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做一個快樂的木匠

  如果我有兩條命,我一定拿一條做一個快樂的木匠。
  
  聽到這個,你會吃驚嗎?你一定不明白當木匠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那一天的午後,我在靖港保健街上,看見於爹一搖一搖,像隻公鴨子往前面猛趕,旁邊打鐵的賣藥的賣茶葉的,還有姚記的壇子菜,都在和他打招呼,他還使勁往前走,誰都不想理瞭。看見於爹這麼自在,我來瞭興致,說:“於爹,等下,我要和你去做木盆。”於爹半瞇著眼睛,速度一點沒減,說:“莫來,莫來,我要困覺。”
  
  這個木匠很會享受啊,我決定去查驗一下。從保健街往西走一點,不用過那個石拱橋就到瞭。我偷偷靠近他的鋪子,看到他真的困瞭,靠在竹躺椅上,把扇子扔在一邊,木器店的門半掩著,午後的陽光曬進鋪子裡有兩尺,都堆在刨花上,還有小蟲子在裡面飛舞,他就在陽光邊睡得很舒服。那些工具隨手散落著,他可以隨手把它們拾起來。
  
  我不是木匠!這個事實讓我別扭起來,我甚至都有點開始嫉妒瞭,我擠不進於爹的時間,他的時間隻屬於他自己,不屬於我。
  
  想實現當未匠的願望,我必須要耐心點。等陽光漏進窗子隻有三寸的時候,他終於醒瞭,對我說:“崽伢子,你進來咯。”他算是我的師傅吧,我得靠他才能過一點點的木匠癮。我們終於要開始幹活瞭,這時候天氣還燥熱得很,於爹的頭頂上有一個鐵吊扇,連漆都沒有。他就打開電扇,這電扇其實很老,一直轉瞭二十年,這是作坊裡唯一的電器瞭。於爹說這是飛行牌的,廣州生產的,非常好,讓人涼快,刨花也吹不起,所以就一直沒有舍得換。於是,我和他一起劈木頭,刨板子,弄出一大堆板子。第二天,我們要把它箍成木盆。
  
  有人打電話要來找我,我也說:“莫來,我要做木匠。”
  
  做主持啦,接受訪問啦,這些我統統都不記得瞭,現在的我就是個木匠,別的我都不太願意記得,誰也打攪不瞭一個木匠的幸福,可見做木匠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