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的財運

  這段時間,阿P熱衷於買彩票。他為福利事業做的貢獻不少瞭,可是連一個末獎都還沒有中到。
  
  為此,老婆一怒之下,嚴格控制瞭他的零花錢,決不允許他再為福利事業做出貢獻。
  
  阿P那個急呀,兜裡沒有錢,彩票怎麼買?說不定哪一期的特等獎就是他,阿P這樣想著,仍堅定瞭繼續買彩票的決心。
  
  這天早上,阿P擠上瞭402公共汽車,去文化宮上班。嘿,運氣還不錯--居然還有一個靠過道的位置,等著他來就座。
  
  阿P坐下之後,腦袋就開始盤算起來:今天中午的10塊錢生活費,怎樣才能用得更少,存得更多;明天的彩票又要開獎瞭,我已經做好瞭精心預測,買個復式,至少也能中個二,三等獎;可是到現在,身上的所有現金才那麼二三十塊,除去生活費、車費、煙費,隻剩得到幾塊錢,連最小的復式都買不到瞭,怎麼辦?唉!這樣的小彩民何年何月才能熬出頭喲?
  
  突然,一張粉紅色的紙片飄落到阿P的腿上。好像是人民幣100元,他不敢低頭觀望,心中一陣激動!他那粗壯的右腿迅速一抖,粉紅色的紙片飄在瞭地上,阿P的腳踩瞭上去。
  
  此刻,阿P將平視的雙眼掃視四方,發現沒有人註意到他的一舉一動。
  
  “真是天助我也!”興奮的脈搏跳動到阿P的每一根毛細血管!是及時雨?是雪中炭?或許是頭等獎的伍佰萬?不知道是哪個倒黴蛋,丟瞭這張鈔票,成就我的彩票。
  
  現在的任務,就是要把這張鈔票從地上轉移到阿P的腰包。
  
  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覺,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慌張。裝著撿東西?他的手上沒有什麼東西好扔;裝著系鞋帶?他的鞋子沒有什麼帶子可系。總不可能,明目張膽地撿起來吧,車上的人這麼多。難道他非要坐到終點站才能實現手到擒來?|阿P幽默故事會
  
  正當阿P左右為難之時,身旁一位胖胖的中年婦女開始講話瞭:“噫,我的錢怎麼掉瞭?”
  
  阿P一聽,心一下子就提到瞭嗓子眼:“這煮熟的鴨子會飛瞭?今天我死也不挪腳,看你上哪兒找!”
  
  “唉,真是粗心,兩張半截的錢掉瞭一半,可惜瞭!”中年婦女繼續嚷著。
  
  “不是整隻鴨,是半隻鴨?不會吧!”阿P悄悄地挪開腳,偷偷地瞟瞭一眼,果然是半張錢,半張粉紅的壹百元大鈔靜靜地躺在那兒,正對他發出淺淺的嘲笑。
  
  “到文化宮的乘客,請準備下車!”售票員的聲音非常響亮。
  
  阿P該下車瞭,那半張鈔票還沒有到手,他的沮喪勿庸置疑。腳板下的鈔票在催他下車,依依不舍的腳步,最終告別瞭那半張鈔票。
  
  不過,阿P的今天仍然很快樂,因為他還有夢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