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煙盒裡的秘密

  於少傑在這所中學裡也算得上是個有臉面的學生瞭,這倒不是因為他學習成績怎麼好,主要是因為他有一個有錢又辦事活絡的老爸。
  
  每逢開學之前,不少傢長都要請老師們吃頓飯,以示感謝,於少傑自然也不落後,早就放下話給老爸:“咱們請老師時,級別一定要比別的同學傢高。”
  
  於少傑的父親不敢怠慢,這不,今天,他在海天大酒店開席瞭。
  
  聽說兒子新來的班主任愛抽煙,還特意上瞭盒大中華,這種煙據說是國宴用煙,當地要賣75元一盒,一根煙的價錢能頂普通人平時抽的一盒煙。
  
  於少傑的父親把一盒大中華握在自己手裡,圍著桌子發煙。他每發一次煙,總是把煙盒打開,先彈出幾支來,略微端詳一下,再細心地挑一根遞給人傢,然後自己也精心地挑一根,悠然自得地吸起來,隨後,又把那盒煙輕輕地放回口袋裡。
  
  有的老師說:“你看人傢,畢竟是做大生意的,見過世面,抽煙都抽得這麼雅致。”
  
  於少傑對父親今天的表現也特別滿意,瞟瞭一眼在一旁給老師們倒茶的母親,悄悄地豎起兩個手指,輕聲地說:“耶!”母親瞅瞭於少傑一眼,隻是淡淡地一笑。於少傑的父母都是很要強的人,下崗後,靠著擺地攤,愣是擺出瞭一個小加工廠。
  
  酒過三巡,席間的氣氛越來越融洽瞭,老師們說瞭不少於少傑的優點,於少傑的父親聽瞭自然很高興,不知不覺就有些喝多瞭。
  
  他看不少老師已經抽完瞭第一支煙,順手又拿出自己口袋裡那包煙,一人發瞭一根,有點口齒不清地說:“嘗嘗,這是大中華。”
  
  酒喝到瞭一定分量上,坐著侃大山沒事,起來一動,那就糟糕瞭。發完煙,於少傑的父親突然覺得酒往上湧,趕緊說:“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說著磕磕絆絆地離開瞭酒桌。
  
  班主任抽瞭一口父親遞過來的那根煙,一皺眉,又抽瞭一口,不禁把煙橫過來一看,輕輕地“啊”瞭一聲,其他人也學著他那個樣子一看,有好幾個人也皺起瞭眉頭。正在大口大口啃排骨的於少傑,趕緊接過一個老師手裡的煙,一看,這煙根本不是大中華,而是本地生產的一種牌子,價值兩塊錢一盒!
  
  於少傑的臉頓時紅到耳朵根,心裡暗暗地抱怨:爸爸,難怪人傢都說你小算計,生意做多大也脫不瞭小商小販的本性。這事要傳出去,我還不成瞭大傢的笑柄?
  
  這時母親也有些坐不住瞭,找瞭個借口離開瞭。
  
  過瞭一會兒,母親陪著父親回來瞭,母親埋怨著父親說:“你老糊塗瞭,說你喝多瞭還不信。”父親嘴上還犟,說:“我沒喝多,和老師們喝,我高、高興。”說著,腳步踉蹌瞭一下。於少傑突然感到,父親的踉蹌是那麼地不自然,好像是故意裝出來的。
  
  母親笑瞭笑,對大夥說:“他還說沒喝多,把自己的那點老底都露出來瞭。”班主任立刻心領神會,打圓場說:“是啊,好吃不如愛吃,抽煙也是這樣,那些有錢的老板,都不是像咱們想象的那樣,專挑貴的煙抽,他們挑的都是自己愛抽的煙。”
  
  母親感激地看瞭班主任一眼,卻沒有順著班主任的話往下說,而是說:“其實,老於平時抽的就是大中華這種煙。”
  
  大夥不解地看著母親,母親接著說:“隻有他出門的時候,才帶上那種本地牌子的煙。”大夥更糊塗瞭,人傢出門都帶上貴點的煙,於少傑的父親怎麼反其道而行之?
  
  母親說完,從父親的口袋裡掏出那盒煙,抽出一根,遞給班主任,說:“請你再看看這支煙。”
  
  班主任接過煙,奇怪地看瞭看,大夥的目光一下子全落在那根煙上。
  
  母親笑著問:“看出它有什麼不同瞭嗎?”
  
  班主任搖搖頭。
  
  母親繼續說:“你捏捏它,是不是很硬?”
  
