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意識的相會

  眼前的破屋讓我沒來由地感到恐懼,它在人跡罕至的山頭上,顯得神秘甚至詭異。然而,我必須強迫自己進去——因為,它是我最後的希望。
  
  抬手準備敲門,門卻自動開瞭。我倒吸一口氣,一個老頭,一張最普通的臉——似乎在哪兒見過,卻使我產生想逃的沖動:我似乎感覺不到這個人的存在!“進來吧。”嘶啞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老頭面無表情地領我走進他的世界。看似很小的屋子卻容下瞭一臺龐大而雜亂的機器,線路時隱時現,鍵鈕指示燈讓人眼花繚亂,機器正中有一副巨大的屏幕。他讓我坐下:“說吧,你來的目的。”
  
  我結結巴巴地開口:“我,我想找一位朋友,可用盡各種辦法都,都找不到。有人告訴我,到您,您這兒試試。”
  
  “有人?”他眉頭一皺。
  
  “是名老科學傢。”我連忙補充。他舒瞭口氣:“你要找的是個女孩嗎?”我一愣:“是的。”“叫花兒嗎?”我更加驚訝,這老頭真神啦!
  
  老頭一揮手:“她在這兒。”
  
  “真的?我要見她!”抬頭看他,那雙凹陷的眼睛深得讓人猜不透,“她在哪兒?”“看吧。”老頭起身打開瞭機器,一陣“噼啪”聲後,屏幕上顯出一張臉,那熟悉的略帶羞澀的笑。我大叫一聲從椅子上彈瞭起來:“花兒!你在哪兒?”
  
  花兒看瞭老頭一眼,老頭微微點頭。
  
  “我在這臺機器裡。”
  
  我張大嘴,愕然至極:“在機器裡?別開玩笑瞭。到底是咋回事?”我激動地抓住老頭。
  
  他輕輕一笑,笑得讓我悚然。“試試看吧。”他把我的手放在機器上的一個小盒子裡後,按下瞭一個藍色鍵。如遭電擊一般,我昏瞭過去。
  
  睜開眼時,我發現花兒就在我的身邊。“花兒!”我又驚又喜,一把抱住她,卻像抱住一團空氣。我背脊發涼,打著寒戰。
  
  她嘻嘻一笑:“不用怕,你現在也是這樣啊。我們現在都是‘意識’。”
  
  “意識?”我不解。
  
  “是的,就是肉體死後人的思維。”
  
  “死後?思維?”我完全迷惑瞭。
  
  “知道吉姆教授嗎?”
  
  “吉姆?那個瘋子!”我失聲叫出來。
  
  “不,寶貝,他不是瘋子,隻是人們不理解他罷瞭。他認為人死瞭,思維卻不會死,思維將以看不見的電磁波的形式存在。吉姆教授認為隻要有合適的磁場,那意識——這個電磁波就會被吸引過來。”
  
  原來這臺機器就是一個磁場,而我現在就在這個機器裡!難道我和花兒一樣——也死瞭?
  
  “哦,寶貝,你別胡思亂想呀,你隻是處於假死狀態,和我不一樣。”花兒又說,“寶貝,知道你在找我,我真的很高興。你的時間快到瞭,再見,寶貝!”花兒化作一團銀色的光飄走瞭。
  
  “花兒——”
  
  “醒瞭嗎?”再睜開眼,我又回到現實中,仍舊坐在椅子上。看看自己,再看看周圍,難道是一個夢?“那不是夢,你的確見到瞭你那位朋友,也可以說是她的思維。”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恐懼。“那您,到底是誰?”我的好奇心更強瞭。
  
  “我是誰,你一會就知道瞭。你先聽我說吧,你們所說的‘瘋子吉姆’已經死瞭。”
  
  “死瞭?”我叫瞭出來。
  
  “他被稱作瘋子,可他是天才,一個瞭不起的天才!他把所有心血都花在這臺機器上。當機器做好後,他就死瞭,但這臺機器證實瞭他的猜想是正確的。人死瞭,但意識永生。這並非神話中才有。吉姆從青年時代就開始研究,他發現人體死後意識是以電磁波形式出現的,可幾乎所有的人都對此質疑。隻有一名老科學傢支持他的想法。吉姆又做瞭許多試驗證明這一點,他成功瞭;用一種特殊的方式測出瞭來自遙遠空間的磁力。但人們依然不承認他的觀點,吉姆失望之餘就來到這裡繼續他的試驗。他封閉瞭自己。他發現瞭電磁波——思維的存在形式之後,又用瞭13年的時間造出瞭一個異度的磁場空間——這臺機器,這兒就是《聖經》中的天堂,思維在這兒生存,發展,永不消失。隻可惜這個磁場還是太小瞭一些,弱瞭一些,隻有電磁波強的意識才能被吸入其內。很幸運,你的朋友就是一個。當磁場空間運轉到一個角度的時候,它就能通過一個媒介與人類世界交流,這個媒介就是人類所做的夢。”老頭說到這裡歇瞭歇。
  
  我一臉的驚訝、迷惑,無法一下子接受那麼多。但他所說的吉姆的發現,我確實是曾聽說過一點。
  
  “吉姆臨死前,試圖把自己的意識第一個送進異度空間,他成功瞭,也失敗瞭。他將機器開啟,卻不小心同時按住瞭藍、黃兩鍵。黃鍵具有消除電磁波的功能。所幸的是,他的意識隻被銷毀瞭1/3,不完整的意識是不能永遠在異度空間裡生存發展的,這決定瞭吉姆每年必須有1/3的時間是在人世間——既不以肉體的身份,也不以意識的身份,可以說,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忍不住問道:“您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他不耐煩地打斷我:“聽我說完。吉姆在造這臺機器時隻考慮到建一個特殊的磁場‘收集’人的意識,卻沒想到整個人世間的磁信息被吸引出來,這就是我知道你的來歷的原因。”
  
  “您,難道您……”
  
  老頭嘆瞭一口氣,走到機器旁,按下瞭藍色的鍵:“是的,我就是吉姆,也是他的思維。現在時間快到瞭,我要回去瞭。”他頓瞭一下,滿懷希望地問我,“你相信我的話嗎?”
  
  我的理智還不能消化完這一切,但經歷的一切卻證實瞭他的每一句話。我困難地點點頭:“我——相信。”
  
  老頭——吉姆的意識笑瞭,卸下他的顧慮,也抹去瞭我僅剩的懷疑。“謝謝你。期待下次與你見面。祝好運。”就在我面前,他就帶著這樣真誠的笑,逐漸消失瞭。我呆在原處,屋裡一片寂靜,隻有龐大的機器在響,顯示燈閃爍著。是夢?還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