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每個謊言都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法新社1997年4月6日刊登一則消息:美國南加州一項研究結果指出,人們平均每八分鐘說一次謊,即每天說謊200次。
  
  20世紀美國的另一項調查說,每個成年人每周至少要編造15個較大的謊言。
  
  之前的當紅美劇《千謊百計》告訴我們,普通人十分鐘裡要撒三次謊。
  
  人自以為生而求真,其實無時不身處謊言之中。謊言未必可怕。所有研究謊言的學者都肯定不少謊言具有正面積極的意義。人類生活很大部分—甚至大部分由謊言構成。真相和快樂,二者不可兼得。誰受得瞭全面的真實?如果生日蛋糕上奶油裱出的賀詞是“你肯定會死”或是“死期愈近”,壽星還吃得下去嗎?
  
  謊言審美現在已經是我們日常的娛樂。娛樂圈,從作品到八卦,處處造謊。《千謊百計》本身就是一個大謊,測謊博士的原型保羅·埃克曼隻是大學裡的教書匠,哪裡是什麼破案神探。他那套測謊方法,非常有趣,但非常不可靠,參考一下無妨,真的拿來充當刑偵神技,天地間將平添無數冤魂。
  
  大多數人不會喜歡謊言。“每個謊言都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這些結果通常是惡果。
  
  我們最熟悉的故事,發生在SARS期間的中國。當時一個謊言說香蕉會傳染SARS。它以手機短信的形式迅速流傳。結果香蕉掉價百分之九十,差點把欲哭無淚的蕉農逼到吞蕉自裁。最可氣的是,說謊的元兇至今依然不知藏身何處。
  
  和香蕉作對的人躲得過,和“蘋果”作對的人就躲不過。今年1月—差不多就是《千謊百計》上檔的同時,一個18歲的小孩在CNN的爆料園區發帖,說蘋果電腦的老板喬佈斯心臟病突發,正送往醫院急救。謊言像野火一樣頓時燒遍互聯網。蘋果電腦的股價十分鐘內暴跌10%,90億美金的市值瞬間蒸發。小孩後來被發現,發現又能如何?
  
  比較悲慘的是墨西哥。不是在爆發甲型流感的今年,而是二十多年前。那時,墨西哥最有名的啤酒科羅娜大規模地輸入美國。這款啤酒酒瓶透明,酒色淡黃,氣泡密集,長得有點像—尿液。於是有一個美國小子在酒吧裡言之鑿鑿地說,墨西哥酒廠的工人不滿意老板,在酒罐裡撒尿,又對瞭點石灰,你品到的獨特口味就是墨西哥男人的尿香。
  
  這個謊言帶著酒意從一個酒吧流向另一個酒吧,最後全美國都知道瞭,都相信瞭。啤酒公司用瞭七八年的工夫才恢復它的正常銷量。
  
  最悲慘的謊言悲劇發生在七十多年前。1935年,紐約哈林區發生種族騷亂。直接經濟損失達200萬美金—按照通貨膨脹率,相當於今天的200億美金;造成三人喪生—按照人口膨脹率,相當於今天的三萬人喪生。
  
  事情的起因是一個波多黎各的男孩子偷瞭哈林區一傢文具店的一把鉛筆刀—按照文具膨脹率,相當於今天的一臺戴爾電腦。他被文具店的店員抓住,送到警察局,後來就釋放瞭—按照治安膨脹率—今天的處理程序也差不多。這時候,謊言登場。
  
  一位婦女宣稱她看見一輛靈車停在波多黎各男孩的傢門口,男孩被抬進靈車,“波多黎各的孩子被白人打死瞭”。哈林區的老百姓立刻包圍瞭那傢文具店。到瞭晚上,事件現場到處都是“男孩被毒打致死”的傳單—按照傳播膨脹率,傳單相當於今天的聊天論壇和新聞博客。是夜,大批商店被砸,騷亂爆發。最後,警察廣泛散發波多黎各男孩和警察合影的照片—按照媒體膨脹率,相當於今天全國電視網直播男孩的現場訪問,謊言才不攻自破。騷亂隨即平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