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從不委屈

  小雙是大四學生,她出生於魯西南一個偏遠山村,傢裡貧困。得以順利求學,是因為一位名叫徐麗珍的女人一直贊助她。小雙上瞭大學後一直想跟徐麗珍聯系,想告訴這位好心人,自己可以憑獎學金完成學業,並把大學期間徐麗珍寄的錢悉數奉還。聯系未果,大四的寒假,小雙來到徐麗珍所在的城市,邊打工邊尋找。
  
  當初的贊助活動是由一傢報社發起的,小雙在報社找到瞭徐麗珍的身份證號碼。她還得知,徐麗珍一年前又捐建瞭一所希望小學。接下來的調查卻讓小雙目瞪口呆:徐麗珍已在兩年前去世。
  
  幾經輾轉,小雙找到徐麗珍的姐姐徐麗娟。徐麗娟並不熱情,可當聽說有人以徐麗珍的名義仍在資助小雙,並捐建瞭一所希望小學時,她雷擊般怔住。半晌,她翻出一個手機號碼說,去找找他。就這樣,小雙找到徐麗珍的丈夫康平。
  
  康平見到小雙,眼睛紅瞭。在小雙的要求下,一個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徐徐展開……
  
  十年前,徐麗珍大學畢業,在一所學校當老師。那時她年輕秀美,全身上下都充滿活力。康平比她小四歲,是學校的勤雜工,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愛情來瞭。消息很快傳到徐麗珍傢裡,徐麗珍的姐姐來警告他,不許和妹妹交往。徐麗珍也開始變得冷淡。有一次,她淡淡地說,我們之間註定不會有結果。
  
  康平失戀瞭。他一遍一遍地想她,可又怕見到她。不堪這種折磨,他辭職離開瞭學校。後來,他聽說徐麗珍嫁給瞭一個富商,並辭職做瞭全職太太。
  
  再聽到徐麗珍的名字,是在三年前。熟人告訴康平,徐麗珍當初和他分手,是迫於傢庭壓力。她現在離瞭婚,還得瞭一種奇怪的病,全身無力,雙手不停地抖動。
  
  康平眼裡湧上淚水。他怎麼沒有想到,徐麗珍當初疏遠他是因為傢裡呢?他曾那樣恨她!
  
  他去找徐麗珍。眼前的徐麗珍,面色憔悴,臉上也有瞭皺紋。可那有什麼關系,讓他感到幸福的是,又可以和她在一起瞭。
  
  康平的到來,在徐傢又引起軒然大波。徐傢認定,康平是沖著她的錢來的。徐麗珍離婚後得瞭一筆錢。他們的理由很充分:康平年輕,身體健康,憑什麼會愛她?他們寧肯給徐麗珍請護工,也不願讓康平靠近。
  
  可徐麗珍有瞭自己的主意。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裡,兩人領瞭結婚證。婚後,徐麗珍的病情不見好轉,常常暈倒。康平上班時很不安心,不停地給傢裡打電話。有一天,徐麗珍突發奇想,她想辦一個少兒學習班。
  
  在康平的幫助下,學習班辦起來瞭。說來也怪,隻要在學生面前,徐麗珍仿佛變瞭一個人,表情生動活潑,手也不抖瞭。康平辭瞭職在傢打理,徐麗珍更專心地當起老師來。
  
  有一次康平去買菜,被徐麗娟當眾侮辱瞭一番,說他不顧妹妹死活,把妹妹當成賺錢的機器。回到傢,他沒有對徐麗珍說,可她還是從別人那裡知道瞭。那天晚上,她默默流瞭一晚上眼淚。
  
  那年的春節,康平勸徐麗珍回傢看看。可徐麗珍不肯讓康平獨自過年,更不肯讓康平看到她傢裡人輕視的目光。她多麼希望傢裡人接納康平,相信他們的愛情啊。她曾寫下遺囑,自己死後,財產歸娘傢人所有。她希望傢裡人可以由此改變看法。
  
  可傢裡人對康平的態度,始終不咸不淡。在他們眼裡,康平就是一名長期護工。
  
  去世前半年,徐麗珍忽然改變主意,執意要將自己的房子過戶到康平名下。
  
  徐麗珍是在給學生上完課後暈倒的,再也沒有醒來。
  
  康平說得很平靜。小雙聽得淚水滂沱,她問,是你以麗珍姐的名義捐的那些錢?康平說,是,這是我最後一次為她做事瞭。她一直希望當一名好老師,希望每個孩子都能高高興興地上學。那些錢也是她的,我把那幢房子賣瞭。
  
  小雙表情復雜地看著康平,問,為什麼不向她的傢人澄清一下?你受瞭那麼多委屈。
  
  沒想到康平輕輕地笑瞭。他說,小姑娘,愛,是不會受委屈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