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綁匪報警

  有個職業綁匪,綁架瞭一個貴族高中的女學生,向傢長索要5萬元贖金。上得起貴族高中的肯定是有錢人,怎麼隻要區區5萬呢?這是綁匪的精明之處:當代價不大、風險不小時,傢長絕對會選擇花錢免災。
  
  綁匪給傢長打電話,接電話的是個聲音甜美的女性。綁匪提出要求:“你女兒在我手上,快點拿5萬塊錢來!”可出乎他的預料,傢長不但不著急,反而很不耐煩地說:“少胡鬧,我可沒空陪你玩!”
  
  綁匪大吃一驚,神情黯然地關掉手機,他想這下慘瞭,八成這接電話的是個“二奶”,自己多半是綁瞭“大奶”的孩子。可現在事情也不能回頭瞭啊,綁匪決定先把人質看守起來。他綁上女學生的手,用膠帶粘上嘴、蒙上眼,來到事先安排好的地點。
  
  那是城郊的一個山溝,山裡有一條小溪,綁匪拽著女生,著小溪逆流而上。小溪裡都是大大小小的鵝卵石,上面還生著溜滑的青苔,走著當然不容易,但這樣可以有效地去掉腳印和氣味,防止警犬追蹤。
  
  一直走出5公裡,綁匪來到一個開采得一片狼藉的山溝裡。這是一個私人小鉛礦,為躲避檢查,地點極為偏僻。老板胡采亂挖一通後,留下一堆拆不走的機器後廢棄瞭。
  
  走到這兒,綁匪累得快散瞭架,他喘息瞭半天,口渴得難受,就捧著小溪裡的水喝瞭兩口。然後他撕開封住女生嘴巴的膠帶,捧瞭捧水給她喝。這女生就是他的莊稼,在沒收割前,必要的灌溉還是要的。
  
  不料女生繃緊雙唇,怎麼也不肯喝。綁匪奇怪瞭:“你不渴啊?”
  
  女生說:“渴。”
  
  “那你怎麼不喝?”
  
  女生想瞭想,說:“雖然你綁架瞭我,但是我也不能見死不救呀,我就告訴你吧,這個地方的石頭都是鉛灰色,條痕呈灰黑色,有金屬光澤,又很容易裂成立方體小塊,我在書上見過,這是典型的方鉛礦。這小溪很可能是當初選礦的廢水形成的,裡面的鉛肯定少不瞭。你沒聽說過鉛中毒嗎?會死得很慘的!”
  
  綁匪當初考察這裡時就知道這兒是鉛礦,隻是一渴就忘瞭,一聽這話頓時慌瞭:“媽的,你怎麼不早說?”
  
  女生沒吱聲,隻是用眼睛瞄瞭瞄扔在地上的封嘴膠帶,那意思是:封住瞭嘴,我怎麼說?
  
  綁匪心中暗罵,臉上卻擠出笑容,問:“有沒有解法?”女生說:“解法倒很簡單,你不是剛喝下去嗎,應該還沒吸收。你用手指往喉嚨裡探,把喝進去的水嘔出來就行瞭。”
  
  這個法兒綁匪和人鬥酒時常用,所以操作很熟練。酒精在胃裡殘留一點沒啥,鉛可不能留,所以他掏瞭又掏,把膽汁都嘔出來瞭,這才略覺放心,心想,等這次錢到手,首先就得弄點排鉛的藥吃吃。
  
  可是嘔瞭水又賠膽汁,綁匪更渴瞭,現在要下山買水也來不及,那女生也渴得難耐,就說:“這兒是鉛礦,應該有浮選槽。浮選槽裡應該有雨水,那是可以喝的,大叔您去找找吧。”
  
  綁匪在附近轉瞭轉,果然發現一個機器槽裡有水,是不是浮選槽他可不知道瞭,所以他又回來瞭:“水是找到瞭,可是我不敢相信你。為瞭證明你的誠意,這水你先喝一口。”說著他把女生推到那個浮選槽旁邊,做瞭個女士優先的動作。女生說:“你把我的手解開我才喝。”
  
  綁匪說:“你想玩什麼花樣?不解!直接俯在水面上喝就行瞭。”女孩說:“我耳朵裡癢得難受,我得掏耳朵。你不讓我掏,我就不喝。那樣的話,有沒有鉛你可試不出來瞭。”
  
