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烏龜背著重重的殼

  白皮縣是個窮縣,縣令趙德柱到任已數月,可是什麼油水都沒撈到,心裡好不失落。這天晚上,趙縣令正在房間裡唉聲嘆氣,就聽見靠墻角的地方“”的似有動靜,蹲下身子一看,發現是一隻烏龜。
  
  他心裡一喜:白皮縣這個兔子都不拉屎的窮地方,弄得自己三個月都沒有聞到肉香,這隻烏龜倒是燉湯的好料啊!想著想著,便伸手去抓。
  
  誰知這烏龜爬得倒挺快的,三下兩下就不見瞭蹤影。
  
  他覺得很奇怪,仔細一看,原來墻腳有個洞,那烏龜已經從洞裡爬出去瞭。
  
  不過,讓他大吃一驚的是,洞旁邊怎麼有幾粒亮晶晶的東西?拿起來一看,嚇瞭一大跳:這不是金豆嗎?他趕緊立起身來,跑出去追,可那烏龜早不見瞭,屋墻後面就是河,估計是跳進河裡瞭。
  
  趙縣令小心翼翼地把這幾粒金豆捧在手上,心裡不禁樂開瞭花:哈哈,老天可憐我,給我送金子來啦!從此,沒事兒他就盯著墻角看,再不就到屋後河邊去瞧。
  
  這天,他剛來到屋後,就看到那隻烏龜正沿著河邊慢慢在爬,一看到有人來,眨眼就沒瞭影,大概又跳進河裡瞭。
  
  趙縣令也不管它去瞭哪裡,隻是在河邊三番五次地找,果然在它爬過的地方,又發現瞭兩粒金豆。敢情這是一隻會屙金豆的烏龜?
  
  趙縣令將金豆撿起來,從此幾乎天天晚上都在這守著。可讓他失望的是,那烏龜卻再也沒有出現。
  
  這天一大早,趙縣令正站在河邊發呆,隻見縣衙裡的師爺一步三搖地走過來,笑道:“您不會也像前幾任縣太爺一樣,來這釣魚吧?這河裡的魚很難釣的。”
  
  趙縣令驚問:“您是說,以前他們常在這裡釣魚?”
  
  師爺點點頭:“是啊,我就奇怪,怎麼你們縣太爺都有這愛好?”
  
  趙縣令一聽,嘴上沒吱聲,心裡卻暗笑:是你師爺不知實情啊,以前的縣令哪裡是在釣魚,敢情都是在釣那隻會屙金豆的烏龜!呵呵,這隻金龜沒讓他們釣成,看來是老天爺存心留給我的瞭!
  
  於是第二天,他讓人找來竹竿和漁線,就坐在河邊下釣,也不準別人來看,說是想一個人清靜些,其實是怕人傢知道瞭秘密,把金龜搶瞭去。
  
  就這樣,一連數天,趙縣令索性連公堂也不上瞭,天天坐在河邊急著要釣金龜,可就是一直不見動靜,偶爾漁竿有些拉動,一收線,釣上來的卻是拇指大的小魚。他氣得簡直要吐血!走吧,舍不得;繼續釣吧,還不知要釣多久。就在幾乎絕望的時候,突然,他手裡的漁竿被狠狠地拉瞭一下,他急忙提竿,隻覺得手裡一沉,接著一團黑乎乎的東西被提上瞭水面。啊,是一隻大烏龜,正是那隻金龜哩!
  
  趙縣令大喜。這時,他就覺得有一股力順著漁竿在使勁扯他,他想松手,但來不及瞭,人一下就被扯進瞭河裡。
  
  趙縣令有些水性,掉進河裡並不慌張,仍舊握著漁竿不肯放手,隻希望能夠將金龜拖上岸去。
  
  可誰知漁竿那頭的力卻越來越大,一直將他拖到瞭河心,他這才覺得有些異常:
  
  一隻烏龜,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會不會是個怪物呢?一想到怪物,趙縣令就害怕起來,急忙放開漁竿,想遊回岸上,可那漁竿卻偏偏像黏在他手上似的,甩也甩不開。
  
  趙縣令想喊救命,那漁竿突然往下一沉,他還沒來得及喊出口,人就被拖到瞭水底。
  
  趙縣令心裡一沉,睜開眼睛,隻見水下的景物異常清晰,可是他往自己身上一看,卻不禁嚇呆瞭:
  
  自己的兩隻手,已經變成瞭烏龜的一雙前腳瞭;
  
  自己的身上,竟然背著厚厚的龜殼;
  
  那根漁竿,不知何時竟變成瞭一根細細的漁線,正纏在自己那雙“龜腳”上。
  
  趙縣令又害怕又著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沒一會兒,趙縣令又被拖出瞭水面,有隻大手將他輕輕一抓,嚷道:“幸好這一任縣令是個貪官,要不我就得等好幾年瞭。”
  
  趙縣令抬頭一看,抓他的人竟然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他驚聲叫道:“你是誰?”那人“呵呵”一笑,說:“我是你的上一任縣令,我也是被我的前任縣令變成烏龜的。唉!都怪我貪財,這才被引入水中,當瞭這麼多年的烏龜。今天你來瞭,我終於能回去瞭。告訴你,你現在已經成瞭一隻會屙金豆的烏龜瞭,以後就安安心心地呆在這裡吧!”
  
  趙縣令嚇壞瞭,哀求道:“你放過我吧!我傢還有老小,他們都得靠我養活呢!”
  
  這時候,他真恨不得讓自己跪下身來,可是他的身子現在縮在龜殼裡,哪裡還跪得下來?
  
  那前任哈哈大笑:“我既然以你的身份回去,自然會對衙門盡責,這你放心。告訴你,回去以後,我這輩子不會再貪瞭,你就老老實實等下一任再來換你吧!”
  
  前任說完,站起來就往岸上走。誰知走瞭兩步,身子一個趔趄,又跌瞭下去。趙縣令此時對他真是恨之入骨,於是撲上去張開大嘴就是一口。
  
  前任痛得大叫,想甩開趙縣令,可趙縣令哪肯放松。
  
  正在此時,趙縣令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子又變回來瞭,而那個前任又變成瞭烏龜。
  
  前任氣得大叫起來:“哼,我等瞭這麼多年,才等來一個貪官,我一定要換你的身子出去。”眼看前任烏龜齜牙咧嘴的又要向自己咬來,趙縣令急忙用力一甩,將它丟入水裡,自己火燒屁股般迅速爬上岸來。
  
  前任浮出水面,拼命大叫:“你跑不瞭,你讓我沒法回到世上,我這輩子就跟定你瞭,隻要你還貪財,我就非把你換掉不可!”
  
  趙縣令一聽,哪還敢在河邊停留,連滾帶爬回傢裡,一時急火攻心,暈瞭過去……
  
  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傢裡人全圍在身邊呢,問他為何一身水跑回傢,他哪敢將事情說出來,隻是在心裡對自己說:我再也不要什麼金豆、銀豆瞭,我寧可做一介窮縣令,也比做那縮頭烏龜強!
  
  第二天,趙縣令就上瞭大堂,定下清規戒律,認真做事,清白做人。
  
  離縣衙門不遠有一戶人傢,一個老頭看著趙縣令大堂內外忙碌的身影,笑瞭。不錯,這老頭正是師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