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每一縷陽光都該照耀到新生命

  那天早上發生瞭日食。我看到瞭現場直播,也看到瞭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和宣傳。五百年一遇,很多人都說真是太幸運瞭,太震撼瞭,有的甚至說,太值瞭。尤其是重見天日那一刻,感覺看到瞭極大的奇跡。
  
  我問朋友:日食是什麼?
  
  很多種答案,有一位朋友回答:是影子,是月亮的影子。
  
  我再問:一個影子,人們為什麼會那麼欣喜若狂呢?
  
  答:是感覺到瞭一種永恒,震撼,重見天日的欣喜。
  
  我又問:月亮的影子和你的影子有什麼不同?
  
  看到我們自己影子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感到震撼或欣喜呢?
  
  人們通常認為一些很不尋常的事情才是奇跡,其實每時每刻都有和日食一樣的所謂的奇跡發生,而每一縷新陽光照耀到的都應該是新的生命,因為那是新的當下。
  
  說到陽光,我想起瞭第一次下礦井,那是印象非常深刻的經歷,在極為寂靜的井下500米處,頭上的礦燈照射出隱約燈光,周圍異常安靜,隻有近處巖層滲出的地下水發出的“叮咚,叮咚”的聲音,摻雜著遠處隱約傳來的掘煤的爆破聲。
  
  那個礦井和後來我去過的其他礦井不同,煤層質量雖然很好,但是非常薄,是斜帶形分佈,最窄的地方隻有70厘米高,上下都是巖層,進去之後必須趴下來手腳並用地爬行。我們爬進瞭礦工俗稱的“掌子面”,也就是工作區。一線礦工在這裡把小型爆炸後崩落的煤塊向外搬運。我第一次體驗瞭礦工是怎麼工作的,也趴在地上比劃瞭兩下,發現這是一種常人難以想象的工作方式和工作環境,他們像是地層深處的蚯蚓。
  
  我們實在待不下去的時候,準備上來,鉆入上下有鐵板、周圍一圈鐵柵欄的吊籠,這就是電梯瞭,除瞭沒有樓層顯示以外,電梯速度很均勻,嘎吱作響,500米,相當於一百多層樓宇的封閉電梯,手抓著吊籠上冰冷的螺紋鋼,所有人都鴉雀無聲。當吊籠從地面升起的剎那,刺眼的陽光灑在我們每一個面目黧黑的臉上,我們全瞇起眼睛,眼淚流下來。走出吊籠,我在臺階上靜默良久。現在想來,那個時候的感動,應該和看到日食沒有什麼不同,更和覺醒之後看到每一縷燦爛的陽光沒有什麼不同,再重復一次:每一縷陽光都該照耀到新的生命,因為那是新的當下。
  
  如果我們還有解不開的煩惱,去體驗吧:如果你覺得自己鬱悶得要自殺,帶點好吃的去一次兒童醫院的白血病病房。如果你覺得自己病得比較重,帶點玩具去看看腦癱的孩子。如果你痛失瞭親人,去看看地震災區人們的生活,如果你覺得學業或者工作不堪繁重,下一次礦井吧。說多少勸解的話都沒有意義,真的,請體驗一次:請暫時把你認為不可解決的煩惱扔開,去一趟,我保證你會把煩惱徹底拋開,拍拍灰塵嘲笑自己。
  
  因為,這是我曾經的體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