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賣瞭,賣瞭,沒瞭

  韋斯頓·福佈斯或許堪稱是一位超級拍賣師,他經手的拍品從來就沒有留下過哪怕是一隻破碟子。
  
  7月27日,當天上午11點,愛德華·哈迪爵士的鄉間別墅內的所有物品都要拍賣,而福佈斯預期可以得到一大筆傭金。
  
  這天早上10點20分整,福佈斯將他那輛漂亮的灰色折篷車駛入那所老房子外的空地。
  
  職員馬丁是個乏味的老傢夥,此時他正忙著在搬到屋外的傢具上貼拍賣號。
  
  “早上好,先生,”他問候道,“我已經給大多數東西標好號瞭。我們應該能在半小時之內準備好。”
  
  福佈斯咕嚕瞭一聲。“地下室的東西都搬上來瞭吧?”
  
  “是的,先生,除瞭一張斷瞭條腿的舊茶幾外都搬上來瞭。我們把它和其他一些垃圾留在角落裡瞭。”
  
  “馬丁,我得告訴你多少次呀,我拍賣時所有東西都會賣掉——把它搬到這裡來!”
  
  “但是……但是……”老人反駁道,“茶幾裡都是蛀蟲,還斷瞭一條腿……您不能賣那樣的東西啊!”
  
  “別犯傻瞭。我車裡有一管強力膠。把那張茶幾搬到這兒來,粘上腿,然後給它貼上號。我會找到個肯花10先令買它的笨蛋的。”他不耐煩地揚長而去。
  
  40分鐘之後,拍賣全面展開,在福佈斯的強勢推動下,竟買的出價快速而熱烈,拍賣款也滾滾而來。突然馬丁拍瞭拍他的手臂。
  
  “你有什麼事?”他煩躁地轉過臉問道。
  
  “呃——那張茶幾,先生,您能留一下……”
  
  “看在上帝的份上,忘瞭那張茶幾吧!去看看龐蒂弗朗特夫人的古董是否裝好車瞭,快去!”看到馬丁猶猶豫豫的,他極不耐煩地補充說,“那張茶幾的拍賣號是多少?”
  
  “509號。”馬丁咕噥瞭一句,帶著無可奈何的神情,聳聳肩膀走瞭。
  
  大約15分鐘後,韋斯頓·福佈斯開始拍賣目錄上的509號物品瞭。他宣佈道:“大傢願意為這個精致的橡木茶幾出價多少呢?是有人出一英鎊嗎?”他掃視瞭一下周圍的人群,“15先令?天哪,肯定……”一隻手舉瞭起來。“10先令,先生?還有超過10先令的出價嗎?”他舉起拍賣錘,“賣瞭,賣瞭——10先令成交!”
  
  一個衣衫襤褸的人蹣跚著來到臺前,遞過一張10先令的鈔票。這名男子顯得鬼鬼祟祟的,福佈斯懷疑地仔細看瞭看這張鈔票。然後才把它放到口袋裡。
  
  “謝謝您,先生。您能自己去找拍得的物品嗎?我的職員不在,要過幾分鐘。”他的眼睛重新回到目錄。“現在,我們來看看第510號拍品……”
  
  那個衣衫檻樓的人迅速消失瞭。幾分鐘後,馬丁疾步沖到拍賣臺前。“唉!”他幾乎是大叫道,“那張茶幾……”
  
  “閉嘴,白癡!”福佈斯急忙噓聲制止,“我已經賣瞭。”
  
  “但是您不能賣呀。我已經……”
  
  “你給我閉嘴!”福佈斯幾乎尖叫起來,“已經賣掉瞭,他付過錢瞭,我不會把東西收回來的——你聽見瞭嗎?”
  
  馬丁看瞭他一會兒,然後無可奈何地嘆瞭一口氣,走到瞭福佈斯的身後。最後一件物品已經售出,福佈斯轉向瞭他那個年邁的助理。
  
  “如果你膽敢再在拍賣的時候那樣做的話,我就開除你!別想找借口。”當馬丁開口要回答時,他立刻又補瞭一句,“我們賣瞭多少錢?”
  
  “1752鎊10先令,”馬丁重重地說道,“其中我們拿到瞭841鎊。”他停頓瞭一下,好讓他的話聽得更清楚,“如果您想要其餘的錢,最好趕快行動,追回買瞭那張茶幾的傢夥。我用那茶幾記賬來著,就在您讓我去看看那些古董的時候,我把錢都塞到茶幾的抽屜裡瞭——我當時就想告訴您……”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