  雖然綁匪不敢小看這個女娃娃,可他想破瞭腦袋,也想不出她掏耳朵能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自己又渴得厲害,就給她解開瞭繩子。隻見女生用小指的指甲很享受地掏瞭一會,這才撩撩水面,俯身用嘴喝瞭一通。
  
  綁匪等瞭十幾分鐘,沒見異常,這才放心,湊上去一通狂飲。
  
  喝飽瞭水,又歇瞭一陣子,綁匪的精力恢復過來瞭。這時已經是深夜瞭,綁匪決定再給女生傢裡打個電話,希望這次是“大奶”接的電話。可還沒等撥通號碼,他突然感到腹部一陣絞痛,接著抱住瞭肚子,嘔吐起來。女生微微一笑,說:“待會兒您還會更痛的,然後就是抽搐、驚厥、昏迷,但願警察來之前,您不會出現腎衰竭,那樣的話,您的生命可就有點懸瞭。”
  
  綁匪不信,可肚子竟然真的越來越痛,過瞭一會,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抽搐。他這才驚慌起來,咬牙切齒地說:“你耳朵眼裡藏著毒藥?”
  
  女生聳聳肩,說:“我就是普通一學生,又不是特工,哪會隨身帶毒藥,您還是鉛中毒瞭。”
  
  綁匪不信:“就一開始在小溪裡喝的那兩口?我都吐幹凈瞭呀!”女學生笑瞭:“其實,我讓您嘔吐,隻會讓您口渴,不會把鉛排出來,而且這鉛礦廢棄已久,小溪裡的水是活水,含鉛量是遠遠不夠的。真正起作用的,是您在浮選槽裡喝的那一肚子。”
  
  綁匪更不信瞭:“你不也喝瞭嗎?”
  
  女生笑瞭:“問題是,我喝之前掏瞭掏耳朵,這個動作您沒做吧?您的時間不多瞭,我就告訴您吧:浮選槽是選鉛的,那裡的鉛可比小溪裡的純多瞭。而且剛下過雨,那些鉛要麼沉在水底,要麼呈粉末狀浮在水面上,中間一層含鉛量很少。我喝之前掏瞭一塊耳屎扔在水面上,耳屎富含油脂,在水面上會形成一小塊油污,把水表面上的鉛劃開一塊,我湊在那兒喝水,就不會中毒,您可就不同瞭。”
  
  綁匪捧著肚子,咬牙切齒地說:“你……你怎麼懂得這麼多?”
  
  女生笑笑,說:“我從小爸媽就忙著辦企業,我一個人閑著沒事,看瞭不少雜書,您還是快些拿手機報警吧,晚瞭可就來不及瞭。”
  
  竟然要綁匪自己報警?這也太有失尊嚴瞭。綁匪不愧是專業人員,危而不亂,他把手機掏出來,拿到浮選槽上方:“快說,有什麼解法?不然我把手機一丟,我死瞭不打緊,警察叔叔也不會很快找到你。這荒山野嶺的,會有冰涼的蛇爬過腳面噢!”
  
  女生又笑瞭:“這有何難,我有十幾種方法可以生火報警。”
  
  綁匪無語,乖乖地把手機交瞭出來。女生不接:“你自己撥吧。我不曉得咋個報警。”
  
  讓綁匪自己報警?太傷自尊瞭,所以綁匪報警時,就順便轉述瞭“二奶”的原話:“少胡鬧,我可沒空陪你玩!”他講得聲音很大,一心想打擊這個可惡的沒人要的小女生。
  
  女生聽瞭,果然愣瞭一下,綁匪忍痛諷刺道:“怎麼樣,就算我把你送回去,傢裡那個二奶也容不下你。”
  
  女生聽瞭,卻大笑起來:“你知道我爸媽為什麼把我送去那個貴族學校嗎?我們這個學校的學生,可都不一般哦。我爸媽一直忙企業的事,我從小就自強自立,但有時候還是想讓他們陪陪我,到現在為止,我已經破壞瞭他們和客戶的三次談判,騙廠裡的工人停工五次,所以我媽把我送進那個半軍事化管理的學校,那裡傢長不接,學校是不會放學生回傢的。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帶我出來散瞭一回心,真是比野營還刺激!至於接電話的那位,那是我媽!她以為我又耍什麼花招騙她來接我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