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能放棄的職責

  2000年,筆記本電腦遠未普及,尤其是在印度這樣一個並不算太發達的國傢。所以,在維威克普拉丹打開行李箱,取出筆記本電腦準備擠時間工作的時候,旁邊的男人羨慕地盯著他的電腦。
  
  維威克·普拉丹不是一個快樂的人,甚至空調車廂都不能安撫他急躁的神經。尤其是身邊的男人一臉羨慕地靠過來的時候,他更加有些惱火——他不想被打擾。他已經升到項目經理的位置,卻不能享受坐飛機的待遇。他已經同老板多次交流過,自己並不虛榮,而是為瞭節省時間。
  
  “先生,你從事軟件開發行業嗎?”靠過來的男人終於忍不住發問瞭。維威克瞄瞭對方一眼,然後以誇張的姿態護住電腦,仿佛他護著的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轎車。
  
  “先生,你們這樣的人促進瞭社會進步。現在都計算機化瞭,真方便。”
  
  “謝謝。”維威克沖男人笑瞭一下。盡管不愉快,但他總是很難拒絕贊美。對面的男人年輕,肌肉結實得像運動員。
  
  “像你這樣的人讓我感到好奇。你們坐在辦公室裡,然後在電腦裡寫些程序,卻給外面的世界帶來如此大的變化。”年輕人繼續說道。
  
  維威克假裝笑瞭一聲:“朋友,事情可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這不是寫幾行程序就能辦到的事情。背後的工作任務十分艱巨。”
  
  “這是當然,要不你們的薪水也不會那麼高。”對方回答。
  
  維威克完全沒料到他會這樣回答,他的情緒一下子爆發瞭:“你隻看到錢,卻看不到我們流下的汗水。大傢對‘辛苦’的概念理解得太狹窄。我坐在有空調的辦公室裡,並不代表我不會流汗。而且我一分稅錢也沒少交!”
  
  “我給你舉個例子吧。拿這輛火車來說,全部的火車售票系統都需要電腦控制,成千上萬的交易都要訪問同一個數據庫。還要考慮數據的完整性、安全性等。你能理解設計這樣一個系統的復雜性嗎?”
  
  “噢,”年輕人長舒一口氣,仿佛風暴剛剛過去,“你現在的生活應該輕松一點瞭吧?”
  
  維威克簡直要抓狂瞭:“聽著,夥計。你爬得越高,責任越重!設計、編寫程序是最容易的部分。雖然我不做這些,但是這些事情由我負責管理!”
  
  維威克突然不說話瞭。“朋友,”他炫耀似的說道,“你並不理解身在戰場的滋味。”
  
  年輕人向後靠著座位,合上眼,仿佛沉思著什麼。過瞭好長一段時間,他突然打破瞭沉默:“不,先生,我知道身在戰場的滋味。”他的目光空洞,周圍的乘客似乎都消失在他的視野中。
  
  “那天晚上,上級命令我們30個人占領4875高地。敵人在山頂上猛烈地開火,誰也不知道子彈從哪來,朝誰去。黎明的時候,我們把勝利的旗幟插上山峰,但是還剩下四個人……”
  
  “你是一位……”
  
  “是的,我不久前剛從卡吉爾戰爭的戰場上下來。他們告訴我我已經完成任務,可以換一些更安全的工作。但是請告訴我,先生,一個人能為瞭更舒適的生活而放棄自己的職責嗎?就在那次戰鬥的黎明時分,我的一個戰友倒在雪地裡,我有義務把他拖到一個更安全的地方。可是上尉拒絕我的請求。他說,作為一個軍隊領導,祖國的安全高於一切,然後是戰士的安危,最後才是他個人的利益,所以挺身而出的應該是他。不幸的是,上尉中彈身亡瞭。他擋住瞭許多本來奔向我的子彈。”
  
  維威克懷疑地看著他。突然之間,他關閉瞭電腦。他忽然覺得,在這樣一個為職責而奮鬥的人面前顯擺自己的功績是多麼的羞恥。
  
  火車慢慢減速。年輕人取下行李,準備下車瞭。
  
  “遇見你很高興,先生。”維威克同年輕人握瞭握手。這雙曾爬過高聳的山峰、讓勝利的旗幟高高飄揚的手是多麼有力啊!
  
  請卑微地生活吧,因為你身邊隨時都有一個人比你更偉大,更值得你學習。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