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們輸給的是母親

  哥倫比亞最大的毒梟拉姆斯最近快氣瘋瞭。毒品接連被查獲,這不但使他損失瞭幾名得力的幹將,還失去瞭許多老主顧的信任。
  
  拉姆斯開始懷疑沿用瞭多年的運毒方式。拉姆斯的制毒工廠建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島上。名義上它是一處專供富翁休閑的療養勝地,實際上島下是一座規模龐大的毒品基地。拉姆斯用漁船將制毒原料運到島上,加工成冰毒後,再用漁船運往各地,銷售給當地的販毒黑幫。
  
  以前拉姆斯會讓手下將毒品塞進魚肚,偽裝一番後從海關蒙混過去。如今海關動用瞭先進的緝毒儀器,再用魚肚藏毒的話風險很大。後來拉姆斯嘗試過用人體藏毒、把毒品溶入牛奶、制成假藥片等方法運毒,效果都不好,損失更慘重。
  
  他忍不住沖手下大發雷霆。這時,拉姆斯的兒子向父親推薦瞭一個叫史密斯的人。
  
  “史密斯?他是幹什麼的?”拉姆斯壓下火氣問。兒子說:“他是個動物學教授,曾因走私罪被判瞭兩年刑。”
  
  兒子告訴拉姆斯,史密斯能用鴿子走私。他事先把走私品綁在鴿子身上,然後偷偷地放飛。這樣鴿子就會神不知鬼不覺地飛過邊境,將走私品帶到他指定的地點。由於從來沒有人懷疑過鴿子身上還有玄機,他從中大撈瞭一筆,後來由於妻子的揭發,他才落入法網。
  
  拉姆斯一聽,大感興趣,馬上把史密斯帶來。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拉姆斯答應史密斯,隻要他幫自己販毒,每成功一次就付給他毒資的百分之十作為酬勞。“可如果你失敗瞭,不但一個子兒都撈不到,我還要把你丟進海裡喂鯊魚。”拉姆斯兇狠地說。
  
  “放心,如果不是我老婆出賣我,我早已是億萬富翁瞭。”面對拉姆斯的威嚇,史密斯不以為然。但他提出,如用鴿子運毒,那必須要用半年的時間來訓練鴿子才行。“半年?”拉姆斯搖頭說不行。那些已付瞭定金的買主正等得心急,別說半年,再有半個月不給他們送去毒品,他們就會翻臉不認人。
  
  史密斯考慮瞭半天,提出可以用海鷗代替信鴿。他會在海鷗的中樞神經上植入一種遙控裝置,10天之內保證把毒品安全送給買主。拉姆斯聽後,馬上命人去捉海鷗。果然,海鷗比信鴿聽話,而且它們身上能綁更多更重的毒品,10天後買主滿意地收瞭貨。拉姆斯大喜過望,問史密斯怎麼辦到的。史密斯得意揚揚地說:“這全靠我設計的那套遙控裝置。那些帶有電磁脈沖的遙控裝置,一旦植入海鷗的中樞神經,它們就得乖乖聽我指揮。不然我一摁手裡的遙控器,它們的身體就會劇烈疼痛,異常痛苦。因此就算我下令讓它們自殺,它們也會毫不猶豫地一頭紮進海裡。”拉姆斯聽後,拍案叫絕。
  
  連續幾次用海鷗送貨成功後,拉姆斯的野心開始膨脹起來。他命令地下工廠夜以繼日地生產毒品,他要把以前的損失盡快地賺回來。這時,史密斯卻跑來告訴他海鷗出現瞭異常情況。
  
  拉姆斯來到海鷗籠前。隻見那些海鷗毛發雜亂,雙目赤紅,在籠子裡焦躁不安地亂撲騰,還不時發出淒慘的叫聲。拉姆斯問:“這些畜生出瞭什麼事?”史密斯說海鷗們到瞭產卵期,要飛回海島上產卵,孵化後代,因此性情變得十分焦躁。拉姆斯不假思索地說:“我明天要運一批價值一億美元的毒品。你必須讓這些海鷗安靜下來,乖乖地為我送貨。等做完瞭這趟生意,就把它們全部殺掉,另換一批雄海鷗。”史密斯還想說什麼,拉姆斯卻頭也不回地走瞭。
  
  第二天,海鷗們上路瞭。可不久,接貨地點的人就打來電話,說海鷗今天格外不聽話,隻在天空盤旋尖叫,卻不肯降落,他們無法取下毒品。那可是一億美元的毒品哪!拉姆斯不敢怠慢,與史密斯一起坐快艇趕到瞭接貨地點,果然發現海鷗們全部都盤旋在半空中,沒有一隻肯降落下來。“給我開槍打下來。”拉姆斯咆哮道。可槍聲一響,海鷗們全都驚慌而散。
  
  拉姆斯急瞭,一把拽過史密斯說:“快把這些畜生給我弄回來,不然我宰瞭你。”史密斯手忙腳亂地摁動手裡的遙控器。受到控制的海鷗又都飛瞭回來,可仍舊不肯降落。拉姆斯沖著史密斯吼道:“你不是說用遙控器可以讓海鷗乖乖聽話嗎?”
  
  史密斯無辜地辯解:“我說的全是真的。你看那些海鷗,雖然不肯降落,但它們的身體正在經受著折磨,可我不知道它們為什麼會如此堅強。”拉姆斯看見那些海鷗痛苦地抽搐著,可它們為什麼寧肯忍受巨大的痛苦,也不肯屈服呢?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空突然出現瞭一片烏雲,史密斯定睛一看,臉色都變瞭:“天哪!雌海鷗的慘叫引來瞭海鷗群。”不一會兒,遮天蔽日的海鷗群擁瞭過來,圍繞在拉姆斯一夥周圍,向他們發起進攻。
  
  拉姆斯與手下拔出槍,不停地射擊,可數不清的海鷗怎麼殺也殺不完。他們抱頭鼠竄,但成千上萬的海鷗堵住瞭他們的退路。不到10分鐘,這群人的身上、手臂上、臉上到處被海鷗啄得鮮血淋漓。拉姆斯慘叫著揪過嚇傻瞭的史密斯,用盡力氣大叫:“快,把這些海鷗趕走!”
  
  可史密斯早已自顧不暖。很快,拉姆斯與手下們便倒在海鷗的輪番攻擊下。拉姆斯臨死還喃喃自語:“想不到我……竟然輸給瞭這些海鷗……”
  
  史密斯的衣服被海鷗啄得七零八落,體無完膚。這時,他猛然想起一件事,不禁用最後的聲音說:“拉姆斯先生,我忘記瞭……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懷瞭孕的……海鷗,就算你砍斷它的翅膀,它也會義……義無反顧地爬回自己的巢穴生……生育後代,我們輸給的是母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