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現在是推理時間

  目前,推理小說迷正以幾何級數增長,美國的邁克爾-康奈利、艾勒裡·奎恩、勞倫斯·佈洛克,法國的喬治·西默農,瑞典的馬伊·舍瓦爾和佩爾·瓦勒……各種知名不知名的偵探小說中譯本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共同掀起瞭一股聲勢浩大的偵探出版熱潮。推理小說突然大熱,粉絲們不僅讀,還要在“殺人遊戲”、“三國殺”這樣的推理益智遊戲中絞盡腦汁,互相猜疑,大呼過癮。
  
  日本新本格派的天王
  
  自江戶川亂步創立本格派推理之後,東瀛日本的偵探推理小說寫作就以其獨特的風格獨步武林,如今,本格派的時代正在被新本格派所取代,其中,兩位新本格派的天王級人物自然成為國內出版社熱搶的香餑餑。
  
  島田莊司,被譽為日本推理小說之神,新本格派導師,天馬行空的寫作風格從他給他筆下的主人公起的名字“禦手洗潔”中就可以看得出來。“禦手洗”在日語中多少有些不雅,意思是“洗手間”,“禦手洗潔”翻成中文就是“把洗手間打掃幹凈”。
  
  大膽,當然不止於偵探的名字。從他的成名作《占星術殺人事件》開始,一個個巨大華麗的謎團就開始挑戰讀者的智力,1992年的小說《眩暈》中出現瞭被切成兩半的屍體重新復活的情節,而在《禦手洗潔的問候》中,則出現瞭一具會奔跑的男屍,島田自己總結說:“總而言之,就是要在故事的前半部分把讀者誘導入不可思議的事件當中,作傢必須把這樣的作業先完成,才能開始動手執筆。而且,接下來說明現象發生的理由時,必須能夠賦予說明文字以驚嘆力及說服力。”
  
  與島田莊司一樣,東野圭吾可以算是日本最受追捧的推理小說傢之一。這種熱度來源於小說本身的魅力,也離不開日劇的推波助瀾。自從1986年富士電視臺改編瞭他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的《放學後》,至今,他有19部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劇。
  
  這位以清新流暢的校園推理起傢的小說傢現在風光無限,但是他剛出道的時候也不是一帆風順。自《放學後》得獎後,整整十年,他的許多小說都入圍瞭直木獎、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等獎項,卻總是鎩羽而歸,銷售方面也難有起色。他談起那段痛苦的歲月,隻是一再強調自己能繼續寫作下去,完全出於一種毅力和寫作的慣性。為瞭生活下去,東野什麼都寫,古典、懸疑、科幻、社會,什麼樣的題材他都敢嘗試,這就形成瞭他題材豐富絢麗的寫作風格,再加上日劇帥哥美女的視覺沖擊力,東野圭吾進入21世紀後榮登天王寶座,也就在情理之中瞭。
  
  阿加莎:隻有聖經才能賣過她
  
  誰能超越柯南道爾?阿加莎·克裡斯蒂可能是最有資格拍胸脯的一位。迄今為止,克裡斯蒂的小說在全球銷出十多億冊,人們驚嘆:隻有《聖經》才能賣過她。
  
  阿加莎·克裡斯蒂,人們親切地稱她為阿婆,阿婆當然不是一出生就“老”奸巨猾,她也有年輕的時候。最早的時候,她的人生夢想是成為一位歌手,阿婆唯一的外孫馬修·普利切特對記者說:“她太害羞瞭,性格比較內向,她不敢在公開場合演唱。”
  
  世間少瞭一名歌手,多瞭一位偵探小說女王。她筆下的偵探——一個是身材矮胖、留著黑色胡子的比利時人赫爾克裡·波洛,一個是身材矮小、卻十分可愛的老太太馬普爾——料事如神,總能在迷宮般的迷案中找到蛛絲馬跡並一舉鎖定真兇。偵探推理小說的寫作對於她來說是小菜一碟,她從來也不會感到才思枯竭。她寫一部20萬字的小說,隻用兩個月時間。她喜歡躺在浴缸裡邊吃蘋果邊構思小說,一旦構思成熟,落筆飛快。
  
  當她第一次從麥琪姐姐那裡聽到柯南道爾的《藍紅寶石》時,她立即為福爾摩斯和華生醫生的友誼及智慧所傾倒瞭。對聰明過人的克裡斯蒂來說,這種文體的秘密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以突破。她認識到一些成功的關鍵,比如,謀殺最好是發生在傢庭內部,比如故事中的人物得寫得模棱兩可。既像是罪犯,又由於某種原因使人感到不像罪犯,不可能有此罪行,盡管真相大白的時候,讀者驚訝地發現,這件事居然的確是他/她所為,這就是克裡斯蒂獲得成功的秘密法寶。
  
