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後天吃個飯吧

  聚會上,認識瞭一對男女,相貌出眾,談吐不俗,使人頓生相見恨晚之感。聚會後,朋友們一致認為,這兩人可以吸納進朋友圈。我嘆氣:“憑他們的才質,這裡哪留得住他們?最後還不是去北京瞭?”
  
  這真是經驗之談。在內地中小城市,但凡遇到個把出眾的人,最後都得忍受這種結果:某一天他們淡淡地說:“後天吃個飯吧。”然後就去瞭北京、上海、廣州。
  
  15年裡,這種告別飯吃瞭好多頓。20世紀90年代的某一天,我們的朋友Y說“後天吃個飯吧。”那時我們還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飯後第三天,他去瞭北京。
  
  然後是朋友K,他是軍隊演員,相貌出眾,和我們意氣相投。某天他說:“我們吃個飯吧。”一周後,他加入北漂大軍。
  
  朋友w,也是在一句“我們吃個飯”之後,和她的男友一起去瞭北京。再知道她的消息,是五年後通過她的博客以及開心網。
  
  現在,隻要有朋友略微鄭重一點地說“我們吃個飯吧”,我就會咬著牙問,“你要去北京瞭嗎?”哦,不是,但也是遲早的事。
  
  北京收服瞭我這麼多出眾的朋友,它該怎麼待他們呢?
  
  才華出眾的M去瞭北京,我們熱切地問及他的下落,拜訪過他的朋友告訴我們:“在門戶網站混到主任瞭,也不過一間略大點兒的隔檔,整個大廳300人,嘈雜得像候車室。”
  
  H回傢過年,我問:“你和D一定經常見面吧,你們兩人當年可是鐵血好兄弟啊。”他們在北京的傢隻隔著兩個小區。但我得到的回答卻是“我們三年沒見面瞭”。堵車、出門的時間成本以及金錢成本,都是見面的障礙,何況因為要早起,晚上八九點就得睡。待在老傢的我們,一年倒還能分別見他們兩三回。
  
  我有時候也去北京,走在街上不能不覺得街道格外整潔,建築格外氣派,街兩邊的銀杏樹姿態特別美,掉在地上的葉子,連個蟲孔都沒有,而街道上的男男女女,身姿相貌談吐,都比別處高出一二十分。但有瞭上述經驗我知道瞭,銀杏樹一定是十裡挑一,從全國各地選來的,人也是百裡挑一,從各處征來的。他們也都是別人的兄弟姐妹和朋友,是北京像塊磁鐵一樣把他們吸來瞭。
  
  又到瞭朋友聚會,大傢開玩笑指責我不夠熱情,我拋出早就準備好的應答:“至少我沒去北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