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在紐約捉女賊

  女賊獲救竟“依法”,訛詐
  
  2006年,我跟老伴來到美國後,主要是幫女兒照顧兩歲的小外孫。因為人生地不熟,我在紐約的生活整天悶悶不樂,女兒擔心我悶出病來,便給我這個國內退休警察找瞭份工作——在超市抓小偷。我不明白:美國這麼發達,這麼富裕,怎麼也要專門雇人抓小偷?後來的事實證明,美國不但有小偷,而且手段還非常狡猾呢。
  
  我工作的超市位於紐約最繁華地區之一——法拉盛,名叫“福運來”。老板是浙江人,叫陳嘉興,是多年前移民美國的。
  
  我是在上班後不久碰上“美女小偷”莫妮卡的。
  
  那天快下班時,我發現一個金發美女眼睛不往貨架上瞅,卻四處瞅人。我假裝哈腰找食品,偷偷觀察她。她走到角落裡,拿起一袋三文魚、一袋鱈魚,悄悄塞進寬大的上衣裡面。正在這時,陳嘉興有事給我打電話,我接電話的工夫,那個美女就從視線裡消失瞭。我馬上來到出口附近等她,一直等到顧客走完,超市關門,也沒再見到她。
  
  我大惑不解,難道她就地蒸發瞭?直到下班要上公交車瞭,我才似有所悟,急忙跑回超市,急咻咻地說:“壞瞭,她可能趁工作人員進冷庫上貨的間歇,溜進去偷東西時被關在裡面瞭。”陳嘉興一聽,臉色慘白,差一點跌坐在地上。我們跌跌撞撞地跑到冷庫門前,陳嘉興哆哆嗦嗦地打開冷庫的大鐵門,門剛打開,裡面立即跑出來一個人——正是那個偷東西的金發美女。
  
  她凍得臉色發紫,頭發和眉毛上全是白霜,怪嚇人的。陳嘉興把她請到經理室,雙手捧上熱咖啡。她暖和過來後,第一句話竟然是:“我要控告你們!”陳嘉興忙賠不是,點頭哈腰。她“憤怒”地說:“你們開冷庫的門,誤導顧客走進去。我要求你們賠償我的健康損失和精神損失。”後來,陳嘉興拿出瞭1000美元,遞過去:“小姐,真是對不起。”她眼睛一亮,一把將錢抓在手裡,然後大踏步走瞭出去。
  
  “東郭先生”放狼歸山
  
  2008年聖誕節前一天快下班時,超市裡人特別多。一下午,我就抓瞭4個小偷。快下班時,我看見一個孕婦,抱著一個兩歲左右的孩子從收款臺出來,她走得很快,根本不像個孕婦。我對她一下子產生瞭懷疑。
  
  我慢慢地跟著她,走出店門幾十米後,她停在一盞路燈下,放下懷裡的孩子,從肩上取下一個大挎包,伸手在衣服裡摸瞭半天,取出一個半圓形的包。她的肚子立刻癟瞭下去!她打開包,從裡面一件件往外拿罐頭、海鮮包裝,還有日用品,快要把挎包裝滿瞭。
  
  我快步走過去,說:“對不起,夫人!您偷瞭‘福運來’超市的商品,請跟我走。”
  
  她大吃一驚,有些慌亂地望著我。借著路燈,我猛然發現,這就是那個被關在冷庫裡的女賊!我看著她,冷笑道:“這回,您怎麼沒有進冷庫裡偷呢?”
  
  她大概知道無法抵賴瞭,因為她包裡的東西個個都有“福運來”的標識,而她根本沒有發票。愣瞭一會兒後,她突然號啕大哭起來!她一哭,立刻有好多人圍上來詢問,我告訴圍觀的人,她剛剛從超市裡偷瞭一包東西。她用哀求的語調說:“我剛來到紐約,沒有錢,沒有工作,孩子已經幾天沒吃東西瞭。我到超市裡拿點吃的,好給孩子過聖誕節。”
  
  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敘述,當場感動瞭觀眾,大傢你一言我一語地勸我放瞭她。這時,老板陳嘉興聞訊趕來,他小聲對我說:“這個女人挺不好惹,咱是做生意的,別惹閑氣。放她走吧。”我嘆瞭口氣,放她走瞭。
  
