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溫總理答問錄

  2010年2月27日下午3時,溫傢寶總理接受中國政府網、新華網聯合專訪,再次與網友在線交流,侃侃而談……
  
  ⊙我在中南海25年,可以說是一個沒有節假日的人。
  
  看到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常仰而思之,夜以繼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一個人為多數人所信任的時候,他已不再屬於自己,他已是“公共財產”,屬於人民瞭。我要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真正做到無愧於人民。
  
  如果從2003年算起,我已經8個春節沒有在傢裡和傢人一起過瞭。我覺得和群眾在一起不僅高興,而且心裡感到踏實。
  
  ⊙我前兩天也翻起祖父在鄉村辦鄉學的經歷,他是第一個在農村辦女子小學的。在那個時期,要受到很大的壓力,但是他堅持辦下來。他常講,作為一個小學校長,當時最重要的是兩項任務:第一是籌款;第二是請教師。因此,他請瞭許多大學畢業生,甚至高材生在小學任教,他那所小學培養瞭許多人才。他的校訓很簡單,就是四個字“勤勞樸實”。每周他都要在周會上給孩子們講人生、講學習。
  
  ⊙母親對我的教育我是永遠忘記不瞭的,因為我出生在1942年,恰恰是在抗戰時期,我在她的身邊知道瞭戰爭的苦難,知道瞭生活的困難,從而懂得一個人要如何獻身給國傢。
  
  ⊙我也知道所謂“蝸居”的滋味。因為我從小學到離開傢的時候,全傢五口人隻有9平方米的住房。當然,時代不同瞭,我們應當按現在的條件來改善群眾的住房。
  
  ⊙我們號召大學生到中西部地區,到邊疆地區,到農村去。還想強調,要盡可能地讓他們學有所用。
  
  我們特別希望大學生能夠自主創業。我常講,一個人能有工作,不僅解決生存問題,也能體現一個人的尊嚴。
  
  ⊙現代產業工人隊伍的主體,已經是農民工。我們城市建設的高樓大廈,我們城市能夠正常運轉,人們生活能夠安心,是同他們的努力分不開的。
  
  ⊙我在金融危機開始的時候就講,一些國傢的一些企業見利忘義,為瞭自身的利益而損害整體利益,企業傢的身上應該流淌著道德的血液。
  
  ⊙一個社會當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那麼註定它是不公平的,這個社會也是不穩定的。如果說把做大社會財富這個“蛋糕”看作是政府的責任,那麼,分好社會財富這個“蛋糕”就是政府的良知。
  
  ⊙從幾十年的政治生涯,我懂得兩個問題可以危及到社會的穩定以致政權的鞏固,一個是貪污腐敗問題,一個是物價問題。
  
  ⊙世博會開始於1851年,到現在接近一個半世紀瞭。世博會應該是人類文明交流的舞臺,更是一個交流心靈的舞臺。美國著名盲人作傢海倫·凱勒1893年用手觸摸著參觀瞭在芝加哥舉辦的世博會,她在《假如給我三天光明》中寫道:我會把第三天留給博物館,因為在那裡,會有世界的光明,會看到世界的未來和希望。
  
  ⊙教育改革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減輕學生過重的課業負擔,啟發他們的智力和能力,讓他們學會動腦、動手,學會做人,使他們有堅強的意志和強健的體魄。隻有一流的教育才能培養一流的人才,建設一流的國傢。
  
  她(已故北京實驗二小的老校長霍懋征)最讓我感動的一句話就是“沒有愛心就沒有教育,沒有學不好的學生,隻有教不好的教師”,她是把愛整個傾註在教育一線的。我之所以為她送別是想告訴大傢,一個普通的小學老師,也應該得到社會的尊重,隻有這樣我們的國傢才有希望。
  
  ⊙書籍本身不可能改變世界,但是讀書可以改變人生,人可以改變世界。讀書關系到一個人的思想境界和修養,關系到一個民族的素質,關系到一個國傢的興旺發達。一個不讀書的人是沒有前途的,一個不讀書的民族也是沒有前途的。
  
  ⊙青年人身上肩負著建設祖國的重任,這就需要努力學習,特別是要有嚴謹的學風和誠實的態度。不圖虛名,不度虛生,唯以求真的精神做踏實的工夫。
  
  在一定意義上講,一個國傢的強大和信譽不僅僅表現在經濟的實力,還應該表現在民族的素質和道德的力量,而且我以為後者比前者更為重要、更為長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