  “我覺得能讓外婆的小說和現代結合是很重要的。”普利切特說,“比如說遊戲和互聯網,一定要讓年輕人喜歡它們。”阿婆的小說已數次被改編成電影——比如著名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和《尼羅河上的慘案》,每一次都能掀起一陣“阿婆熱”,在中國上映時也是盛況空前,不過,普利切特說:“小說,才是她的靈魂,是最重要的。”
  
  硬漢派的巔峰
  
  提到偵探推理小說,不得不提其中一個重要的流派:硬漢派。提到硬漢派,又不能不提一代大師勞倫斯·佈洛克。
  
  紐約,有八百萬人口,有八百萬個故事,有八百萬種死法。1938年,勞倫斯·佈洛克出生於紐約邊上的水牛城,從此,這座城市就成瞭他筆下那些殺人越貨的案發之地,他在他的文學世界中制造事端,然後一一破解,於是,死亡也有瞭詩意。
  
  如今,他被認為是健在的偵探小說傢中最偉大的一位。三次愛倫坡獎,四次夏姆斯獎,兩次馬耳他之鷹獎,1994年獲愛倫-坡終身大師獎,這些獎項就已經說明瞭一切。迄今為止他已經寫出瞭16部作品,幾乎每一部都被公認為是傑作。在他高產而漫長的寫作生涯中,他創造瞭許多為人們所熟知、但性格迥異的主角。其中,佈洛克傾註最大熱情的就是馬修·斯卡德系列,這是他的高峰期作品,也是他的小說中最黑暗的作品,這些系列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個逐漸找到自我的酒鬼。這裡有富豪、深夜酒吧、夜總會和娛樂場所,在這腐爛的城市中,私人偵探馬修·斯卡德在紐約這座城市中遊走,竭盡全力去揪出那個罪大惡極的人。
  
  佈洛克關註人,也關註城市。城市光鮮亮麗的表層之下隱藏著的種種黑暗、罪惡、瘋狂、迷惘,都會激發佈洛克的想象力,幻想出一個又一個驚險故事。
  
  另一位硬漢派偵探小說的巔峰是1959年就去世瞭的雷蒙德·錢德勒。在錢德勒的小說中,一個孤獨的男主角,在錯綜復雜的案情中找尋著兇手,他隨時可能遭到一顆罪惡的子彈的襲擊,但是他必須沉著冷靜,在迷霧中找到光明的線索。
  
  1932年,錢德勒因酗酒而被他所任職的油料公司解雇,這卻使得他因禍得福。第二年12月,他的第一個短篇小說《勒索者不開槍》在廉價雜志《黑面具》上發表後,錢德勒名聲大噪。到他去世,錢德勒留下瞭七部長篇,一改之前以案件懸疑為賣點的偵探小說潮流。他以人物性格為主展開情節,塑造瞭一個有血有肉的硬漢角色:偵探馬洛。
  
  在很大程度上,錢德勒對後世的影響也體現在電影方面。他的大部分作品(比如他的代表作《長眠不醒》、《再見,吾愛》和《漫長的告別》)都改編成瞭電影。歐洲的新浪潮導演身上有著錢德勒的影子,戈達爾的《斷瞭氣》和特呂弗的《槍擊鋼琴師》中的那種陰冷感覺,都可以追溯到錢德勒的黑色風格。
  
  附:推理小說二十法則
  
  1920年,美國作傢兼評論傢范·達因創作瞭紅極一時的推理小說名偵探——菲洛·凡斯系列故事,從此影響瞭美國推理文壇。並對後世推理小說的創作產生瞭深遠影響。下面是他總結的創作法則:
  
  必須明確、公正地將所有線索呈現給偵探與讀者。
  
  除瞭兇手的詭計,不得用寫作手法誤導讀者。
  
  故事中不能摻有戀愛成分。
  
  偵探和兇手不能是同一人。
  
  必須經由合理的推理緝兇。
  
  偵探為瞭破案就必須要有探案的行為。
  
  必須要有命案來引發讀者的正義感。
  
  不得用占卜等超能力來緝兇。
  
  一部作品裡,隻能有一個主要的偵探。
  
  兇手必須要有相當的戲分。
  
  兇手不得是奴仆之輩。
  
  雖然可以有幫兇,但隻該塑造一個主要的兇手。
  
  兇手不得以大型犯罪組織為後臺。
  
  不得以尚不存在的手法行兇。
  
  必須貫徹唯一的真相,並為此提供讀者線索。
  
  不宜使用太過華麗的文采。
  
  兇手不得是有案底的慣犯。
  
  不應以兇手自殺或意外死亡收場。
  
  兇手應該有屬於自己的犯罪動機。
  
  以下手法太過常見,請務必避免使用:兇案現場發現煙蒂,所以兇手應該是癮君子t以各種手段脅迫兇手自白-制作假指紋。用替身制造不在場的證明。(被害人的)狗不吠表示兇手是熟人,兇手是雙胞胎(之一),使用瞬間致死的毒藥;兇案現場在警方來到時才變成密室,問案時,通過嫌疑犯的反應來緝兇,結案之前,偵探破解暗號(死前留言)找出兇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