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鎖進保險箱裡的指紋

  希森探長最近遇上瞭一宗大案,嫌疑人是州議員朗利,希森有充足的證據表明,這個道貌岸然的傢夥以藥品套司做掩護,私下裡從事毒品交易。與此同時,朗利也知道瞭希森在調查自己,他曾派人送來大筆款子。想跟希森探長做交易,被希森探長拒絕。於是,他動瞭惡念,決定收買殺手,除掉這個對頭。
  
  殺手名叫蘭勃,他參與過一次銀行搶劫案,希森沒有放過他,蘭勃因此坐瞭兩年牢。一般職業殺手懾於希森探長的威名,都不敢接朗利這樁“生意”,蘭勃早就對探長心懷不滿,決定當一次殺手。
  
  晚上,蘭勃帶著手槍,在希森傢的院子外轉悠瞭半天。他知道,探長隻有一條狗陪伴著,他將毒藥裝進膠囊塞進一隻鳥的嘴裡,再將這隻鳥弄傷,扔到院子裡。那條狗逮住這隻受傷的鳥,三口兩口就把它吃掉瞭。不一會兒,毒性發作,狗哼也沒哼,就倒斃在院子裡。
  
  蘭勃大喜過望,跳進院子,大步奔向臥室,一下子把槍對準正在看電視的希森探長,得意地笑道:“探長先生,還認得我這個倒黴蛋嗎?”
  
  希森一怔,知道殺手已經幹掉瞭自己的狗,隻有靠自己來拯救自己瞭。他鎮靜地說:“我叫不出你的名字,但知道你犯有前科,犯罪檔案裡必有你的資料。”
  
  蘭勃晃瞭晃手搶,罵道:“去你媽的犯罪檔案吧!隻要你一死,那些檔案都可以付之一炬!”
  
  希森探長聳聳肩。微笑著問:“難道你就是為7抹去這些污跡來行刺的?”
  
  蘭勃狂笑起來,說道:“不,有人還準備給我兩萬美元,你的腦袋還值點錢呢!”
  
  希森身子微微一抖,說道:“這人肯定是朗利,對嗎?我正在辦他的案子。”
  
  “你少打聽,反正,我是註定要發財瞭。”
  
  探長打開身邊的酒瓶,在兩隻杯裡倒上酒,說道:“如果我給你兩萬美元,你能否讓我從容地喝完這一瓶酒再死呢?”
  
  蘭勃是個貪財的人,一聽這話,馬上說:“可以考慮,你快把錢拿出來!”
  
  探長遞過一杯酒,說:“為瞭這個可憐的協議,咱們先幹一杯吧。”
  
  蘭勃懷疑地望瞭一眼遞過來的酒杯,將它換成探長身前的那一杯,這才一仰脖喝瞭下去。希森也一口氣喝光那杯酒,慢慢走到大保險箱旁邊,撥好密碼,打開保險箱,拿出一隻鼓鼓的信封,對蘭勃說:“裡面是兩萬美元,你數數吧。”
  
  蘭勃接過信封,看瞭看,又掂瞭掂,揮瞭揮槍,說:“回到你的位子上,繼續喝酒吧,我會讓你在不知不覺中死去的。”
  
  當希森坐回來時,殺手卻發現,他剛才拿著的那隻酒杯不見瞭,忙問:“酒杯呢?”
  
  探長輕松地笑瞭笑,說:“那隻酒杯已安全地躺在大保險箱裡瞭。它上面,既有我的指紋,也有你的指紋。等你打死瞭我,它會把今晚的秘密告訴警方的。因為你的指紋已經記錄在檔案裡瞭。
  
  蘭勃這才發覺大事不妙,他沖到保險箱旁,想拉開它,但保險箱的數字碼已被撥亂,他是怎麼也奈何不瞭這鐵傢夥的。
  
  希森探長又拿出一隻酒杯,給自己斟上酒,緩緩喝下,說道:“隻有最後一條路瞭,你自首,出庭作證,政府甚至會獎勵你的。至於那隻酒杯,我會在合適的時候把它再擦幹凈的。”
  
  蘭勃扔下槍,選擇瞭探長指明的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