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沒人能取代記憶中的你

  虎年春節,“小虎隊”回來瞭。帥氣的臉龐已難以掩蓋歲月的印痕,然而不變的是他們依舊純真的笑容和清亮的歌聲。
  
  重·聚
  
  “請相信我會再次回到你面前,唱起我們無悔的青春”
  
  前陣子在北京接受媒體采訪的陳志朋,當被問及與老夥伴重逢的感受時,感慨道:“剛開始還是有一點點陌生,畢竟有很多年的時間沒有一起同臺演出瞭。但是,排練瞭一兩天之後,覺得大傢又都慢慢找回瞭當時的感覺。”
  
  “霹靂虎”吳奇隆表示,這是一次“假公濟私”的機會,“借著這次相聚,三個兄弟間能夠多一點時間相處,然後一起回味我們之前做過的許多事。”而“乖乖虎”蘇有朋認為“最神奇”的是,三個人竟然比20年前還要有默契,“可能是因為我們都成熟瞭。彩排之前我們還在開玩笑說,如果跳舞的時候動作太一致就不是‘小虎隊’瞭,沒想到排舞的效果竟然比以前還要整齊。”
  
  為瞭參加這次春晚,蘇有朋推掉瞭近十個活動,還不惜剃掉瞭自己蓄瞭很久的胡子。同樣,吳奇隆為瞭能在春晚上呈現給觀眾他的經典“後空翻”,每天都在努力訓練。
  
  出·道
  
  “毛毛蟲期待著明天有一雙美麗的翅膀”
  
  1988年10月,“小虎隊”在中國臺灣一檔名為《青春大對抗》的電視節目裡亮相。當時源於需要,節目向社會公開甄選三位男助理主持。回憶起面試的場景,吳奇隆說:“第一次見到志朋和有朋就留下深刻印象。因為所有人都很正常的樣子,就他倆怪怪的。志朋進來時背瞭個大包,戴瞭頂帽子,那時,他穿的衣服已經很有型瞭。進來之後他沒說話,就坐在一邊,拉開包,換上爵士舞鞋。我就看著他面試、換衣服、換鞋子,當時就覺得他應該是挺有想法的人。到後來又看到有朋進來,他穿著學校制服,他念的學校在臺灣算是功課很好的。我就奇怪瞭,好學校的學生來這裡幹嗎?而且當時的他還燙著超鬈的鬈發。”而陳志朋和蘇有朋回憶起當時的吳奇隆,一致認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輛重型摩托車”。
  
  面試時的才藝表演環節,相比蘇有朋中規中矩的唱歌、陳志朋時髦的爵士舞,吳奇隆的表演顯然多瞭幾分趣味,“我看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朗誦,各式各樣的都有,我想不到我有什麼才藝,最後,我想,我就翻個跟鬥吧。”這一個跟鬥,讓他翻進瞭“娛樂圈”。
  
  蘇有朋回憶說,當年自己是跟媽媽聯合起來瞞著爸爸才報瞭名,“爸爸長得非常帥,帥到走在路上都會有星探跑來挖掘,但他觀念卻非常傳統,認為男人不該靠臉蛋吃飯。”因此,即使在層層考核中脫穎而出,成為“小虎隊”的成員之後,蘇有朋也隻是把“小虎隊”當做一份打工賺零錢的工作。為瞭不影響功課,他還和公司簽訂瞭“上課期間不請假”的協議。
  
  最初三人隻是做著一周賺1350元臺幣的節目助理。如果這期節目時間不夠長,缺瞭幾分鐘,他們就唱一首歌、排一段舞,把時間補足,甚至有時候隻是幫忙搬些道具。但節目播出後,三人因為陽光俊俏的外形大受歡迎。1988年12月,他們和開麗公司正式簽約。1989年1月,“小虎隊”與“憂歡派對”一起錄制的唱片《新年快樂》發行,不料,這張試水的唱片剛一上市就被唱紅,尤其是那首《青蘋果樂園》。《新年快樂》發行後沒多久,小虎隊推出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張專輯《逍遙遊》,一推出就蟬聯排行榜冠軍,臺灣地區刮起瞭一股“小虎隊風潮”。而之後的《紅蜻蜓》更是創下瞭一個月大賣40萬張的紀錄。
  
