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幸福時光斷想

  坐在疾馳的列車上,窗外是北方大地無邊的寒冷。正是歲尾,臘月將盡,車廂裡的人都流露出回傢過年的期盼與喜悅。
  
  鄰座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人,一身農民工打扮,他癡癡地望著車窗外飛逝而過的白茫茫大地,臉上有一種極寧靜的神情。漸漸地和他攀談起來。我問他在外面打工苦不苦,他一笑,露出雪白的牙,說:“在外打工哪有不苦的,可是苦歸苦,心裡卻樂呵著呢!每年過年回傢,看到傢裡人那高興的樣子,就覺得一切都值瞭。”
  
  他的幸福如此簡單,心願又如此樸素,我忽然明白,容易滿足的人都是幸福的。就像童年時,一堆小石子,一顆玻璃球,都會給我帶來巨大的快樂。
  
  那一年,松花江發大水,有一個親戚傢所在的村子,也被洪水沖垮。待水撤後,我去看望親戚,他正帶著幾個兒子在修建房屋。他們的臉上,沒有一點災後愁苦的神情。我向他慰問的時候,他笑著說:“沒事沒事,你看,一傢人都好好的,房子沖倒瞭就倒瞭,早該重蓋瞭。人沒事就好啊,有人在,啥東西都能回來!”
  
  當時的我正處在一種患得患失的心境之中,心情煩亂無比。親戚的話讓我很是震撼,極樸素的道理,隻要有人在,一切失去的終會重新獲得。
  
  上大學時的一個晚上,我在校園裡遇見一個失聲痛哭的女生。過去詢問,原來她和深愛著的男友分手瞭。
  
  後來竟和她成為無話不說的朋友。在青春歲月裡,總會有些猝不及防的傷害,入侵易碎的心。即便平復瞭傷口,那份痛也會停留很久。直到畢業,我覺得她也沒有真正地快樂過。
  
  沒想到多年以後,我竟又遇見瞭她。她早已脫盡瞭當年的青澀與稚嫩,閑談間眼中有著一種超然。回首那段前塵,她的言語之中不再有惆悵,不再有怨恨,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對往事,對那個曾負瞭她的人,她甚至有瞭一份感激、一份感恩。
  
  是的,當我們超越痛苦再回過頭來欣賞痛苦,就會有一種幸福的感覺。那是歲月釀就的美好,在你回首時,為你獻上的一份不期然的幸福。
  
  去年,去一所殘疾人學校采訪。那些十幾歲的孩子都坐在教室裡,陽光從窗口柔柔地灑進來,每個人都平靜得像祥和的小天使。我在黑板上寫下一個問題:你覺得最幸福的事是什麼?
  
  一個聾啞學生站起來,用手語比畫瞭一陣,老師翻譯說:“他說的是,如果能讓他聽見世界上各種聲音,能讓他親口對父母說出自己的愛,那就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一個盲人小姑娘說:“我從出生就什麼也看不見,一切都要靠手去感知,在心裡想象。對我來說,能讓我看見這個世界,哪怕隻有一分鐘,也是最幸福的事!”
  
  那些孩子回答完問題,在一起熱烈地討論起來,最後,他們的班長站起來說:“那些想象中的幸福,我們永遠也實現不瞭,而我們覺得,作為殘疾兒童,我們能坐在這個教室裡學習,就是我們大傢最幸福的事瞭!”
  
  他們不但能想象未知,更能珍惜現在。眼前的生活,就是幸福的全部。
  
  據說,一個人如果不必流浪,還可以填飽肚子,那他就要比五億人幸運;如果冰箱裡有食物,衣櫃中有衣服,房間裡有床,那麼他就要比45億人幸運。
  
  據說一個人如果雙親健在,妻賢子孝,那麼他就要比世界上95%的人幸運;如果一個人身體無恙、事業有成、親人健在、傢庭和睦,那他就是世上最幸運的人瞭。
  
  也許你正為自己的身高而苦惱,也許你正為父母不給你更多的零花錢而氣憤,也許你正為生活的瑣事而煩躁不已,想想比你更不幸的那些人,實際上你的境遇可能還不能稱之為不幸。是的,我們與幸福的距離,其實就隔著一顆對生活的感恩之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