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鬱悶的大盜

  外面漆黑一片,但葉開知道,天就要快亮瞭,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期。
  
  他的信心已經被徹底摧毀瞭。這已經是葉開連續第三個晚上光顧這座豪宅瞭。
  
  但眼前的保險箱還是靜靜地立在自己的面前,好像在嘲諷他似的——你不是開鎖高手嗎,現在服輸瞭吧。
  
  葉開是一個聲名顯赫的大盜,據說他出道以來,從沒失過手。從來都是“悄悄的我走瞭,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留下一絲痕跡。”許多案件雖然知道是他做的,也因為沒有證據而無法起訴他。而他的絕技就是開鎖工夫,他把各種各樣的鎖都研究過,天下沒有他葉開打不開的鎖。假如他說自己開鎖技術“天下第二”,那麼就沒有人敢稱“天下第一”。
  
  葉開認為現在世面上出售的鎖,都是粗制濫造,根本就不配稱為“鎖”。人們卻偏偏信任這東西,認為隻要用它鎖住的東西,就安全大吉。其實有鎖還不如無鎖,起碼你會經常去惦記自己保藏的東西。
  
  許多人都想拜葉開為師,做他的學徒,但都被他拒絕瞭。他認為做盜和做人是一樣的,雖然不能做到“富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但盜亦有道。隻能偷竊那些富人收藏的一生都用不著的東西或者炫耀身份的東西,對窮人的東西卻是分毫不能取,尤其是拿窮人治病和小孩上學的錢,那簡直和謀財害命無疑。
  
  現在葉開已不像剛入道時生活窘迫,處處下手,傷害瞭許多善良的傢庭。他給自己定下每年隻工作一次的諾言,不管成功與否。畢竟“盜多必失”嗎,他可不想摧毀自己贏得的半世聲名啊。
  
  眼前的保險箱就是葉開今年的“獵物”。他已經調查清楚瞭,豪宅的主人身世顯赫,現在出去度假瞭。這個保險箱裡不但放有大量的現金和美鈔,還有許多古玩珍奇。
  
  但現在葉開拿它沒有任何辦法。他見過各種各樣的密碼鎖,打開一個密碼鎖平常僅需要幾分鐘,就是最長的時間也不超過半個小時。但這個密碼鎖好像是一個完美的鎖,根本就看不到它的任何破綻,自己花瞭三個晚上的時間都沒有打開,還是放棄吧。“野蠻開鎖法”、“爆破開鎖法”、“嘗試開鎖法”“心理猜測法”等方法,雖然可能把密碼鎖打開,但這不是自己這樣有“身份”的應該采用的。看來天外有天,知識無涯啊,今後還需要收集鎖的設計資料,去鉆研它們。
  
  葉開看瞭看密碼鎖,惆悵地離去。
  
  葉開回去以後,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葉開醒來看到新聞後大吃一驚。原來自己昨晚光顧的那座豪宅竟然被盜,室內一片狼藉,保險箱也被打開,萬幸的是聞訊趕來的房屋主人經過仔細的檢查後發現沒有丟失什麼貴重的東西。
  
  是誰在自己走後竟然在極短的時間裡把密碼箱打開!因為他離開的時候天已快亮。葉開暗暗忖想,難道這世上還有比自己更厲害的開鎖高手?自己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會會這位高手,和他切磋切磋。
  
  憑借葉開在“業界”的名聲和良好的信息網,他很快就找到瞭那個盜竊豪宅的人,原來隻是一個小蟊賊。葉開想他肯定是一個身藏不露的“高手”,於是決定去拜訪拜訪他,賜教他是如何打開那隻密碼鎖的。
  
  那名盜賊看到葉開後,非常吃驚,說:“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開鎖高手葉前輩嗎?我非常仰慕您,一直想做您的徒弟,隻是無緣見面。今天能夠見到您真是三生有幸啊。”
  
  葉開覺得他不但是開鎖的高手,還一定是偽裝的高手,真是大智若愚啊,看來以前自己是有點太高傲瞭,在朋友們的吹捧下有些飄飄然瞭今後為人也要低調一些。
  
  葉開問他:“您是和那位前輩學藝的?”
  
  “學什麼藝?我因為生活沒有找落,一直幹點偷雞摸狗的勾當。”
  
  “就是您開鎖的手藝啊?”
  
  “葉前輩,您不要在我的面前總是說‘您’啊‘您’啊的,搞的我都不好意思瞭。什麼開鎖的手藝啊?我平時‘幹活’的時候,要麼用鐵棍撬開,要麼用鉗子鉸開,一般都是用蠻力打開的。我特仰慕您,葉前輩,瞬間就能把一個鎖打開,一直想拜訪您,隻是沒有機緣。”
  
  葉開覺得他不象在說謊,但是又無法確切斷定。還是單刀直入吧。葉開把案法後的報紙放在他的面前,說:“這個‘傑作’您,不,你是任何……”
  
  “哦,您是說那個小case啊,葉前輩,說來很慚愧。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去酒吧喝酒,一直喝到天快亮的時候才離開。閑著無聊,信步逛到一座豪宅,發現房屋的門沒有鎖,裡面一片漆黑,就進去希望找到點什麼東西。房裡除瞭那隻保險箱外,什麼值錢的東西也沒有發現。我又不會開密碼鎖,也沒有帶工具。如果帶工具的話,我早把那隻箱子切開瞭。就在我非常失望想離開時,突然想到一般的密碼鎖剛出廠的時候都是設置為‘01-01-01’,這傢主人在買來保險箱後會不會沒有更改過密碼呢?我試瞭試,結果就打開瞭。但是葉前輩,那隻箱子裡明明有大量的現金和古玩,都被我一洗而空,但報紙上卻說沒有損失什麼貴重的東西呢,這我就弄不明白瞭?”
  
  葉開聽瞭,差點吐血,原來是用這麼簡單的方法把箱子打開瞭。
  
  他已經來不及給眼前這個小蟊賊解釋為什麼豪宅的主人丟瞭東西卻說沒有丟。
  
  他隻是在懊悔自己離開時竟然忘記瞭把屋門鎖住,已經喪失瞭做大盜最基本的冷靜,再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失手的。
  
  看來自己真的應該金盆洗手瞭,葉開嘆息道。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