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從BP機到QQ太後

  老媽退休前是某出版社的編審,她是一個工作狂,被人戲稱為“BP機”(B00kPublishingMachjne)。
  
  去年夏天,老媽退休瞭,不知什麼原因,她突然迷上瞭QQ。我跟她說現在還有誰玩QQ啊,笑她落伍瞭。她不以為然。
  
  老媽的網名是“慈禧太後”。她把傢人都加為“好友”,叮囑我們下班前一定要在線。她經常在QQ上問我們晚飯想吃點啥,告訴我們某處的蔬菜便宜,某處賣的雞是真正的土雞。晚飯做好瞭,她就Q我們回傢吃飯。
  
  老媽視其QQ為她的私人空間,一直不讓我看。前不久,老媽向我咨詢如何開通手機聊天,我才得以一睹其QQ的真容。不看不知道,老媽QQ上的好友比我的多瞭去瞭,不僅有傢人、以前的同事,更有不少陌生人!
  
  老媽指著好友名單上一個叫“太子”的網友黑色頭像告訴我,那個“太子”曾經約見過她。見面前,“太子”告訴老媽他28歲,不相信老媽是56歲的老太太,堅信“慈禧太後”是一個不到20歲的小姑娘,要認老媽做“妹妹”,還沒聊上兩天就非得邀請老媽去甘傢口吃北京小吃。盛情難卻,老媽真去瞭,要“太子”到小區門口接她,並約定瞭接頭暗號。在“接頭”地點,“太子”發現“慈禧太後”真就一老太婆時撒腿就跑,但被老媽事先安排埋伏在周圍的小區退休職工攔下。“太子”至少也有40歲,被大爺大媽們教訓瞭一頓才得以脫身,此後再也沒有看見他上線。老媽不知道自己進入瞭“太子”的黑名單。
  
  “這個傢夥是一個還有一點良心的貪官!”老媽指著一個叫“無公害男”的在線網友告訴我。原來這“無公害男”是某單位負責後勤服務的處長,他把老媽當成自己網上的“碳粉知己”,無話不說。他告訴老媽他負責單位新蓋大樓的裝修工程,前段時間承包商塞給他10萬元的“辛苦費”,無非是想偷工減料。工程正在進行中,他害怕工程質量出問題東窗事發,心裡一直不踏實,甚至有些惶恐。
  
  “這個‘雨中漫步’是我新近認識的。她很可憐!研究生畢業幾年瞭,和好幾個男朋友試過婚,都黃瞭,現在還是一個人。她總問我女人為什麼要結婚?我說瞭很多,但她都不滿意,最後我也不知道說什麼瞭。”老媽說著就嘆瞭一口氣。
  
  老媽正和我聊著,一個叫“痛過之後”的網友跟老媽說話瞭:“小痛子給太後請安瞭!”我笑著看老媽,沖她的QQ努瞭努嘴。老媽呢,立即把我撇到一邊,去過她的快樂QQ生活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