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向著月亮奔跑

  她出生在蘇北農村,傢裡有四個孩子,生活非常拮據。
  
  上學時,因為年齡最大,所以農忙時節,她經常被老師叫去幫忙幹活。她喜歡這差事,因為老師傢裡有臺黑白電視機。幹活的間隙,老師會善解人意地打開電視讓她看。
  
  一天,她在老師傢的電視裡,看見瞭一排外國人在跳芭蕾舞。那些美麗的姑娘,穿著夢幻一般的白紗裙,頭昂得高高的,跳著夢幻一般的舞蹈。她傻瞭,覺得自己的眼睛熱熱的,喉頭顫動—她想:如果我也可以穿著那樣的白紗裙站在舞臺上跳舞,那麼我這一生就算值瞭。
  
  老師告訴她:那是芭蕾舞,是需要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壓腿、下腰訓練的,你這樣的已經不行瞭,骨頭都硬瞭。她不死心。天天起個大早,把自己的腿架在門口的石墩子上拼命往下壓,疼得直咧嘴,眼淚都出來瞭。她強忍著,照練不誤。
  
  她喜歡自己有一個不同凡響的夢想,喜歡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盡管因為這個夢想,她被那些女孩子孤立,也被大人們潑冷水。
  
  16歲的時候,她已經出落成一個身材修長、腰肢柔軟的美女。長長的頭發像舞蹈演員一樣梳得光光的,在腦後綰成一個髻。和同村的那些女孩子站在一起,她鶴立雞群。
  
  初中畢業,父親不讓她再讀書。於是,她在17歲那年去瞭上海,因為她打聽到上海有一個芭蕾舞團。
  
  她徑自找瞭去,對傳達室的大爺說,我想在這裡找一份工作,做什麼都行。大爺問,為什麼偏偏要在這裡工作。她說,因為這裡可以看到芭蕾舞。大爺委婉地拒絕瞭她,她失望極瞭……正在這時,團裡的一個舞蹈傢路過。舞蹈傢聽大爺講瞭事情的原委,問她說,我正要找保姆呢,你願不願意幹?
  
  她抽噎著抬起頭,淚眼迷蒙中看見眼前的女人有著修長的脖子和光光的發髻。和電視裡的那些芭蕾舞演員一樣—做不成芭蕾舞演員,能夠和芭蕾舞演員一起生活也很好啊。她點頭答應。
  
  舞蹈傢每天都要在傢裡練功,知道她愛芭蕾,允許她在旁邊觀看。心情好的時候也教她幾個動作,並告訴她:如果活兒都幹完瞭,可以在這裡練功。她滿懷欣喜和感激,對舞蹈傢的孩子愈發盡心盡力。
  
  孩子入托以後,舞蹈傢給她報瞭一個自費的英語大專班。她本來排斥,隻想練舞。舞蹈傢告訴她,要想在這城市立足,就得有一技之長。學習之餘,她依然每天練功。殊不知,她捧著書獨自走在林蔭路上的美麗身影,成瞭校園裡的一道風景。
  
  班裡有個男孩,傢境富裕、為人溫厚,是女生們心儀的對象。可是,自從他在學校元旦晚會上看她跳過的芭蕾舞之後,便對她念念不忘。
  
  大專班結業之後,她和男孩結瞭婚,他們在浦東買瞭三室一廳的房子,她把其中一個房間裝修成練功房。她終於可以在自己的房子裡穿上美麗的白紗裙和舞蹈鞋,盡情地、自由自在地舞蹈,身邊永遠有一道欣賞的目光。
  
  而在傢鄉,和她同齡的那些女孩子,那些曾經嘲笑她的夢想的女孩子,要麼還在務農,農閑時打打麻將;要麼在城裡打工,住在城市邊緣的簡易平房裡,和小菜販們為五毛錢一斤的雞毛菜討價還價……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故事裡的她,是我的姨姐。
  
  她今年快40歲瞭,依然沒有實現自己最初的夢想。但因為這個夢想像奪目的鉆石一樣始終閃爍在她的正前方,讓她不懈怠、不沉淪,引領她向上、向上……
  
  向著月亮奔跑,即使夠不著月亮,但至少能成為繁星之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