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卡梅隆:瘋狂的“卡神”,精彩的夢想

  美國時間2010年1月17日,素有“奧斯卡風向標”之稱的第67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典禮在洛杉磯舉行。由詹姆斯·卡梅隆執導的電影《阿凡達》毫無懸念地摘得最佳影片的桂冠,詹姆斯·卡梅隆也憑借該片贏得最佳導演獎。
  
  從《異形》到《終結者》,從《真實的謊言》到《泰坦尼克號》,詹姆斯·卡梅隆的每一部制作,帶給大傢的都是無比的震撼。甚至可以說,中國人理解“大片”的概念,就是從1995年引進《真實的謊言》開始的。而他的很多拍攝手法。也在不同程度上影響瞭不少中國導演。尤其是卡梅隆的史詩般的巨作《阿凡達》,再一次被世人矚目,面對這一切,卡梅隆表示,他隻是一個追夢人,隻是用最尖端的技術追逐年少時頭腦中便存在的夢想。
  
  逃離校園,成為電影人
  
  很多人都喜歡提及卡梅隆曾是卡車司機的經歷,這顯示出他其實挺平凡,不是一出生就是讓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才怪胎。但是他那時,會不會總是抱怨油門“不給勁”?因為他是一個那麼喜歡沖向前方的人,大嗓門咆哮著,尖銳的臉像個不可擋的利器,就算當上瞭電影導演,他也還是喜歡這一套,突然地一加速,電影史就甩在瞭身後。現在,盡管他已經被奉為“卡神”,但他其實也還是人世間的一位凡夫俗子。
  
  1954年8月16日,詹姆斯·卡梅隆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個中產階級傢庭’,父親是電氣工程師,母親是藝術傢,這似乎註定他一生下來就具有工程和藝術兩方面的才華。少年時的詹姆斯·卡梅隆曾和母親學習過多年的繪畫,並在傢鄉舉辦過畫展,14歲時,他看到大師斯坦利·庫佈裡克的《2001太空漫遊》,在電影院裡連續看瞭十遍之多,從此在他心靈中萌發瞭制作電影的願望,他開始用父親的8毫米攝影機拍攝一些簡陋的影片。
  
  中學畢業以後,詹姆斯·卡梅隆被一所大學的物理系錄取,但他很快就對大學的課程感到失望。跑出校園闖蕩社會。他幹過機械修理工,給別人開過大卡車。1977年,看瞭喬治·盧卡斯的經典科幻影片《星球大戰》後,詹姆斯·卡梅隆激動地意識到這就是他想要創造的東西並確立瞭自己的人生方向,從未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他開始到處尋找機會成為電影人。
  
  他的才華很快就得到瞭好萊塢制片人羅傑·卡曼的賞識,從羅傑·卡曼那裡他得到瞭人生第一份電影方面的工作——為卡曼工作室1980年的影片《星空大戰》制作特技模型,第二年他就升職為這個工作室的另一部影片《恐怖星系》的第二小組導演和電影制作設計師。因此,在詹姆斯·卡梅隆的電影裡,卓越的特技制作不但總是創造出令人目瞪口呆、熱血沸騰的視覺效果,而且能夠和情節自然地融為一體,絲毫沒有生硬和炫耀的感覺。自此,卡梅隆成為瞭電影圈中一個極富藝術傢氣質的科技工作者。“3D隻是令我順手的工具而已”
  
  盡管這些年來卡梅隆埋頭於各種機器零件,但他顯然不想被封為“技術派”,他甚至希望人們忘記這些。接受采訪時,他剛剛說出幾個專業詞語,諸如“3D虛擬影像擷取攝影系統”、“表情捕捉”之後,便自覺其枯燥而連連道歉:“我希望人們遺忘技術,就像你在電影院看到的不是銀幕而是影像一樣,一切技術的目的都是讓它本身消失不見。3D不是《阿凡達》的一切,3D就是想讓銀幕消失得更加徹底,讓生活在三維空間裡的人們也能夠在電影院裡回歸到三維的立體感當中,把沉迷於電腦、電視的觀眾拽到電影院去。”
  
  卡梅隆也提醒電影導演不要陷入技術的誤區,他說沒有故事,就沒有呈現,技術不神秘,不要讓它控制自己。因此,與“科幻巨作”這個頭銜相比,卡梅隆寧可讓《阿凡達》被稱為愛情片。
  
  “如果你現在再去拍《泰坦尼克號》,會有什麼不同嗎?”卡梅隆舒瞭口氣:“我肯定不會再造一座750英尺長的船模瞭,隻要在大的計算機成像片場裡造一座小一點的就夠用瞭。我也不會為瞭等一個完美的日落場景花上七天時間,我們現在可以在綠幕前隨心所欲地做出世界上最好看的落日。”
  
  “你嚇不倒我因為我是在為卡梅隆工作”
  
  1981年,卡梅隆執導瞭自己的第一部作品《食人魚2:繁殖》,不過這次拍攝並不愉快,他在片場更像是雜役。片方對這個年輕導演極為輕視,甚至不讓他參與剪輯,氣憤的卡梅隆用一張信用卡撬開瞭工作室的門,設法學會瞭使用意大利的剪輯機,用幾個星期剪輯瞭整部片子。卡梅隆從此下決心不再為任何人賣命,一定要制作自己的電影。
  