  班主任捏瞭捏那根煙,點點頭。
  
  母親又說:“你把它扯開。”
  
  班主任扯開包煙的紙一看,啊,原來裡面卷著一張百元大鈔!
  
  大夥疑惑不解地看著母親,母親解釋說:“我們老於,每次出去談生意前都帶上幾盒這種加芯的煙。大夥是知道的,現在生意場上什麼人都有,他這也是以防萬一。雖說有銀行卡,但萬一遇上壞人,讓人傢弄到密碼,那卡裡的錢還不是跟人傢的一樣?這種方法,老於用瞭好多年,一直沒有改,說不這樣心裡不踏實。”
  
  母親停頓一下,看看那幾位老師手裡的煙,接著說:“你們手裡的那些煙,是他明天準備出門用的,還沒有來得及把煙絲倒出來換上鈔票。”
  
  人們這才恍然大悟,有人好奇地問於少傑的父親:“那你為什麼用這種煙,而不用別的呢?”父親“嘿嘿”一笑,說:“這兩種煙的外形相似啊,不會引起別人註意,再說,這種煙便宜,浪費瞭也不覺得可惜。”
  
  大夥紛紛贊揚於少傑的父親:“不愧是做大生意的,真精明啊!”
  
  有這麼一個精明能幹的爸爸,於少傑臉上也倍感榮光。
  
  酒席散瞭之後,於少傑的父親真的喝醉瞭,他蹲在地上又是哭又是鬧。
  
  回到傢裡,把父親安置好後,於少傑忍不住對母親說:“爸爸這招真是絕瞭,可謂是獨門絕活。”
  
  母親瞟瞭一眼在裡屋酣睡的父親,低頭不語。
  
  於少傑奇怪地問:“媽,怎麼瞭?”
  
  母親無奈地嘆口氣說:“其實,這之前你爸爸從來也沒有這樣做過。這是我們在洗手間外,臨時想出來應付場面的法子。隻有那一根煙裡放過百元鈔票,也僅有這麼一次。”
  
  於少傑驚訝地看著母親,問:“什麼?”
  
  母親猶豫瞭一下,還是狠狠心說:“你也不小瞭,我就告訴你吧。我們的生意最近一直不順,你爸爸怕影響你的心情,不讓我跟你說。這回,為瞭不失你的面子,你爸爸花瞭不少錢,可是他自己實在舍不得也跟著大傢抽那麼貴的大中華,就想到瞭這個法子。用你爸爸的話說,這兩種煙的外形差不多,隻要自己註意點,是能蒙過關的。誰成想,聽老師們誇獎你進步瞭,他一高興就喝過瞭量,露瞭餡。”
  
  於少傑的心為之一顫,稍後,有些抱怨地說:“媽媽,傢裡這樣瞭,就不要請客瞭嘛,反正,反正……”
  
  於少傑下面的話是,反正自己也不想上學瞭,隻是沒好意思說出口。
  
  母親苦笑瞭一下,搖搖頭:“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不敢跟你爸爸說,他這輩子沒上過大學,就一門心思地想把你供上大學……”說完,母親輕聲地抽泣起來。
  
  於少傑什麼也沒說,背起書包回到學校。他的人生坐標從此改變瞭,他開始努力學習瞭。看到於少傑成績進步瞭,父親高興地說:“你不要想別的,好好學習,爸爸的生意好得很,你就是到外國留學,我也供得起。”其實於少傑早已從母親那裡得知,父親已把廠子處理給別人,自己是在為人傢打工瞭。於少傑看著面黃肌瘦的父親,心裡隱隱作痛。
  
  於少傑在這一年多時間裡,拼命地努力,但由於以前沒有好好學習,基礎太差,高考後,他還是名落孫山瞭。
  
  於少傑覺得無顏面對父親,便背起行囊,到外面闖蕩瞭。數年後,他已小有成就,但在他內心深處,對自己沒有考上大學的事,一直很內疚,覺得對不起父親。
  
  後來,父親病瞭,這天,於少傑來到父親的病榻跟前,想趁著父親還明白,跟他說聲對不起,便試探著問:“爸爸,你還記得那次用本地煙代替大中華的事嗎?”
  
  父親那渾濁的眼裡立刻放出瞭光,說:“記得,記得,那件事後,我一直很內疚。”
  
  於少傑驚訝地看著父親:“你內疚?為什麼?”
  
  父親嘆瞭口氣,說:“我後悔當時自己怎麼那麼摳,在自己兒子身上都算計,真不應該,真不應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