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忘瞭你的好

  舅媽老瞭,今年七十六,腿腳不再靈便,沒事的時候,就搬個躺椅,瞇起眼,歪在麥秸垛前曬太陽,像隻垂垂老矣的貓。
  
  常有人背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來看她“胡大夫,曬太陽啊?”
  
  聽到聲音,舅媽慢慢睜開眼:“你是?”
  
  “我是鄰村的,你忘瞭,那一年,我手指頭快被擠斷瞭,幸虧你包紮得及時,我才有時間轉到大醫院,要不然,我那指頭就接不成瞭。”
  
  “真的不記得瞭……”舅媽揉揉眼,伸伸腰,把頭歪到一邊,“好天氣,真暖和……”然後,又瞇起眼睡瞭。
  
  舅媽的兒子、我表哥說:“這樣的人,隔三差五就來一撥。上個月,有個女的,帶著十八歲的女兒來感恩。她女兒考上大學瞭。十八年前,女人難產,差一點娘兒倆都沒命瞭,幸虧我媽去得及時。那天,我都記得,三更半夜,還下著大雨,我媽差一點滑到溝裡!她讓女兒給我媽磕瞭三個頭,解釋瞭半天,我媽才勉勉強強說,好像想起來瞭一點點。其實,媽根本就想不起來,她這一輩子,這樣的事,多瞭去瞭,哪裡都記得!”
  
  舅媽聽瞭,慢條斯理地對她兒子說:“你們當教師的,教瞭一輩子,是不是記得每一個學生?不會吧?當醫生,治病救人,天經地義,有什麼好記的!人傢來感恩,隻說明人傢心好。哪能做點兒事,自己先記一輩子的?累不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