  也許是對電影過多苛刻的要求,詹姆新·卡梅隆總想把自己的電影表現得趨於完美,這就使得他在片場獲得瞭苛求、專橫的“暴君”稱號,就連當年拍攝《泰坦尼克號》的男主角裡奧那多·迪卡普力奧都多次聲稱自己快要受不瞭瞭:“他簡直就是一個魔鬼,為瞭一個有可能會通不過審查的鏡頭,我們就要泡在海水裡一整天。”
  
  卡梅隆曾在工作室奪過特效師的筆,親自繪制道具手稿。他曾威脅《泰坦尼克號》的制片人,要是不讓他按他的預算和想法拍某場戲就立即自殺;在拍攝《深淵》時,卡梅隆讓女主演一直待在水下,以至於差點把她活活淹死,而男主角——硬漢子艾德·哈裡斯由於無法忍受卡梅隆帶來的壓力,在回傢的路上曾忍不住失聲痛哭。
  
  但是,也有跟卡梅隆合作過的演員對他追求完美的性格表示贊賞的。“像‘不行’、‘不可能’,‘辦不到’這樣的字眼,對卡梅隆來說,都是借口。這麼多年的從業經歷、外界的質疑都是成就他今日電影帝國的基礎。”與卡梅隆有多年交情的演員比爾·帕克斯頓說。好萊塢老牌女星西格妮·韋弗則如此評價卡梅隆:“在拍片時,他的確希望拿我們的生命和肢體去冒險,但他也毫不介意拿自己的去冒險。”
  
  還有一些人為卡梅隆的才華所傾倒,追隨他多年,成為其固定合作夥伴。他們甚至敢於在T恤上印上這樣的話:“你嚇不倒我,因為我是在為卡梅隆工作。”
  
  卡梅隆拍《泰坦尼克號》的想法曾讓不少人等著看熱鬧,拍攝過程中難以想象的種種困難,使他到瞭崩潰的邊緣,但他仍然堅持,並且喊出瞭“‘泰坦尼克號’可沉,《泰坦尼克號》不可沉!”影片終於票房和奧斯卡獎雙雙大豐收,頒獎晚會上,卡梅隆近乎瘋狂地舉起小金人,大聲說出片中的著名臺詞:“我是世界之王!”卡梅隆也由此被影迷封為“卡神”。
  
  花錢如流水,掙錢如水流
  
  在好萊塢同行看來,卡梅隆是一個偏執狂和燒錢的機器。1991年,他拍攝《終結者2》,向自己的制片人前妻吉爾·安妮·赫德開出瞭一億美元的預算,該片也是當時最貴的一部影片。當然,和兩人前一次合作《終結者1》聯手創造瞭票房奇跡一樣,當時已經離婚的赫德選擇瞭給前夫加註,最終全球5。2億美元的票房成績讓投資商大賺特賺,也讓詹姆斯·卡梅隆的燒錢之旅一發不可收拾:1994年,他拍《真實的謊言》花掉瞭1。15億,掙進3。79億票房,1997年。他放手大幹,《泰坦尼克號》是他繼《終結者2》後再次打造的當時史上最貴電影——2億預算。
  
  這一次《阿凡達》,又是電影史上最貴的,5億美金(3。5億美金制作費用。1。5億宣傳發行費用)的預算是卡梅隆第三度向自己創造的奢侈紀錄發起挑戰。
  
  當他把這個項目提給福克斯公司時,福克斯公司的管理人員直接將項目計劃書報呈瞭母公司新聞集團,新聞集團主席娛樂大鱷默多克這次也皺眉瞭,這個風險實在吃不消啊。一旦票房失利,福克斯還能不關門大吉?對整個業界。也將是一次大災難。於是他想到瞭借助外力,分散風險的辦法,找來瞭眾多互聯網風險投資商,人人分一杯羹湯……
  
  最令人佩服的是,為瞭打造這個世界,科幻迷卡梅隆用瞭10多年時間醞釀。拍電影之前,他甚至先寫就瞭一本350頁厚的潘多拉百科全書,計算瞭假想中的潘多拉星球的大氣密度和重力,從而推估出星球上可能會出現的物種形態。據卡梅隆所講,光找《阿凡達》中動植物、人物角色等素材模型,就花瞭兩年時間。
  
  在談到這部影片票房如果失敗將會否使他的職業生涯過早結束時,卡梅隆把它當成瞭一則笑話一筆帶過,甚至狂妄地說:“不去冒險才是最危險的事情。”而至於自己的拍片燒錢風格,卡梅隆表示,“砸金”不是因為他承襲瞭“好萊塢模式”。他說他就是喜歡用夢幻般的效果引發觀眾的共鳴,而且,“這個過程是建立在我的思索、我對世界的理解之上的,花錢用好技術拍一個好創意是值得的,花得越多,給觀眾帶來的樂趣和視覺享受就越大。如果你的夢足夠精彩,那這絕對是一筆好買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