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傢人

  幾年前,珠珠的爸媽離婚瞭。珠珠媽帶著珠珠住,做瞭我的鄰居。
  
  上樓下樓,開門關門,我總能見到她們娘兒倆、珠珠媽溫和地笑,珠珠則乖巧地問好,後來我們成瞭朋友。過瞭一段時間,珠珠媽讓我去她那兒,看看有什麼需要的,隻管拿——她再婚瞭,並將移民加拿大。
  
  於是,我在她們傢,於各式電器、文化用品中穿梭,珠珠媽收拾東西,珠珠正站在墻邊,小心揭下她的畫,畫中有四個人:滿頭波浪線的是珠珠媽;盤著頭、額頭畫著皺紋的是珠珠姥姥,紮兩個辮子的嘛一定是珠珠;那麼這個寸頭、大嘴的男人……是誰?
  
  還是珠珠自己寫的話做瞭回答:“爸爸、媽媽、姥姥是我的吉祥三寶!我們是快樂的一傢!”
  
  她們一走就是三年多。最近的某天,珠珠在開心同上加我,她說,我要偷你的菜。
  
  我驚笑:“你跟誰學的?”她說:“我媽啊。我爸給我們註冊瞭賬號,他教媽媽,媽媽再教我。”我有些吃驚。珠珠爸媽現在還來往頻繁?要知道珠珠爸再婚還在珠珠媽之前呢!
  
  珠珠在電腦那端又說話瞭:“我沒空的時候,爸爸幫我種幫我收,我有空的時候就隻做一件事,去爸爸的地裡偷莊稼。”
  
  “爸爸說,他堅持每天種地就是為瞭給小偷們有足夠的糧食去偷。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這樣我們三個在網上,又成瞭一個團夥,一個互相偷糧食、親密無間的團夥。”
  
  “媽媽說,爸爸終於找到一種方式給我一個傢,有自己爸爸媽媽的傢。”
  
  我想起殊珠臨走對小心揭下的邪幅畫。
  
  “前段時間,姥姥動手術,爸爸打電話,喊姥姥‘媽’,姥姥哭瞭。爸爸說,叫瞭那麼多年,改不過來瞭。姥姥說,別改瞭,都是一傢人。”
  
  他們永遠是一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