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用石油殺死一個國傢

  伊朗大選前後,反對派領袖穆薩維的支持者用綠色的旗幟、標語、衣裝表達著他們對內賈德的反感和憤怒。素來成為口無遮攔的內賈德攻擊目標的西方各國,對這些“綠衫軍”也表達瞭無限的同情與支持,美國媒體甚至用“綠色革命”一詞來形容伊朗的動蕩局勢。而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國也在開始一場“綠色革命”,美國的經濟學傢更是為扼殺內賈德政權而出謀劃策、登高一呼:用石油!
  
  石油與核問題,一直是伊朗的兩張王牌,伊朗的石油出口在歐佩克中僅次於沙特,石油出口收入占到伊朗外匯收入的八成。據估計,伊朗的石油還可以開采70年。這是伊朗的立國命脈,也是內賈德敢於叫板西方的底氣之源,這一點,內賈德、查韋斯和普京有著共同的心理基礎我有石油我怕誰?
  
  美國人依賴石油的程度,甚於依賴政府,美國本土的石油開采被嚴格限制,甚至為瞭石油在中東地區數次踏入戰火,為瞭石油鋌而走險把薩達姆從地洞裡拉出來,然後又從伊拉克“不帶走一片雲彩”地撤軍。但是為瞭維護石油來源安全,美國人付出的代價太大瞭,所以奧巴馬在競選時就提出,加大新能源研發投入,盡量擺脫“石油依賴癥”。
  
  減輕石油依賴的程度可以讓美國在中東與波斯灣地區的外交中不再“投鼠忌器”,不用再擔心發生像中東戰爭時期,阿拉伯產油國石油禁運導致美國出現的經濟危機。美國想要收服伊朗,就先要改掉自己“喝油成癮”的問題。
  
  用石油來殺死一個國傢,這並非聳人聽聞,蘇聯很可能就是倒在瞭油價急跌的圖標之上的。20世紀70年代,相對較高的油價走勢給瞭蘇聯發展軍備競賽的經濟基礎,美國人對這一點看得更清楚,隨後便采取瞭行動。
  
  1986年5月,美國中央情報局一份以“蘇聯面對外匯短缺困境”為標題的秘密報告稱:“在能源價格不振、石油產量走下坡和美元弱勢的處境下,蘇聯購買西方技術、農產品和工業原材料的能力大減。”該報告還引用“油價下降每一美元可引起蘇聯年收入減少5億~10億美元”的事實,估計蘇聯因油價下跌而每年少收入130億美元。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溫伯格後來接受采訪時說,“我們向沙特阿拉伯供應武器的原因之一,是要它壓低油價。”
  
  曾大肆鼓吹“休克療法”的俄羅斯前副總理蓋達爾在2006年一個演講中說“蘇聯大廈崩塌的時間其實應該追溯到1985年9月13日那天,沙特石油部長宣佈停止油價控制,實行市場定價。在隨後的六個月裡,沙特的產油量提高瞭四倍,油價也幾乎下跌瞭四倍,蘇聯每年因此損失近200億美元。蘇聯損失不起那麼多。”在一個傢長脾氣剛烈、負債累累的傢庭中,爭吵與分傢在所難免,直至蘇聯這個國傢的消失,一切便都在情理之中瞭。
  
  用石油殺死一個國傢分幾步?先克己,再攻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