  說到當時在拍照時,“霹靂虎”總是笑不露齒,吳奇隆透露說,其實這是公司的要求。“公司要求我‘盡量不笑’,要求蘇有朋‘一定要大笑’,每次還要把牙露出來,志朋則是‘想笑就笑’,這是為瞭畫面的豐富性。公司很早就有這樣的概念,把我們每一個人,按照我們的個性做一些不同的區分。”
  
  離·別
  
  “當你踏上月臺,從此一個人走,我隻能深深地祝福你”巔峰過後,便是離散。1991年年底,蘇有朋忙於學業,陳志朋要去服兵役,也就代表著“小虎隊”被迫暫時解散。
  
  陳志朋回憶道:“我記得隔天就要離開臺北市的時候,我們辦瞭一個再見歌友會,我那時候要求自己不準掉淚,一直唱到《蝴蝶飛呀》,裡面有一句歌詞‘毛毛蟲期待著明天有一雙美麗的翅膀’,我唱到那一句就崩潰瞭,後來蘇有朋就開始哭。我覺得寫這首歌的老師太厲害瞭。”
  
  歌友會上的抱頭痛哭之後,陳志朋踏上瞭離別的站臺。“直到最後一秒要上火車瞭,要往那個服兵役的方向奔去的時候,才發現,‘小虎隊’離我越來越遠。但我覺得不能想太多,因為你到瞭一個新的環境,你要全身心地去投入,隻能偷偷地回憶。”
  
  等到1993年12月陳志朋歸隊,“小虎隊”重組,但當時臺灣樂壇已經是“小旋風”林志穎的天下。輝煌的時代不能復制,唱片銷量不盡如人意。1995年,“小虎隊”錄制瞭最後一張專輯《庸人自擾》。1996年4月,“小虎隊”演唱會專輯《龍騰虎嘯》發行,之後就宣佈解散。那一年,好多歌迷哭瞭。
  
  成·熟
  
  “放心去飛、勇敢地去追,追一切我們未完成的夢”
  
  2002年,蘇有朋在上海舉行出道以來首場個人演唱會,三隻虎再次重聚,一起合唱瞭《星光依舊燦爛》,兄弟情深。當時,蘇有朋已經憑借電視劇打出瞭自己的一片天;吳奇隆雖然沒有特別出色的影視作品,但善於投資理財的他也開瞭餐廳、房地產中介公司,生意做得有聲有色。
  
  單飛之後,陳志朋的發展似乎不如之前兩位。他最引起關註的一次,是參加《張國榮——負距離接觸》的音樂劇演出。那出音樂劇展現瞭他的模仿天分,可惜人們忙著挑剔他與“哥哥”神似與否,看不到他的努力,甚至有人認為他是在向張國榮“借力”。
  
  自稱“靠拍動作戲鍛煉身體”的吳奇隆則表示今年會集中精力拍一些動作戲,“2009年剛剛拍完的《鏢行天下前傳》,整整打瞭十部。每一部的打鬥場景都非常多,打得我覺得太過癮瞭,所以就決定2010年再打一年。”
  
  蘇有朋之前在《風聲》中的努力也是大傢有目共睹的。為瞭演好白小年這個形象,不惜“毀容”。這個角色被認為突破瞭蘇有朋個人表演的風格。三十六七歲的蘇有朋,早已退去瞭奶油小生的形象,變成瞭一個蓄著絡腮胡的成熟男人。有人說“白小年”是蘇有朋的一個轉折點,而蘇有朋自己卻不以為然,“其實我很喜歡顛覆,尤其當別人硬要拿一個帽子扣著你,我就偏不想這樣。當原來的戲路成熟一段時間之後,我會覺得我開始重復瞭,我想轉變瞭,就像這次的白小年。一個好演員會讓自己不斷前進,包括對角色的選擇。我希望自己能進步,希望之後演的每個角色都能成為一個顛覆。40歲之前,我要有第二個人生。”
  
  如今的三隻虎已經有瞭不同的狀態和發展,這次重聚,讓大傢又將目光聚集到三個人的身上,比較是難免的,對個人是否會產生壓力?對此,陳志朋坦然地表示:“我覺得這個是不需要回答的,大傢隻要看到我們的努力就夠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