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土瓦罐。青玉罐

  急用錢。銀行不放貸,需要借款,就直接給一個朋友打電話。
  
  與朋友認識三年,隻見過一面。那次我跑到千裡之外去找她,她把一切放下,陪瞭我十天:看西湖、拙政園,吃東坡肉、魚、蝦、蟹,坐船,下著雨聽昆曲,看周莊河橋兩邊蜿蜒的紅燈籠;還有一個淺醉微醺的老人,萍水相逢,在絲絲細雨裡唱歌給我們聽……
  
  這次我要借十幾萬,她二話不說就把錢打過來瞭。我說給你寫張借條吧,她說不用,那多不好意思!接著她又說:“你的信譽就值一千萬!”遍身微汗,這話真讓我慚愧不安。
  
  曾經讀過一則故事,至今難忘。一個小孩乘船失足落水,拼命掙紮,船長發現瞭,返回救他。船長問他為什麼能堅持這麼久,他說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救我。船長白發蒼蒼,跪在小孩面前,說謝謝你,是你救瞭我,我為到底要不要回來救你時的猶豫感到恥辱。
  
  我也感到恥辱。我為自己對人類善意的不信任感到恥辱。長久以來,心如瓦罐,顏色晦暗。朋友的信任像柔軟的稻草,把斑斑土銹擦掉,漸漸讓它顯出美好的青玉色。時日長久,我都忘瞭,自己的心原來是一隻青玉的罐啊。
  
  從今以後,想欺瞞的時候,不敢欺瞞;想使詐的時候,不敢使詐;想陰暗的時候,不敢陰暗;想毀約的時候,不敢毀約;想自暴自棄的時候,不敢輕易舉步,怕一舉步就是深淵。
  
  因為不光天在看,還有人在看;甚至不管別人看不看,還有我的朋友在看。
  
  對待生命,也就不敢漫不經心—朋友的信任讓我對自己格外尊敬。黑格爾說:“人應當尊敬自己,並應自視能配得上最高尚的東西。”我尊敬瞭自己,隻為能夠配得上更高尚的東西。
  
  所以,哪裡是我的信譽值一千萬,是朋友的信任值一千萬。
  
  夜色已深,朋友打來電話卻不說話。那邊傳來鼓掌聲、笑聲、歌聲。是蔡琴的專場演唱會,她特地從千裡之外讓我聽。靜夜溫軟,一如花顏。一顆心又痛又癢,宛如嫩芽初生,葉頭紅紫,跳蕩著星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