常,因為我深夜寫鬼事的事是沒人知道的。
  
  “我是你以前的同事啊。我才下班……”
  
  “這麼晚才下班,怎麼不睡覺啊。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我一邊隨便應答著她,一邊想通過聲音極力分辨和回憶她是誰。
  
  “你慢慢聽人傢說嘛。我下班後一個人騎單車在回傢的路上,轉彎時竟被一個泥頭車給撞瞭。我被撞倒在瞭路邊,也沒人管。可泥頭車卻跑瞭,我是跟著泥頭車跑到這邊來的。”
  
  我還是沒有想起這位先前的女同事是誰,聲音始終不夠清晰。卻聽得有點毛骨悚然,以為這玩笑開大瞭。我在這個時間段寫鬼故事是為瞭好玩和刺激,不是想嚇唬誰,純屬娛樂;可她在這個時候故意給我講這些段子,分明是一種“恐怖襲擊”,即使我是純爺們也無法忍受。我就有點慍怒道:
  
  “誰又傷著你的心瞭,讓你喝這麼多酒。笑話是不能亂講的,不吉利。對瞭,你到底是誰啊?”
  
  “不是傷瞭我的心,而是傷瞭我的身。我隻是想告訴你,這個世上確實有鬼。”
  
  電話隨即斷瞭。
  
  第二天上午我正在睡覺,以前的同事老王打電話過來說:
  
  “阿霞昨天夜裡出車禍死瞭。”
  
  我激靈打瞭個冷顫,也一下子想起瞭昨天凌晨的那個電話,原來一直沒有想起那個熟悉的聲音是誰的她,竟然就是以前的同事阿霞。
  
  “什麼時間?”
  
  “就是凌晨3點鐘下班的時候,她騎單車在路上被一輛汽車軋死的。肇事車也跑瞭……”
  
  我的心怦怦直跳,真應瞭那句話“常走夜路終遇鬼”。據傳說鬼魂喜歡到處飄蕩,也喜歡看稀罕;我們的樓房臨近公路,我住的又高,每天凌晨整棟樓的窗口都是黑黢黢的,唯有我房間的燈一直亮到天明……轉:www。xiaole8。com
  
  我又驀然想起瞭“她‘和我的一番對話,還有那個隻有五位數的電話號碼;手機號碼都是11位,固話也有8位數瞭。好像……好像汽車的牌照有4位也有5位的?莫不是……
  
  下午我找瞭個公話,直接打到阿霞所屬市區的122服務臺,惴惴著隻說瞭一句話;“昨晚在xx處發生的車禍與泥頭車……”
  
  我把手機上的那五個號碼說瞭一遍,然後未等對方詢問我是誰,就迅速掛瞭電話。我在心裡一直嘀咕著:希望是真的……希望是真的……
  
  果然,沒幾天老王就打電話告訴我軋死阿霞的肇事車找到瞭——是一輛路經他市來我市的一輛泥頭車。還聽說提供線索的目擊者,就是你們市的一個不願透露身份的…
  
  從此,我不僅把夜裡寫鬼故事的習慣改瞭,也不敢再貿然接聽陌生人的來電瞭,免得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