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逃上不歸路

  有個貪官,在紀檢機關發現他問題的前一刻,出逃到瞭歐洲,在一個小鎮上買瞭棟房子居住下來。那棟房子建在一處山坡上,離山下的居住區約有一公裡,貪官又深居簡出,附近的居民誰也不知道這裡住著個國外逃來的貪官。
  
  那棟房子很大,是歐洲常見的那種兩層小樓,四周是寬闊的草坪,圍繞草坪的是松林,景色宜人。房子雖大,可居住在裡面的隻有貪官和他妻子,他唯一的寶貝兒子在離這裡很遠的一個城市讀書。
  
  夫妻倆平日無事可做,就養瞭一條狗,取名叫小白。據說小白原先在雜技團呆過,夫妻倆整天訓練小白玩各種技巧,聊以打發時光。小白特別聰明,叼拖鞋、接木棒這些遊戲根本不在話下,最絕的是,主人的吩咐它都能聽懂。
  
  這天早上,貪官的妻子出門去看望兒子,她走後,貪官開車帶著小白去附近的湖邊釣魚。他在湖邊呆瞭一整天,現在他最難打發的就是時間,釣魚無疑是個消磨時間的好法子。貪官回到傢時,天色已晚,他把釣來的魚倒在盆裡,然後到儲藏室去取修車的工具。回來的路上,他發現這輛二手車有些不對勁,左側震得厲害,還發出一種“咣咣”的聲音,他懷疑是左側的減震系統出瞭毛病。
  
  貪官開車經驗豐富,一般的問題都能解決,更何況為瞭掩藏身份,他也不想去修車廠。用千斤頂頂起車子左側後,貪官鉆到車子底下,檢查後他發現,車子左側底盤的鋼板出瞭毛病,於是他又鉆出車底,到儲藏室找來備用零件。
  
  貪官卸下兩個左輪時,天已暗瞭下來,松林裡歸飛的鳥群嘰嘰喳喳地叫著,小狗小白饒有興致地用爪子扒拉盆裡的魚,一切都是那樣的和諧、安詳。貪官更換好鋼板,正想鉆出車底去拿車輪,沒想到身體碰瞭一下千斤頂,隻聽“吱嘎”一聲怪叫,千斤頂倒下瞭,車子重重地壓瞭下來!貪官毫無防備,一下被車子前部壓在瞭地上,他隻覺得胸口一陣巨痛,不由自主地發出“啊”的一聲慘叫,一下痛昏瞭過去!
  
  小白聽到貪官發出的慘叫,撒腿跑瞭過來。此時貪官的胸部已滿是鮮血,頭歪在一邊,一根肋骨從胸部戳瞭出來。小白不知道那是肋骨,就用爪子撓他,小聲哼叫著,像是想弄清楚發生瞭什麼事。貪官很快就恢復瞭知覺,他掙紮瞭一下,但車子紋絲不動,出於本能,他使出吃奶的勁,大聲喊道:“救命!救命!”
  
  貪官的喊聲充滿瞭恐懼,聲音傳出很遠,但除瞭鳥鳴聲,卻沒有回應。猛然間,貪官腦海裡一閃,突然明白過來:他喊的是漢語!在最危急的時刻,他本能地喊出瞭母語,可在這異國小鎮,誰能聽得懂呢?貪官使出僅剩的一點力氣,喃喃呻吟道:“help!help!”他不懂這個國傢的語言,隻好用英語,可他的聲音已經十分微弱瞭,估計十米外都聽不到。
  
  胸口的血還在不停地往外流,貪官覺得他的血快流幹瞭。這時,劇烈的疼痛反倒讓他清醒過來,現在他必須自救,否則必死無疑!
  
  情急之下,貪官想到瞭平時和小白常做的遊戲,他把小白喚到身邊,一邊做著手勢,一邊斷斷續續地說:“小白,快,快把車、車上的電話叼給我。”小白叫瞭兩聲,像是聽懂瞭他的話,跳上駕駛室,從裡面把他的包叼瞭出來,放在他手邊。貪官的兩隻手沒被壓著,還能動彈,他打開包,拿出手機,發現手機關瞭,顧不上多想,他按下開關,可手機的顯示屏上卻沒有一絲亮光,他定睛一看,天啊,手機沒電瞭!他這才想起,由於沒有人給他打電話,他的手機已經好多天沒充電瞭!
  
  現在充電已經來不及瞭,再說小白也不會充電!貪官手一松,手機一下跌落在地上。他喘息瞭一會,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又對小白說:“小白,快,快去書房,把書桌上的電話叼來!”他一邊說一邊做出打電話的動作,那是部無繩電話,他覺得那是自己最後的希望瞭。
  
  小白飛快地跑向房子,很快就把無繩電話的子機叼來瞭。重壓之下,貪官的呼吸已經很微弱瞭,他喘息著,用最後的力量,舉起電話,按下報警號碼。然而,電話裡卻沉默著,沒有發出撥號的聲音。這是怎麼瞭?貪官又努力撥瞭一次,還是這樣!他突然想起瞭什麼:無繩電話的主機在他的書房裡,這個子機的作用距離是50米。他這棟房子外的草坪就足有50米那麼寬,現在他的車停在草坪外,這距離已經超出瞭無繩電話子機的工作距離!
  
  貪官絕望地閉上瞭眼睛。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貪官的意識逐漸模糊瞭,想叫小白下山去找人幫忙,可他連張嘴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瞭!恍惚中,他忽然想起,他接受第一筆賄賂是在一個賓館裡,一個企業老板給他送禮,當時他住在18層,那個企業老板住在2層,兩人之間的垂直距離大概也就50米左右……
  
  剛想到這裡,貪官就停止瞭呼吸。
  
  但他到死也不知道,從車子壓在他身上到他停止呼吸,前後不到十分鐘,而當年,那個老板給他送完禮,他一個人在房間裡,思想鬥爭也持續瞭十來分鐘,可最後沒抵制住誘惑,從此走上瞭不歸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