  抓住小偷倒被送進瞭警局
  
  2009年1月底的一天,那個金發美女裝扮成一個貴婦人。優雅地提著包。她換瞭一個暗黃色假發套,戴著一副大墨鏡。我註意到她在日用品貨架上拿瞭幾隻高級打火機,悄悄揣進衣袋裡,便向出口走來。
  
  當她走到收款口時,我認出瞭她。我心裡那個氣呀,你怎麼偷“福運來”偷上癮瞭!我大步走上前,說:“我們又見面瞭。”她鎮定異常,搖搖頭說:“先生,你一定認錯人瞭。請別擋住我的路!”我叉手站在她面前,說:“請把衣兜裡的幾隻打火機拿出來。”被我戳穿瞭老底兒,她並不尷尬,反而異常頑固:“我衣兜裡沒有打火機。”說著硬往外走。我來瞭氣,一把揪住她胳膊。另一隻手伸到她的衣兜裡,一下子摸到那幾隻打火機。我把打火機在她面前晃著,說:“你還抵賴?”萬萬沒想到,她突然彎下腰,雙手護住下身,尖聲叫瞭起來:“你非禮我!”然後居然掏出手機報瞭警。
  
  警察兩分鐘後就趕到瞭現場,要把我帶上警車。我說:“我是超市保安,她偷瞭超市裡的打火機。”警察說:“我們接到她的報警,告你人身侵犯,有猥褻女子行為。您所說的她的偷竊行為,我們並不能認定。因為打火機現在在你的手裡。”我無話可說,隻好上瞭警車。
  
  女兒請來的律師對我說,事情很嚴重,因為警察已調來瞭超市當時的錄像,在錄像上,隻有我彎下身將手伸向她的鏡頭,至於我從她衣兜裡掏出打火機,因為錄像上影像太小,根本反映不出來。也就是說,猥褻的證據存在,而偷竊的證據竟不存在。
  
  形勢對我極為不利,老伴急得病倒瞭,警察局要的10萬美元保釋金還沒有著落,我在羈押所裡真是度日如年。
  
  到底是天無絕人之路,膽小怕事的陳嘉興,這回還真幹瞭點大事。他想起平安夜那天,當我在街角捉住這個女賊時,馬路對過一傢中國飯館的張老板舉著攝像機拍攝瞭當時的情景。陳嘉興找到張老板,請他幫忙提供證據,張老板找出瞭那盒錄像帶。正義的天平,終於向我偏斜過來——檢察官認定我的猥褻罪名證據不足,無罪釋放。
  
  直到走出警察局,我才知道這個女賊叫莫妮卡。
  
  紐約見證中國刑警英雄本色
  
  我向陳嘉興建議,根據那盒錄像帶控告莫妮卡偷竊罪。陳嘉興說:“打官司費心又費力,弄不好,人傢反控我們挾嫌報復。”
  
  我咽不下這口氣,決心采取行動。一定要把這個女賊繩之以法。那麼,第一步是如何找到莫妮卡。根據經驗,莫妮卡這種慣犯大多有一種偷竊的癮,一般是不會自動罷手的。於是,我買來一隻假發套,化瞭裝,把自己打扮成七十多歲的老者。
  
  我每天吃完早飯,就帶著面包和水,在紐約的各個超市裡轉悠。2月23日那天,我終於在曼哈頓區一傢小型超市裡碰到瞭莫妮卡。不過,讓我大吃一驚的是,莫妮卡竟然是這傢超市的老板!原來,她那麼頻繁地偷東西,是為瞭給自己的超市“進貨”——偷超市開超市,真是天才構思!
  
  莫妮卡正在指揮一個雇員往貨架上擺東西。我慢慢地走進去,在貨架上翻看。果然不出所料,不少商品包裝上的不幹膠粘貼貼瞭兩層。我悄悄地撕開一個粘貼,裡面赫然露出“福運來”的標識。
  
  我立即報警,不一會兒,警察就趕來瞭。在莫妮卡驚恐的眼光下,我撕掉瞭一個又一個標識,揭露出這個慣偷一樁又一樁盜竊罪行。我摘下發套,帶著微笑對莫妮卡說:“你曾經把一個中國退休刑警送進警察局待瞭好幾天,而現在,你將被這個刑警送進監獄待上好幾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